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游錫堃會是好的國會議長嗎?

主筆室
風傳媒

立法院會期伊始,「新科立委」游錫堃風光當選院長,這算是民進黨重返執政後的「新興現象」,國會議長都由「國會資淺的政治前輩」出任,游錫堃的前任蘇嘉全開此先例,但蘇嘉全在二十多年前當過一屆半的立委(中途參選並當選屏東縣長),歷任黨政要職、時年七十二歲的游錫堃,却全無立法院經驗。

他唯一有的「民意機關」資歷,是兩屆省議員,當年陳水扁、謝長廷、林正杰在台北市議會號稱「三劍客」,游錫堃、蘇貞昌和謝三升(已逝)號稱是省議會的「三劍客」,三人總是聯合質詢,問政相當犀利,他把林宅血案搬上省議會公開質詢,讓時任警務處長胡務熙一句話都答不上來;還有一次質詢太尖銳,讓時任省主席的李登輝硬是僵持拒答。

20200201-立法院舉行新任正副立法院長選舉,民進黨立委游錫堃當選立法院長。(蔡親傑攝)
20200201-立法院舉行新任正副立法院長選舉,民進黨立委游錫堃當選立法院長。(蔡親傑攝)

2020年2月1日,立法院舉行新任正副立法院長選舉,民進黨立委游錫堃(左)當選立法院長。(資料照,蔡親傑攝)

但他在行政職務上,特別是宜蘭縣長任內,溫和中道,以文化環保為重,李登輝主政時期,曾兩度邀請他入閣,他都以政黨責任在以釐清為由婉拒;陳水扁總統第一任,八掌溪事件他扛起政治責任請辭,而他担任行政院副院長不過六十七天;他顯然不是官癮太大的人,但也因為他官癮不大,從陳水扁到蔡英文,他都是受到權力者信任的人;民進黨重返執政,從總統府資政到國營事業董事長,他無一不婉拒,直到這次提名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當然,進入立法院的目標就是立法院長,儘管是「新科立委」,但在政壇上,他也將創下曾任行政、立法兩院院長的紀錄,儘管還沒破孫科曾任三院院長(行政、立法、考試)的紀錄。

這些黨政紀錄,以及他不差的「官聲」,特別歷經扁朝全身而退一身乾淨者幾希,他是其中之一,但這些都不能保證他能成為「稱職」的國會議長。游錫堃爭取台灣民眾黨立委支持時表示,若有機會担任院長,未來主持院會、朝野協商,一定會對所有黨團公平對待,任何法案、議案被提出,「也必定會遵照程序正義,並兼顧議事效率與品質」,這就有點意思了,因為蔡政府第一任最為人詬病者,就是無視程序正義的國會議事。

20200123-前行政院長游錫堃23日拜會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及立委當選人賴香伶等人。(顏麟宇攝)
20200123-前行政院長游錫堃23日拜會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及立委當選人賴香伶等人。(顏麟宇攝)

游錫堃(右)曾於2020年1月23日拜會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中)及立委賴香伶(左)等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游錫堃特別談到「程序正義」,很難講他到底是否真的理解並相信程序正義的重要,但對比四年前蘇嘉全提出「透明專業的國會改革」,游錫堃的「主張」可以有也必須有更具體的作為。

第一,依照立法院組織法,不得擔任政黨職務,本公平中立原則行使職權,蘇嘉全也沒擔任政黨職務,主持議事却唯民進黨是從,甚至唯總統指示是從,法案要逕付二讀就逕付二讀,要限期三讀就限期三讀;

第二,不經委員會審查,朝野協商無共識就逕付二讀長期三讀者,當然不可謂合乎「程序正義」;

第三,游錫堃的另一重身份是執行政黨意志的不分區立委,但當選立法院長之後,他的身份就轉換為全立法院的院長,而不僅僅是民進黨的院長,從他拜票只拜訪了側翼或黨友(時代力量和民眾黨),獨獨跳過最大反對黨國民黨,雖然他在柯建銘安排下,和國民黨團總召曾銘宗「一起聊天」,可能是時間來不及,可能是自信只要拉到時代力量和民眾黨,就不算只照顧民進黨,但終究和他聲稱「一定會對所有黨團公平對待」有一大段距離,畢竟國民黨有三十八席立委,這三十八位立委當然是院長必須公平對待的,遑論游錫堃既想推動十八歲公民權,就要有四分之三立委支持才符合提出修憲案的門檻,國民黨的支持當然是必要的。

最後,游錫堃不是民進黨的立法院長,更不是總統的立法院長,民進黨固為國會多數的執政黨,但立法權還是行政權的制衡而非護航或橡皮圖章,立委不論在朝或在野,都有權也應該質疑、監督政府政策預算,新科立委高嘉瑜砲轟勞動部「雇主要負責提供口罩」,讓中央防疫指揮中心趕緊改口(把話講清楚)就是最好的例子。游錫堃可以試試「兌現」蔡英文總統競選連任時的允諾,「立法院邀請,我願意去做國情報告」,若真把讓蔡英文成為第一位進入立法院國情報告的民選總統,那游錫堃因此可能創下的「慣例」、能寫下的歷史紀錄,就遠遠超過孫科。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風評:韓國瑜不懂的別講,柯文哲懂的也不必講
相關報導》 黃維幸觀點:一國兩制的基本盲點─閉門造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