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郭董買疫苗難讓兩岸「春暖花開」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逐漸招架不住,病房等防疫資源開始捉襟見肘,地方政府「逆時中」讓全國防疫一條鞭也頻破功。而最讓蔡政府受傷的莫過於疫情指揮中心對苗政策的處理,尤其是對鴻海董事長要捐贈疫苗一事,指揮官陳時中回應荒腔走板,最後逼著總統蔡英文走上第一線,於五月三十一日發表談話,平息民怨。

蔡英文談話主要澄清兩點:一是押寶國產疫苗被質疑是炒股:二是否認陳時中與執政團隊打壓郭台銘、佛光山等民間組織想捐贈疫苗。而這兩個問題陳時中的處理最引發外界反彈。

國產疫苗令人生疑的「快速通關」

總統蔡英文27日附上一張與陳時中討論防疫與疫苗進度的側拍照,卻被眼尖網友發現,陳時中脫下右腳鞋子,讓腳尖透氣。(取自總統蔡英文臉書)
總統蔡英文27日附上一張與陳時中討論防疫與疫苗進度的側拍照,卻被眼尖網友發現,陳時中脫下右腳鞋子,讓腳尖透氣。(取自總統蔡英文臉書)

陳時中(背對鏡頭者)為了幫台灣國產疫苗預鋪「快速通關」捷徑。圖為總統蔡英文27日在官邸與陳時中討論防疫與疫苗進度。(取自總統蔡英文臉書)

陳時中為了幫台灣國產疫苗預鋪「快速通關」捷徑,辯稱大部分國際知名廠牌疫苗都沒有做完三期臨床試驗就獲得「緊急授權」(EUA),而且台灣兩支疫苗第一、二階段人體試驗時樣本數較多,第二期做了近4000人,遠多於國外一、二期人數,若二期臨床試驗過了,安全性就不會有問題。

EUA目的是在社會遇到緊急公衛事件時,可以讓尚未完全獲得核准的醫療產品先被採用以拯救生命但即使獲得EUA,還是要走完三個階段的臨床試驗;且目前包括莫德納、嬌生、輝瑞等最被廣泛認可的疫苗,都是第三階段期中報告提出後才獲得美國食藥局(FDA)的EUA。更何況,三個階段的人體試驗目的不同,第一階段主要是測疫苗安全性,第二階段在確認是否產生中和抗體、有無免疫反應,第三階段才是測試疫苗防護效果有多高,三個階段試驗目的本來就不同。更何況為了緊急因應新冠疫情,各研發單位已壓縮各階段時程,如今台灣想用第二階段取代第三階段,民眾會有信心嗎?

美國去年在研發疫苗時,時任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希望FDA加速疫苗上市流程,以做為自己的政績,但FDA的官員、專家還是秉持科學專業,發布嚴格的技術準則,要求藥廠要按部就班地完成各階段試驗。

錯誤政策延誤自製疫苗戰略

蔡英文5月31日發表演說談疫苗政策,宣稱不會擋民間進口疫苗。(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5月31日發表演說談疫苗政策,宣稱不會擋民間進口疫苗。(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5月31日發表演說談疫苗政策,宣稱不會擋民間進口疫苗。(取自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說:「擁有自己可以供應的疫苗,是我們國家戰略的優先項目。」這句話沒錯,但回頭檢視這一年多來本土疫苗發展之路,到底此一國家戰略目標至今未能實現的主原為何?的確,台灣生醫科技從學界到產業界的資源無法和歐美相比,發展國產疫苗不可能像歐美快速,但另一方面,台灣醫政單位策略選擇錯誤,繞了一圈冤枉路無所獲要負很大責任。

原本衛生署想走印度、南韓的路,努力爭取像AZ等國外發展較快的疫苗授權、代工,而對國內自行開發疫苗沒抱那麼大期望。衛福部到去年7月底才公布「研發COVID-19疫苗」補助計畫,台灣的生技公司直到去年8月才取得第一期臨床試驗的核准。不過爭取代工這條路走的不順,去年7月政府指示國衛院積極和AZ展開接觸,最後還是破局。原因在於國外藥商要求台灣要提供一億劑產能,這遠超過台灣生技產業的負荷。

