風評:武漢肺炎對經濟衝擊,10日將成關鍵期

主筆室
風傳媒

武漢肺炎爆發後,除了疫情的發展外,外界最關心的就是武漢肺炎對經濟的衝擊,現在大概能確定的就是:中國第1季的經濟是「不必看」了,至於第2季與全年經濟如何,2月10日將會是一個重要且關鍵的觀察點。

春節前武漢宣布封城,至少全中國至少已有超過30個大小城市半封或全封城,春節後的「開工日」也延後到2月10日。外界看到封城後一片死寂、空蕩的城市,大概都會心驚不已;而且不僅封城的地區如此,未封城的都市─包括北京在內,也呈現一片寂寥,民眾正常的生產與經濟活動,幾乎是降到最低點。

因此,中國首季的經濟必然淒慘難看;原因一個是原本每年的消費旺季─春節檔期,在某些產業領域甚至可占到1成上下的份額,因武漢肺炎而大幅減少,重災區當然是以服務業為主的內需產業,從餐飲、百貨、電影、大眾運輸、觀光據點、旅館、航空……,無一倖免,有些是「半掛」 、有些是「全掛」,這些產業何時可恢復正常是完全沒有「可見度」,因為疫情何時可緩和並逐漸平復,目前並不明朗;甚至即使在疫情受控制後,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

因此,第1季的中國經濟表現必然悲慘,因為武漢肺炎重創服務業,而中國經濟結構中,服務業占GDP比重早已超過一半,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度也在6成左右;此外,製造業方面,因武漢肺炎而延後開工,當然也減損了GDP。17年前的SARS,在疫情最嚴重的第2季,經濟成長率一口氣減少了2個百分點,中國首季經濟成長率減損幅度,以6%的成長率為基準看,保守的預估是減少1-2個百分點,悲觀的則根本認為是零成長。至於全年的成長率,預估是減少0.5-1個百分點,悲觀的預測則則是從掉到5%以下開始算起。

最後經濟實際受到的衝擊當然是視疫情情況而定,而第一個關鍵觀察點就是2月10日的開工情況;如果製造業廠商多能如期開工,除了實質的生產貢獻外,也代表生產的經濟活動逐步恢復正常、及疫情並未嚴重惡化到連開工都無法的地步。但如果10日開工再延後,無疑顯示疫情又再惡化,實際能開工恢復生產的時間更難確定,經濟減損程度更大。

更值得注意的是:製造業再延後開工,其影響會擴散到全球。最典型、同時也最受矚目的就是富士康的案例。原本延後到10日開工,已經讓部份分析師憂心而說出「影響蘋果供貨」的疑慮,而富士康則再三強調10日如期開工,對外傳的下修財測也斷然否認。如果10日無法開工,蘋果原本預計iPhone上半年要出貨8000萬支,這個目標恐怕就難達到。

中國是許多重大科技、3C產品的最後組裝地,10日不能開工、或甚至開工後找不到足夠的工人、或開工後因疫情又擴散而又停工,則中國經濟不僅首季淒慘,第2季也要大幅下修,全年經濟成長率減少的幅度就可能超過一個百分點以上。

相較於內需服務業受創主要衝擊面在國內經濟,製造業如果停工,其對其它國家經濟的波及效果會比服務業更嚴重。同樣以富士康為例,組裝量減少,短期內又不可能把生產線遷移到其它國家,iPhone生產量的減少,不僅影響蘋果這家業主的生意而已,全球所有的iPhone供應鏈都要受影響;去年蘋果公布的前200大供應鏈廠商中,台灣有46家廠商,這46家供應鏈廠商,從台積電、鴻海、大立光到日月光、和碩等全受衝擊。

雖然現階段疫情顯得相當嚴峻,但大部份對全年經濟減損的預測數字多在減少一個百分點左右,主要是以SARS為例觀察點,今日的防疫與醫療又遠較當年進步,因此預期時間不會拖長。不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程度,取決於民眾與社會的反應成份更多。如果疫情及民眾反應能短期內降溫,下半年經濟可望有「回補性」的爆發,全年經濟減損程度能變少,如疫情惡化則難預測谷底何在,現在只能先看10日關鍵的開工如何再說了。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台灣武漢肺炎病例為何少於日韓?趙少康點出關鍵
相關報導》 日本的口罩之亂:藥妝店斷貨兩天,到貨15分鐘全部賣光光—網路轉售3盒竟要價3萬日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