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當中國經濟成長目標降到5.5%時─談十四五計劃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為期4天的中共第19屆五中全會上週舉行,會中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就是一般簡稱的「十四五」計劃,該注意的是這次未訂出經濟成長率目標值,更值得注意的是其「科技自立自強」可能對台灣的影響。

從建國後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1953-1957年)至今,五年計劃都算是中國最重要的「經濟計劃與政策指引」,而官方對五年計劃設定的經濟成長率目標值,往往也是外界最重視的數字,原因是一來「簡單易懂」,二來看出官方對未來經濟增長潛力的評估,及官方對推動成長的「企圖心」。

而這個數字,理所當然的是每次都在調降中,例如「十一五」計劃的成長目標是7.5%,到「十二五」降為7.0%,「十三五」又再降為6.5%。降到7.0%時,當時的總理溫家寶就說「7%的發展速度不算低」,追求的是「經濟轉型」;到6.5%時認為增長放慢是新常態,要從追求GDP的量提升為質。

從經濟發展過程看,成長率降低是無法避免的必然結果,一來經濟剛起步發展時容易成就高成長,發展到一定程度後要保持高成長的難度會提高,幾乎沒有發達國家可持續保持原來的高成長,先進經濟體的低度成長、還有日本、4小龍的成長軌跡都反應出這種情況;二來經濟體規模變大後,要維持同樣的高成長率當然更難了,以中國現在的經濟規模,如果繼續保持6-7%,等於每年要增加一個比台灣規模都大的量體,難矣哉。

不過,這次「十四五」計劃未訂出成長率目標,還是讓外界有點意外,但不訂目標值的動作還是有一定意義,顯示官方對未來全球經濟的風險與不確定性的警惕與擔心,就是習近平說的「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

未來5年,不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幾乎可確定中美都將處於競爭情勢中,過去的中美關係已一去不回;後疫情時代的供應鏈變化、東西對立情勢發展、地緣政治對抗、甚至經濟運作方式的改變,都還是未知狀態,不容易訂出一個經濟成長目標,因此不如不訂。

但從其它資訊,還是可推估出官方「內心」的成長率目標。

根據「十四五」計劃,15年後的2035年的願景,要達成「人均GDP達中等發達國家水準」;到底平均國民所得多少手算是發達國家,不同單位有不同標準,甚至應該採平均GDP、還是平均GNP(國民生產毛額,現在改稱為國民所得毛額GNI),往往就有不同的意見,如果採世界銀行的標準,平均GDP超過1.2萬美元就算是發達國家,那所謂的「中等發達國家」的標準,大概就在2萬美元左右。

以中國現在剛突破1萬美元的情況而言,等於是15年要「翻一翻」,換算就是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在接近5%左右;但如考慮到越是到後段時間,成長率越是降低,則「十四五」這5年必須至少有高於5%的成長率才可能達到,因此「隱性」的成長目標應該就是5.5-6%左右:好的時候希望能達6%,差的時候維持在5%以上,這也大致符合過去每個5年計劃的成長目標,每次降低0.5個百分點的作法。

有些媒體是用3萬美元為標準─顯然太高了一點,那等於平均每年成長率要達差不多8%,看看近年的成長數字,可肯定說完全不可能。而因為所謂的「中等發達國家」水準沒有一個標準數字,即使說是1.8萬美元亦無不可,因而能「保持彈性」、降低跳票機率。

台灣的經濟成長率與對岸是高度關聯,中國經濟成長率增加一個百分點,台灣的經濟也能增加0.29個百分點,其影響數倍於美國經濟對台灣的影響。雖然在經歷今年的低成長後,明年預測中國可能有超過8%的成長率,但回歸正常後,成長率大概就降低到5.5%左右的新常態,對台灣經濟與企業而言,這個新常態的成長率會產生什麼影響是值得關注。

除了整體成長問題外,「十四五」中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要讓科技產業「自立自強」。緣由當然眾所皆知,中美貿易戰延伸到科技戰,美國對華為等中國科技廠商祭出的晶片禁令,幾乎打掛這些中企,這就是習近平要求中國「實現關鍵零部件的自給自足」的原因,因此五中全會宣布:「中國將把加強科技自立作為未來15年的首要任務」,「科技自立自強」已經提升到「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

台灣企業在兩岸與全球供應鏈體系中,算是整合得又深又廣,這次中美貿易戰中,川普拿供應鏈當武器的作法,讓中國吃足虧,因此那句「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話,絕對不是隨便講講的文書作業,而是不論花多少錢都要作的政策目標。即使下任總統修改政策,不再把供應鏈「武器化」,但中國受此驚嚇、不會再信任美國,供應鏈的「去美化」還是要作。

這時,台灣要注意的是:會不會有供應鏈「去台化」?台灣在中美貿易戰與科技戰的夾縫中,如此找到最大的利益、或至少尋得生存空間?政府要與美國政府推動的台美共組供應鏈會是答案嗎?還是一個糟糕的餿主意?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劉性仁觀點:加速不求人─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的啟示
相關報導》 蔡英文和美軍老大哥一起盯著習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