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螞蟻不能姓馬只能姓黨?

主筆室
·5 分鐘 (閱讀時間)

全球規模最大的金融科技企業─中國螞蟻科技集團IPO案,在全球矚目與追捧風光登場,但也在驚駭與意外聲中跌跤落馬,掛牌前夕突然「暫緩」,真實原因至今難以確認,多數認為與日前馬雲放言批判金融監理單位一事有關;至於到底該視為「政治事件」、還是「金融事件」,亦是兩者皆是?

多年前就從阿里巴巴剝離出來的螞蟻科技,幾年快速的成長下來,已經是全球最鉅大的金融科技企業,涵蓋的業務、服務範圍、經手處理的金錢流量、活躍用戶數量等,都居領先地位,這次選在上海與香港上市,依照其最後定價估計,這將是全球最大的IPO,掛牌後螞蟻市值超過3100億美元,持股8.8%的馬雲也身價再次大增到超過七百億美元,穩住亞洲第一富豪寶座。

不過,本周一傳出中國人民銀行(央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等人進行監管約談,雖然約談顯露「不祥之兆」,但3日宣布暫緩掛牌上市的結果,還是嚇壞市場,因為沒有任何人預料到,類似如此龐大、全球矚目的IPO,卻能在最後一刻喊卡,是超乎所有人的經驗之外的事。

暫緩上市的理由「非常金融」,上交所關於暫緩螞蟻集團上市的決定中稱,「你公司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你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之後監管單位也強調保護投資人的原則,因此,看起來就是金融監理因素而暫緩。

當然,事情不會只是如此、甚至可能完全與金融無關;因為,螞蟻科技從16年前的支付寶時代,走了十多年,一路從第三方支付擴張到信貸、理財、又是賣基金又是賣保險,今日螞蟻金融業務的多元、數量的龐大,可是多年累積而來,如果有任何會影響金融安定、對消費者有任何不妥之處,要監理早該監理了吧?

再者,要說「保護投資人」這個原則,螞蟻掛牌也不是突然天外飛來的事,從宣布改名準備IPO、到提交規劃給交易所(上交所與港交所)、再到路演、說明會等等,也經過相當一段時間,如果螞蟻的財務、業務、風險等有問題,會影響投資人,交易所早該打槍要求改進、甚至就不該核准上市,豈有走完所有流程,交易所也公開表示對此IPO案的歡迎與期待後,卻在掛牌前2天就直接暫緩?

因此說來說去,就是10月24日馬雲在上海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重話批判現行的金融監理惹來的禍害。金融產業因為業務內容既牽涉到許多民眾的「財產與身家性命」,又影響到國家的金融安全與安定,因此是「特許行業」,在世界各國無一例外受高度監理;監理單位與金融業者之間的關係,監理單位如上帝般不容挑戰。但科技產業面向眾多消費者、市場多為高度競爭、受到的監理不是很低就是完全不受管。

當馬雲對著監理單位放砲時,大概還以身為科技業者的思維、身份批判,忘記螞蟻已經算是一家要受金融監理的金融企業了─馬雲放砲後,官員放的話就強調,不論叫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始終不能忘記金融屬性,不能違背金融運行的基本規律」。

慘烈的不僅是挑戰監理單位而已,馬雲放砲已直接抨擊高層、觸及政策紅線。以螞蟻掛牌在即,且全球矚目,對宣揚中國領先的金融科技有正面效應,加上馬雲在中國甚至全球的高人氣,正常情況下,即使後來發現金融監理方面有疑慮,也不必然要用暫緩掛牌如此激烈的手段。

但從馬雲批判金融監理講話在網路平台上被刪除來看,馬雲這番話惹怒的不僅是金融監理單位而已,也才會有如此重手的處置出現;而且,該特別注意的是那個讓螞蟻的「金融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的法令,可是幾天前(馬雲演講後)才發佈,明顯就是為馬雲演講與螞蟻「量身訂作」,難怪不少網民取笑說「馬雲需要重新學講話」,更為馬雲那場堪稱「一字萬金」的演講而稱奇。

不過,撇開類似螞蟻這種龐然的金融巨獸,是否「不能姓馬只能姓黨」的政治問題不談,所謂的金融科技(或科技金融),與傳統金融的監理間的衝突、矛盾,在未來將不斷出現;特別是從科技領域跨入金融科技領域者,會比從金融界跨到金融科技者,更難調適、與監管單位的衝突更嚴重─看看台灣連小小的一個街口支付,都與金管會衝突多次終而被祭旗即可知。最終,雙方終究要靠摸索尋得科技創新與金融安全間的平衡點。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螞蟻暫緩上市,史上最大IPO叫停:馬雲批評金融監管惹惱北京?
相關報導》 螞蟻集團上市卡關無礙 金融科技股乘風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