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蔣介石幽靈,又成為促轉會的提款機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蔣介石銅像宛如民進黨的自動提款機(ATM),每當綠營政權不穩之際,除了有馬維拉之外,又多了「蔣維拉」。最近疫苗荒惹民怨,讓蔡政府與蘇內閣聲望跌入低點,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拋出中正紀念堂改制為「反省威權歷史公園」,移走蔣介石銅像等威權象徵,引發各界議論紛紛。

蔡政府眼中的轉型正義很偏心,專挑國民黨執政時期,硬是避開日本殖民時期。中國航運榮譽董事長彭蔭剛建議,將象徵日本帝國主義威權的總統府和台北賓館都拆掉改建;也有人建議,代表日本殖民時期的日本神社、八田與一銅像也要一起更名拆除。蔡政府斬除兩蔣時期舊威權,對日本殖民威權時期視若無睹,反而造就了綠色新威權。

東廠黑手,一再自肥延任

前總統陳水扁時期的沒啥經濟建樹,「去蔣化工程」卻炒得熱火朝天,2007年把「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以空間解嚴為由把蔣介石銅像關了起來,拆除牌樓上的「大中至正」換成「自由廣場」。到了馬英九時期,「自由廣場」名稱沒有更改,但於2009年掛牌恢復「中正紀念堂」。蔡英文時期積極推動轉型正義,下架中正紀念堂商店中威權意象鮮明的商品,關閉館停止播放〈蔣公紀念歌〉。現在促轉會又提出要對「中正紀念堂」開刀整型,移除蔣介石銅像。

其實,最該移除的,應該是一再厚顏續命的促轉會。促轉會號稱為獨立機關,但拜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之功,成就其「東廠」之名,實際承認了它是民進黨政府的政治黑手。荒謬的是,原是為期2年的任務型組織,2019年10月促轉會主委楊翠信誓旦旦地說:「沒有延任打算。」然而,促轉會從2018年至今已2度延任,理由是要研擬法制工具,及進行跨機關協商,規畫近、中、遠程的國家轉型正義工作,作為續命自肥的藉口。蔣介石一再延任總統挨批,促轉會竟拿蔣介石銅像當ATM,續任錦衣衛,何其諷刺!

20200710-促轉會主委楊翠10日出席「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20200710-促轉會主委楊翠10日出席「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促轉會前主委楊翠曾說「沒有延任打算」,但促轉會至今已經延任2次。(顏麟宇攝)

對於移除蔣介石銅像之爭議,文化部長李永得難得提出中肯之言,指需要「兩個完備說」:一是歷史評價完備,二是法制程序完備,否則社會衝突會更劇烈。李永得說:「蔣介石的歷史評價,至今仍見仁見智、功過皆有,但不管什麼評價,都須經過司法認定才能成為公權力執行的依據。」如蔣介石在228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白色恐怖時期親批文件槍決了多少人,都須先調查找到證據,再透過司法審判或政治認定,才可處理所謂的「不義」。李永得之語無異是打臉促轉會。

只盯政治,不理常民視角

促轉會與其只針對蔣介石銅像,不如全面檢討全台灣街道名稱的「威權象徵」。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了「去中國化」,拋出對台北市街道更名,因為台北市許多道路都以中國城市命名,比如寧夏、天津、南京、長安、杭州,連立法院都「被中國包圍」,而民進黨中央所在地是北平東路。其實,台北也曾改過路名,比如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這些路是很多人心靈寄託,雖然缺少在地連結,從《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書中可知,台北路名是參考上海租界的地名規畫,東西向是中國城市名,南北向是省市名,有其歷史刻畫的痕跡。對此,促轉會是否也該整體檢討?

現行市面上流通的新台幣1元、5元、10元硬幣與200元鈔票,皆印有蔣介石肖像,促轉會要不要將這些肖像徹底根除?換成如獨派主張的蔣渭水、鄭南榕、齊柏林等台灣名人肖像?這些工程需要花費龐大的預算經費與社會成本,這種作法是否真的能撫慰228受難者及其家屬?促轉會想到這些了嗎?

促轉會只盯政治、背離常民視角,沒有完成社會和解,反而製造社會對立。誠如作家楊渡在臉書上舉匈牙利國家博物館為例,對照台灣「抹去舊威權,建立新威權」的作法,他指蔡政府至今仍對歷史充滿「國家權威記憶」的心態,只想抹去舊威權建立新威權,卻離常民的、多元的、歧異的觀點太遙遠,他質問:「我們真的只能有一種記憶嗎?」

20200723-《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配圖,1936年12月,宋美齡冒險飛去西安營救丈夫。圖為蔣介石獲釋後夫婦倆飛回家。(麥田出版提供,圖像來源:Alamy)
20200723-《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配圖,1936年12月,宋美齡冒險飛去西安營救丈夫。圖為蔣介石獲釋後夫婦倆飛回家。(麥田出版提供,圖像來源:Alamy)

蔣介石的功過皆有,尚未蓋棺論定,需有司法認定才能作為公權力執行的依據。圖為蔣介石獲釋後夫婦倆飛回家。(麥田出版提供,圖像來源:Alamy)

不義機關,能「促成和解」?

蔣介石的功過皆有,尚未蓋棺論定,需有司法認定才能作為公權力執行的依據。我們不反對移除蔣介石銅像,但需要兼顧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促轉會從成立至今,擺明了採取「選擇性正義」,只針對國民黨執政時期,其他包括日本殖民的威權時代不在「轉型」範圍內。而且促轉會迄今2度延任,無異公然的濫權和欺騙,早已淪為破壞體制的不正義機關。

蔡英文說期待社會更多有意義的對話,但蔡政府一手腰斬中華民國歷史,對兩蔣功過選擇性抹滅集體的社會記憶,另一手又樹立綠色新威權,製造社會的寒蟬效應,這樣社會如何進行有意義的對話?難道蔡英文早已忘了成立促轉會的初衷,是「為了尋求社會和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獨家》密友出賣林佳龍「績效良好」 幕僚:調查局內線是台大同學
相關報導》 孫慶餘專欄:不要故意曲解「轉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