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政府偷天換日─「莫德納棄兒」的高端宿命?

·5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要選出今年全台最大型的詐騙案,這個把莫德納「偷天換日」成高端的案件是非其莫屬了:一舉詐騙數百萬甚至千萬人,涉及數十甚至上百億元,於此,民進黨亦足當全台最大型的金光黨而無愧矣,台北市長柯文哲只以「超越醫學認知」批評,算是非常客氣與含蓄了。

指揮中心15日證實,台大醫院將進行莫德納混打國產高端疫苗的臨床試驗,預計收案220名有打過一劑莫德納的民眾,最快下週就會啟動臨床試驗;此外,林口長庚醫院則是進行AZ與高端疫苗混打實驗。這個舉動直白的說,就是指揮中心準備讓第一劑打莫德納或AZ的民眾,第二劑能混打高端疫苗。

對那些打了第一劑莫德納或AZ疫苗後,卻遲遲等無第二劑的民眾而言,心中應該是五味雜陳,而且,憤怒、驚恐、難過的情緒應該遠超過欣喜、期盼。

一來,當初選打AZ或莫德納者,顯然就對此疫苗有偏好、或更具信心,再不濟也是「不排斥、能接受」,原先的預期是第二劑是打同樣的疫苗,現在政府突然把國產高端疫苗「塞」到眼前,會有受騙感覺與憤怒情緒,應該不難理解。

二來,高端原本就是民眾最無意願施打的疫苗,即使在綠營「黨政合體」形同催票的宣傳、推銷下,願意施打的比率只有個位數字,第一波打高端者甚至有部份是因「無從選擇」才打高端,其「受歡迎程度」由此可見。

高端雖然取得緊急授權,但未作三期試驗,保護力是一個大大的未知數,民眾如果第二劑被迫選高端,大多數人都會擔心甚至驚恐於其保護力的未知。

到底有多少民眾是高端第二劑的「潛在客戶」?以14日的統計數字來看,第一劑打莫德納的人數是343.6萬人,打完第二劑的是35.7萬人;第一劑打AZ的是728.6萬人,打完第二劑的是70.5萬人。

在傳出第一劑打莫德納的民眾,第二劑可能要混打高端時,媒體報導說有300萬人可能「被迫第二劑打高端」,顯然說得並不離譜,甚至還「太客氣了」,因為,如果加上第一劑打AZ、第二劑可能打高端的658萬人,高端第二劑的「潛在客戶」接近千萬人。

指揮中心說醫院進行試驗不是指揮中心下令要求,而且未來結果也是要由專家審查決定。話是沒錯,但就一個受高度監理的領域、在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國度,沒有主管單位、長官們的明示或暗示,這個試驗是否會推動,是讓人懷疑了。

只要看看過去對國外疫苗混打的各種可能組合(如AZ混打BNT、莫德納,或莫德納混打BNT等),指揮官陳時中第一時間的反應幾乎都是:不行、不行、缺乏科學證據…..,獨對混打高端表現出特有的「熱忱與支持」,不僅認為學理上可行,甚至還說出「不見得說一定是國外有做過、台灣才能做,不然台灣就永遠沒有辦法走在前面」如此「奮進」的話。

而在經過高端疫苗在完全未進行三期試驗,就可輕騎過關、從專家手上拿到緊急授權的記錄來看,所謂專家的公信力與專業,已然大大折損,其把關的信賴感更是降到最低,官方說後面還有專家委員會把關的說詞,其實不會讓人更覺放心與安心。

未來幾天陸續又有AZ、莫德納疫苗到貨,指揮中心說這些疫苗主要將提供給要打第二劑的民眾施打;而對未來是否第二劑混打高端,官方說法必定是強調民眾可自行選擇。但正如上月打高端疫苗者中,存在著「別無選擇」下被迫選高端的民眾,未來最讓人擔心的是:國外疫苗供應與到貨青黃不接、有一搭沒一搭,讓已必須打第二劑的民眾,只好選擇高端。

這應該算是另外一種型態的「飢餓行銷」,上波蔡政府其實就已作過一次,在購買疫苗、施打對象,完全由政府掌控情況下,要再來幾波的飢餓行銷、硬是非把高端推銷出去不可,誠非難事,未來是否會再作,且拭目以待。

這次蔡政府開全球之先河,在未進行三期人體試驗、甚至連二期都只有期中報告時,就給高端緊急授權,固然讓總統蔡英文「7月底有國產疫苗」的支票兌現,但卻讓食藥署與專業的公信力歸零。

不論用多少理由、各類說詞,通過一個保護力屬未知數的疫苗,而且把這種疫苗打進數十萬甚至百萬民眾體內,要這些民眾依賴其保護,都是相當不道德、甚至可以用草菅人命來形容。

更離譜又反智的是:一個專業科學問題,綠營將其上綱到打高端就是支持國產疫苗、就是愛台灣的虛幻政治層次。這些人如此「愛台灣」且以打高端為表態,外界可以尊重;但政府更該尊重民眾施打疫苗的意願,切勿以飢餓行銷、幾近強迫方式要民眾選打高端,用一個保護力是未知數的疫苗,拿民眾生命開玩笑,作這種「缺德事」,官員心安否?得無愧乎?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莫德納第二劑17日起開放接種 75歲以上長者各縣市造冊施打
相關報導》 新增2例本土確診!打完一劑AZ對Delta保護力僅三成,醫師曝中秋連假這地方最好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