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電價不該漲這麼高、台電不該虧這麼多

日前立委質詢經濟部即將調漲電價一事,官員把漲價原因都歸諸燃料上漲。只是,這個理由說好聽是避重就輕,說難聽就是謊話連篇。不過,從中還是透露了一些有意思的訊息。

經濟部電價審議委員會近期會召開會議討論電價調漲與否,依照目前官方釋出的訊息來看,電價是漲定了,漲幅預計超過1成、而且是各級距都會調漲。畢竟1年2千億元的虧損、累積數千億元虧損的情勢就擺在那,今日不調、遲早也要調,晚調不如早調,否則虧損會更嚴重。

本周民眾黨立委張啟楷就是針對此問題提出質詢,他質疑為何世界燃煤電價成本下跌時,台電反而上升?為何台電用更高的價格購買綠電,且綠電中尤以光電弊案叢生?他要求蔡政府向民眾坦承再生能源未來5年虧損會更大。行政院長陳建仁、經濟部長王美花等則把電費上漲主要歸因於烏俄戰爭導致的燃料上升,讓台電可以說是賣1度電賠1度電。

這番話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的錯,但避重就輕、滲水的成份非常高。

官員說「國際燃料成本上漲」,一般主要是指天然氣、外加部份燃煤,價格上漲導致成本上揚。從2022年2月爆發俄烏戰爭之後,燃料(主要是天然氣)價格確實大幅飆漲,因此說國際燃料成本大漲造成虧損、必須調漲電價,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只是拉長一點時間、深入一點、更宏觀一點來看,這種說法是有問題。

2022年天然氣成本以倍數飆漲,確實大幅拉高成本,那年也讓台電虧損高達2675億元。但隨著國際燃料供需調整、中東與美國的增產,天然氣價格其實已回落到接近正常水準,結果2023年台電還是要狠狠的虧損2485億元,最後靠著政府補貼500億元,才把虧損數字壓低到2000億元以下,2024年預估還是要虧損1887億元。顯然把虧損歸因燃料成本上漲,已難有說服力了。

事實上,台電還是嚴重虧損的幾個原因,大都能歸因於蔡政府一直標榜、引以為傲的「能源轉型」。例如,綠電的增加就對台電財務有影響,因為蔡政府是以高於平均電價成本1-2倍以上的價格,向開發商購買綠電。依照王美花在立院答詢的說法,2022年台電花500多億向開發商購買綠電,到2023年幾乎倍增到900多億。

對此王美花說「發展綠電是台灣必須要走的路」,這話並沒錯,但錯誤的是政策推動方式。為什麼蔡政府要以遠遠高於電價的保證價格購買這些綠電?平均每度電價不到3元,台電卻要以每度7-8元收購(前高後低條款),而且台電沒有權利說不要,即使手上電廠發電量夠用、成本又低,只要綠電開發商有發出的電都非買不可。

白話文講就是:台電花越多錢向開發商購買綠電,虧損就嚴重。因為,蔡政府錯誤又愚蠢的推動綠電政策與方式,註定台電買進的綠電幾乎每度都是虧損、流血在收購。至於那些人獲利,當然不是用電戶與民眾,而是那些開發商、綠電業者、參與「能源轉型」的綠友友們。

所以隨著越來越多綠電加入併聯,台電在購買綠電上的虧損要持續直線上升,這就是張啟楷說綠電未來5年會虧損更多的原因。顯然蔡政府不願更不敢讓民眾知道,因其錯誤的能源政策讓台灣民眾流血、多支付多少電費。

除此之外,蔡政府能源政策是以全面廢核為出發點,如果不廢核,現成的核電加上再花數百億元可完工的核四,預估可提供全台20%左右的供電。現在因廢核,放著可提供2成電力的核電不用、要另外花一筆大錢來除役,還要多投資數千億元去蓋新電廠、增加新機組以免缺電,這些支出最後終究要反應到財務中。

因此,全台民眾不僅在這一刻,因電價調漲要為蔡政府的能源政策支付代價,而且要在未來很多年,隨著綠電拉高、投資支出增加而持續承擔蔡政府「能源轉型」的代價。除了這些「有形代價」外,大幅增加火力發電增加的排放與空污,民眾付出的健康、未來面對碳關稅的風險,代價又更高了。

王美花說回到2015年前有使用核電時,台電還是要虧損。這話沒錯,但她不願承認、不敢說的是:肯定不會虧損如此之龐大,那些「多出來」的虧損就是拜「能源轉型」之賜。

如果沒有蔡政府錯誤的能源政策,縱然國際燃料成本上揚,但電價也不必漲那麼多、台電不必虧那麼大,陳建仁說(對漲電價)「跟民眾說清楚,讓民眾能「共體時艱」」,但蔡政府一定不會說的是:要大家「共體時艱」的原因就是蔡政府造成的,而且這個影響會是「沒完沒了」、持續多年,只是蔡政府一直、也可能永遠不願面對、更不敢明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看更多相關新聞
台南光電弊案 黃偉哲應訊以證人身分對質
新聞幕後/南檢傳喚黃偉哲為哪樁? 要揪出誰幫光電業者踢走3顆擋路石
藍:黃偉哲用人不嚴謹 恐有未爆彈
「小二甲」手法圈地 力暘爭議多
評論/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鐵板綠漸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