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總統近戚當院長,該怪蔡英文還是許宗力?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司法界最近有個小風暴,蔡英文總統的表姐夫吳明鴻出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引發極大爭議,國民黨痛批這是走向獨裁專制的「第二塊拚圖」,黨主席江啓臣直言,這個人事安排太容易遭致「家天下」的專制聯想;前民進黨台南縣長蘇煥智則質疑,「我們還能相信司法是獨立的嗎?」司法院則一日兩篇新聞稿,強調人事案的獨立公正,總統府想當然而表明,一切都尊重司法院決定。

吳明鴻沒黑函,唯一批評是總統親戚

吳明鴻到底是否適任最高行政法院院長?可以客觀公評,畢竟做為曾任台中與台北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的資深法官,吳明鴻的基本條件無可置疑,而人事案公布後,既無黑函,也無爆料,迄今唯一批評吳的說詞只有一個:他是總統的表姐夫,對照台灣網民上窮碧落下黃泉搜羅隱私的本事,應該可以肯定吳明鴻的法官生涯,沒什麼值得挑眼的惡評。

司法是一個獨立系統,或者說是「封閉系統」,不論有多少政治人脈、關係、或淵源,能成為司法官的要件只有一個:通過中華民國司法官特考,逐級擢升;擢升的過程或許有機會運用政治關係,穿梭於司法官與政務官之間,比方與民進黨立委陳明文交好的蔡碧仲,但他也只能回到政界,不可能重披法袍,這是司法嚴謹之處。

換言之,司法院以歷練完整、足夠專業、期別最高、最資深而選定吳明鴻,完全禁得起檢驗,唯一能說嘴的是:難道除了總統的表姐夫,最高行法官中,就沒有別人,專業與資歷也足堪大任?非要吳明鴻不可嗎?這個問題也可以反過來問,身為總統表姐夫,就是成為最高行政法院院長的「污點」嗎?或者因為的表妹是總統,自己就必須無緣法官生涯的最高峰?

馬英九敢用在野黨主席親戚,蔡英文只用自己人

中華民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規範遠親近戚摯交不得任官,但「迴避」却是明定於法,一般迴避的是利益,官職的迴避泰半是「默契」,約定俗成的社會觀感,法界為吳明鴻抱屈的理由之一是,四年前最高行院長出缺時,吳明鴻就有機會出任,但還是讓最資深的藍獻林出任,足證蔡英文總統尊重司法院的決定;有道理,問題是:為什麼四年前還知道「讓一讓」以「迴避」,四年後就堂而皇之捨我其誰?

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退職,蔡英文總統表姐夫吳明鴻(左)繼任。(司法院官網)
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退職,蔡英文總統表姐夫吳明鴻(左)繼任。(司法院官網)

最高行政法院院長藍獻林退職,蔡英文總統表姐夫吳明鴻(左)繼任。(司法院官網)

不具名「司法界人士」護航吳明鴻的駁斥國民黨之詞則是,吳在馬英九時代也受重用(先後出任台中最高行與台北最高行院長),「國民黨跟江啟臣現在的反對動作,不就是賞了馬英九重重一耳光嗎?」這句辯詞足證司法界也開始有「馬維拉」的歪風,而且,拉錯了方向;馬英九時代能讓反對黨主席(蔡英文)的親戚出任兩個最高行政法院的院長,正足以說明馬英九時代的司法公正性,不以政黨立場或私人關係用人;相反的,蔡英文時代用的是「自己人」,不要說公正獨立,正因為這層親戚關係,讓反對者找到質疑司法公正獨立的破口,成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質疑」的理由。

蔡英文(政府)小圈圈用人,屢見不鮮,其中裙帶、親信、夫妻檔已創歷任政府之新高─最著名的當然是顧立雄與王美花,六年從黨產會到國安會,從次長到部長;因東廠案去職的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也有一位曾是小英同學的妻子楊芳婉擔任監委;黨產會主委林峰正也有監委林郁容兄弟檔(林府姑爺還是文總副會長江春男);連國營事業都找得到夫妻檔…;完全打破近親不宜「同朝為官」認知,這些職務當然各有其專業條件,未必全然靠「關係」,唯一的問題是:難道除了近親摯友,就別無(專業)選擇嗎?

「總統是我家親戚」不是原罪,却是包袱

吳明鴻的妻子林美珠,和蔡英文不是一表三千里,而是關係極為深厚的表姐,自蔡英文當選總統以來,她從政務委員到勞動部長,辭卸勞動部長後,一度派任和她「專業」完全無關的台灣金聯董事長,被譏為年薪四百多萬的「高級實習生」,若非林美珠懶得受氣,一日請辭,還不知風暴會怎麼搬演;或許,這也正是司法院這次會呈送院長人事案給蔡英文的原因,畢竟,「夫妻檔」的因素已然消失,此外,吳明鴻也六十七歲,若為避嫌待蔡英文總統卸任,吳明鴻也年屆退休,簡單講,這是吳明鴻出任最高行院長的最後機會。

這對吳明鴻公平嗎?於個人而言,當然不公平,但於國家體制而言,最高行是民眾與政府爭訟的最後裁判,法槌落處即無可挽回,如今總統與院長是「一家人」,司法裁判該如何取得社會公信?當司法、行政、立法、監察「一家親」,民主「制衡」因此「失衡」,也就失去了民眾的信任基礎。

「總統是我家親戚」,於私足可光耀門楣,於公不是「原罪」,但難免是包袱,最高行院長人事案既經公布,幾無回天的可能,吳明鴻還沒就任就扛著一個大包袱,的確無可奈何,未來最高行的判決,無可避免的也必然會面臨更嚴苛的檢驗和挑戰,該怪蔡英文還是許宗力?怪誰都沒用,吳明鴻得用八百倍力氣,證明自己的公正無私。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慣用政風法辦當指揮棒,陳時中累了嗎?
相關報導》 風評:歷史關鍵時刻─民進黨需要一份壯膽的民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