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膨風」的裴偉讓NCC消風

民進黨政府為《鏡電視》保駕護航的力度令人嘆為觀止,即使這幾個月來對於《鏡電視》創台董事長裴偉及其相關企業與《鏡電視》間資金往來涉及違法、「自肥」的指控層出不窮,而爆料者提出的證據從契約文件到錄音檔都不缺,但從總統府到行政院都對這些指控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只把它當成公司股東間的鬥爭;至於做為「獨立機構」的國家通訊委員會(NCC)給立法院的報告中,更是棄守「獨立」,明顯偏袒一方。

錄音檔爆出裴偉宣稱直通天聽,之後受訪又說那是自己「膨風」;此外。近兩個月來,各界有關裴偉利用其主導的相關企業五鬼搬運資金的指控包括:

裴偉相關企業資金往來複雜

鏡電視前董事長裴偉。 (柯承惠攝)
鏡電視前董事長裴偉。 (柯承惠攝)

對《鏡電視》與創台董事長裴偉之間資金往來涉及違法、「自肥」的指控層出不窮,。 (柯承惠攝)

一、裴偉在擔任《鏡電視》董事長期間,與自己任負責人的停雲公司簽訂顧問契約,每月從《鏡電視》領走150萬元。據《上報》指出,對於這項「自肥」指控,裴偉向《鏡電視》高層人士解釋,150萬中約100萬元是他擔任董事長薪資,另外50萬元用來支付銀行利息。2021年5月裴偉 在NCC要求下,辭去《鏡電視》董事長後繼續領150萬達半年,自稱未注視到有這筆款項匯到他帳戶。不論是薪資或借款,包裝成顧問約領取,這已涉及違法。而當《鏡電視》認定付給停雲款項中,約1100萬不合理款項需追回,但最後並非全部由停雲公司歸還,其中數百萬元是透過同樣是裴偉擔任董事長的精鏡傳媒(鏡週刊)代為歸還。

二、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指控,大量《鏡周刊》員工薪資是由《鏡電視》支付,以2021年9月為例,至少有39個鏡週刊工領《鏡電視》的錢。也有人指控稱《鏡周刊》辦公室裝修費是掛在《鏡電視》帳上。即使《鏡電視》、精鏡傳媒與停雲的董事長同樣是裴偉,即使《鏡電視》與《鏡周刊》是關係企業,但在法律上、在會計上分別都是獨立的公司。

三、《鏡電視》20億資金已燒到剩下3億元,預計只能撐到11月底。而關係企業精鏡傳媒7.1億的資本已燒光,如今主要是靠裴偉在開曼群島設立的紙上公司Mirror Media Group(簡稱MMG)以借款名義支持財務,金額高達7.7億。據《上報》指出,即使精鏡傳媒虧損連連,2021年10月還能放款7100萬元給《鏡電視》。精鏡傳媒債務已超過12億,而一般虧損嚴重的公司多先減資後再找增資,以求權責相符;精鏡傳媒卻不斷膨脹債務,且已資不抵債, 虧損將近兩個半資本額,依法已處於破產狀態。

夠不夠格當「民間版公共媒體」?

20221004-行政院長蘇貞昌至立院備詢,右為NCC主委陳耀祥。(蔡親傑攝)
20221004-行政院長蘇貞昌至立院備詢,右為NCC主委陳耀祥。(蔡親傑攝)

對於《鏡電視》與裴偉旗下企業的財務關係混亂不清,NCC給立法院報告中卻輕輕帶過。圖為行政院長蘇貞昌(左)與NCC主委陳耀祥在立法院被質詢《鏡電視》問題。(蔡親傑攝)

對於《鏡電視》與裴偉旗下企業的財務關係混亂不清,NCC給立法院報告中卻輕輕帶過稱,《鏡電視》相關議題若涉及先前附款履行狀況,NCC會持續追縱是否確實執行;如果是公司內部治理問題,像是經營、人事權紛爭,NCC建議經營團隊須以正當法律程序處理,而非用若干手段將內部問題外部化,造成不必要的社會成本。最後一句「將內部問題外部化,造成不必要的社會成本」根本是NCC在推卸責任。

