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該取消者的豈止實聯制?惡化中的防疫均衡

·5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外界開始批評防疫措施的不當─例如仍持續如常的簡訊實聯制;其實,該檢討、修正、放寬者豈止實聯制而已?現有許多防疫規定,除了讓官僚單位「少背責任」外,其實質效益與意義都已越來越低了,是該來一次全盤檢討。

防疫措施、各項規定,該嚴該寬,確實是見仁見智,關鍵在對風險的理解與願意承擔程度;不僅每個國家、每個社會的標準會因國情、文化的差異而不同,甚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標準,指揮中心算是夾在其中,確實難為了。

不過,有兩個「標準」應該是放諸四海而皆準:1、隨著確診人數越少甚至維持零確診時,防疫規定就放得越寬,反之反是;2、疫苗涵蓋人口比率越高,防疫規定也更形放鬆,反之反是。

換句話說,防疫規定是一個「動態標準」,依照官員最喜歡用的名詞是應該要「滾動式檢討」。但台灣的防疫規定顯然不符此標準,或至少是「滾得不夠快」,最明顯的就是實聯制。

實聯制是在今年5月疫情惡化後開始實施,所有進入公眾場所、交通場站、賣場、商家的民眾,都要用手機掃該單位竹條碼並以簡訊傳到有關單位,其目的是萬一有新的確診者時,可透過此實聯制追查出有接觸與出現同一場所者,等於是作疫調、找出需要匡列隔離者。

在疫情嚴重、每日確診者數百人、民眾已出現草木皆兵的恐慌時,實聯制或許有必要、也讓商家與民眾安心,但這個在三級警戒時實施的措施,卻在警戒降級後、甚至本土確診案例大多掛零的時候仍實施,就顯得相當不合宜。有人認為此時仍要求實聯制,是一種浪費金錢的作法,因為數億通的簡訊就是由納稅人出錢、讓電信業者賺錢而已。

但其實問題不僅如此,更嚴重的是造成龐大的社會成本。在討論與計算交通擁塞造成的損失時,學者時常以民眾因此多增加的塞車時間,換算每小時的生產力(或收益)來衡量其損失。

實聯制情況雷同,每個人在進入大眾運輸工具、賣場、商家及各公共場所時,都要來一次:掏手機、開APP、掃描、傳簡訊、店員檢查等步驟,也許數十秒、甚至十秒可完成,但想想:所有人進入所有場所,連巷口的小麵店,都要來那麼一次,累積下來,全台民眾花了多少時間、又浪費多少生產力在此事上?

更重要的是:有實際效益與意義嗎?如果沒有,還有必要浪費全民與商家的時間在此嗎?

而且,不意外的是:因為疫情緩和、民眾感受的威脅大幅降低,因此許多小商家其實也是虛應故事一番而已,只有大型業者不得不繼續把關作下去。這種情況下,實聯制當然該取消,因為已缺乏實際需要了。更何況,實際運作也顯示其對疫調追蹤的功能都未能達到,9月初狂發超過百萬則簡訊的「百萬簡訊之亂」,就被業者譏為由此可看出實聯制「有多廢」。

該檢討的不僅是實聯制,許多已不符現況、或甚至一直是不合理的規定,都該檢討取消了。例如入境台灣,無論是本國或外國人,即使已打過2劑國際認證的疫苗,還是要在防疫旅館隔離14天;撇開某些允許未打疫苗者入境也免隔離的「防疫鬆散」國家不談,在許多先進國家已推動也承認「疫苗護照」,對接種過2劑疫苗者可不必隔離就入境時,我國「一律隔離14天」的規定,就顯得過於嚴苛且不必要,更難謂與國際接軌。

還有戴口罩的規定,原本就存在著不少不合理之處;如在荒郊野外、戶外登山健行時,既是在空曠的戶外,又是幾乎舉目不見人,那來戴口罩的需要?但這個規定要到一位政務委員碰到陳時中且詢問此事後,才得到合理化的放寬。再如同車2人以上都要戴口罩的規定,也很明顯的不合理:同住一起的家人甚至同床的夫妻,共車要戴口罩、不戴要罰,這規定那來合理性?

事實上,實聯制取消後,即使未來疫情再起需要重新實施,也是指揮中心一個決策馬上就能上路,因為「基礎建設」都還在,恢復非常容易,疫情和緩、本土確診數多掛零或個位數時,就該取消了。

在立委詢問如果11月降級,實聯制是否還會持續、有無規劃何時取消時,衛福部長陳時中的回答是:「規劃是到明年中」。坦白說,毫無必要、造成過鉅的社會成本及無謂的浪費。

任何嚴格的防疫措施與限制,一定有社會成本;放寬則是有風險,政府要作的是在兩者之間追求平衡與均衡點,不是所有措施都採最嚴格、甚至嚴苛標準。把所有防疫規定抓在最嚴苛的標準,除了「官僚自我保護」的目的外,完全看不出其必要與意義,而現在顯然這個均衡點已失衡、過份且完全偏向防疫嚴苛化,而未考慮到其必要性、效益高低、及帶來的社會成本、民眾的不為方便等。

陳時中在回答實聯制問題時也同時說出;隨時都會來檢討、現在個案越來越少,確實有討論必要。

那就請阿中部長儘快落實吧!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簡訊實聯制「立意良善、無助疫調」?李貴敏:已引發憲政危機
相關報導》 新冠肺炎》簡訊實聯制編列8億元,卻根本毫無作用?指揮中心回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