最近台灣陳時中又說,在美國談疫苗代工,因為當初代工沒談成功是因為台灣的技術未成熟,經過一年後相關技術已建置完畢。問題是,即使技術問題解決,幫國外代工勢必壓縮國產疫苗生產能量,兩頭押寶也許最終兩頭落空。

蔡政府買疫苗難跨「中國」障礙

國產疫苗與代工至今都沒確定,那麼國外購買疫苗嗎?最近的確可以看到蔡英文帶領國安外交團隊動起來,駐美代表蕭美琴也不時透露與美方各單位洽談防疫合作的消息。台灣外購疫苗的各種管道中最難跨過的障礙還是「中國」。

蔡英文5月31日發表談話,對取得中國代理的疫苗態度鬆動。她稱,對於疫苗來源必須做好查證,「確保來自原廠」,強調「政府很樂意跟民間一起努力,來確保疫苗是安全的、有效的、合法的,絕對沒有阻擋的問題。」才5天前,蔡英文26日還稱要「真接向原廠採購」;而陳時中此前也都是強調要直接和原廠談,完全把代理BNT疫苗的上海復星排除在外;

此外,對想透過上海復星進疫苗捐贈的民間團體,陳時中態度傲慢、官腔官調地說:「若有熱心機構來提供原廠授權證明,我們會去談後續作為。」一付事不干己、彷彿在說:「我沒卡你哦!你們自己沒備齊文件送來是你們的問題!」甚至冷言冷語地嘲笑中國疫苗:「他們(中國)沒在打的我們有點興趣,他們在打的,我們不敢用。」做為負責取得疫苗的主官,講這種話是在故意激怒對岸,讓巴不得談判破局嗎?

很多民眾也會懷疑中國疫苗的效力,但只是和中國代理商談它代理的德國製疫苗,有任何安全問題嗎?可以理解,和中國代理商談疫苗,對岸官方不可能沒有政治考量,也可能會藉機吃你豆腐、想在名稱上占台灣便宜,但二、三十年來台灣企業面臨無數要去和對岸的「大中華」代理商談授權問題,這並非特例。蔡政府一開始就沒想和上海復星談,只想和德國原廠談,也許因此沒擬訂和對中談判策略。當和德方談判觸礁、而郭董又傳出和上海談判有進展,這讓蔡政府急了,但又沒有談判準備,所以陳時中只能用一些不具說服力的話打太極、繞圈子。

蔡英文的下一步棋

20210324-民進黨總召柯建銘24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20210324-民進黨總召柯建銘24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進行危機處理,大力稱許郭台銘「出發點最純正,沒有政治意圖,只想救人」。(顏麟宇攝)

陳時中的推拖說詞、民進黨側翼放出「反中國疫苗」的訊息未能說服民眾,反而讓疫情恐懼下看不到疫苗希望的民眾對執政者加大不滿。再這樣下去對蔡政府將極為不利。於是民進黨先是透過媒體放消息稱,是北京政治介入讓郭台銘採購疫苗破局,接著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出來進行危機處理,在臉書發言大力稱許郭台銘,說:「出發點最純正,沒有政治意圖,只想救人,又願意自己慷慨解囊轉贈政府,挖空心思、鍥而不捨的努力,最佩服的就是郭台銘董事長。」並稱從蔡英文、蘇貞昌到陳時中沒有人會擋郭董採購疫苗。隔天換主將親自上場,小英親自發表影音演說,再度肯定民間捐贈疫苗。

6月1日,郭台銘的永齡基金會向衛福部遞件申請進口疫苗。民進黨政府暫時平息一場危機,但即使柯建銘稱許郭台銘「出發點最純正,沒有政治意圖」,郭台銘雖透過上海復星取得疫苗,但之前也聲明疫苗將從德國原廠直接送到台灣, 降低中國魢彩,但台灣藍綠白政治人物以及北京都各有算盤。從蔡政府對「中國」之戒慎恐懼,北京對台灣動輒「以疫謀獨」的跳針指控,看來疫苗一時半刻當不了兩岸「春暖花開」的催化劑。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指揮中心簽約高端、聯亞2疫苗廠,採購價應公開?陳時中回應了
相關報導》 國產新冠疫苗被疑涉不當利益 蔡英文:已內部清查,政務人員沒有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