別忘了,今年1月19日NCC第 999次委員會議中,對《鏡電視》做出附加負擔及保留許可廢止權之附款, 負擔事項第一條就指出,《鏡電視》定位為「民間版公共媒體」,應落實營運計畫中所訂股權分散、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企業永續經營更重於獲利、多元且獨特專業且深度、嚴格的自律與製播準則、新聞不帶私益或個人目的、重視人才培育與專業、重視社會對話與收視聽眾申訴、重視法遵並落實營運計畫等九大理念。

請問NCC,這幾個月來《鏡電視》內部出現的內部治理問題,難道不正是突顯出這家公司並沒有把自己當做「民間版公共媒體」,不符合「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重視法遵」等理念嗎?吹哨者指證歷歷:與裴偉相關企業間的資金往來複雜,這不就是可能抵觸NCC附款中的「保留許可廢止權事項」第四條「該公司股東及其所屬企業,與該公司間不應有顯著非常規交易或不當利益輸送情事,並應納入會計師查核事項。」NCC有積極調查嗎?

海外紙上公司資金從哪來?

20220322-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左起)、陳椒華等人22日召開「鏡電視黑影幢幢,陳耀祥護航到底」記者會。(顏麟宇攝)
20220322-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左起)、陳椒華等人22日召開「鏡電視黑影幢幢,陳耀祥護航到底」記者會。(顏麟宇攝)

立委們質疑NCC護航鏡電視。圖為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陳椒華召開「鏡電視黑影幢幢,陳耀祥護航到底」記者會。(顏麟宇攝)

NCC附款中的「保留許可廢止權事項」第一條是:「 該公司不得受滲透來源之直接或間接指示、委託或資助,從事新聞製播或業務經營;亦不得接受滲透來源直接或間接之投資。」

如前所述,虧損連連的精鏡傳媒主要是靠裴偉海外公司MMG以借貸名義支撐,而設在租稅樂園的紙上公司多資金來源不透明,是否有來自中國的資金也不清楚,且鏡週刊與鏡電視之間財務關係又密切。NCC是否該嚴查MMG這家紙上公司是否有「受滲透來源之直接或間接指示、委託或資助」?

上述重要問題都是NCC做為傳播秩序規範者應積極把關的,當吹哨者哨聲已響徹雲霄,NCC還空言「尊重鏡電視公司治理機制運作,並持續監理」,甚至用「內部問題外部化,造成不必要的社會成本」企圖為當事人辯解。

政治叢林中驚惶失措的小白兔

陳建平,鏡電視前董事長。(新新聞資料照)
陳建平,鏡電視前董事長。(新新聞資料照)

《鏡電視》爭議浮上檯面的確是裴偉與前董事長陳建平的矛盾所引爆,但一個傳媒內部股東之間的矛盾豈是茶壼內的小風波而已?(新新聞資料照)

《鏡電視》爭議浮上檯面,的確是裴偉與被他撤換的前董事長陳建平的矛盾所引爆,而且又有藍綠白各種政治力量介入。但一個傳媒內部股東之間的矛盾豈是茶壼內的小風波而已?它關係到《鏡電視》是否夠資格自許為「民間版公共媒體」,是否能合法拿到執照。這是關乎輿論傳播規範的大是大非,豈是NCC所謂的「造成不必要的社會成本」!一個媒體的公司治理不當就會給社會帶來重大傷害,NCC的責任就是要積極避免社會受到嚴重損失,豈是反過來指責吹哨者給社會帶來麻煩。NCC口頭上說會調查那些對《鏡電視》的相關指控,但相關爆料已存在數個月了,卻沒有針對任何一項指控給出詳細調查結果,難道沒有府院高層下令,這個「獨立機構」就牙爪全失,沒有獨立調查能力?

NCC的標誌用的是金色,在強調自己著重公益、專業、發展的形象,是象徵名譽與忠誠的金字招牌。不過,才兩個月前《數位中介法》已經讓NCC進退失據,最後草草撤案;如今一個「膨風」的裴偉,更讓NCC消風。NCC只是一個在政治叢林中驚惶失措的小白兔。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裴偉指錄音是「膨風」 陳椒華再爆:傳訊股東稱「向府院抱怨」也是寫過頭?
相關報導》 鏡電視對NCC隱匿不利資訊?吹哨者爆裴偉貸《鏡傳媒》2.89億恐違公司法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鏡電視「奉旨設台」,蔡英文.蘇貞昌.裴偉誰說謊?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