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2022中國經濟「短多」可期,是否「長空」關鍵在秋後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對中國經濟而言是個驚濤駭浪的一年,既有暢旺的出口,內部經濟結構又遭遇政治力量企圖強勢改造;進入2022年,新一年中國經濟看起來是短多,但若不謹慎很可能長空,而且為時很長。

去年8月間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提出「共同富裕」政策目標後,中共總記習近平用激烈手段整頓經濟壟斷、防止企業藉海外上市之名進行資本外逃,大至馬雲等中國頂端企業大腕受重傷,小到補教業、娛樂產業也哀鴻遍野。2021年中國民間消費與投資不振,房地業地雷頻爆,總體經濟體質並不佳。不過世界銀行、中國社科院都預計2021年中國經濟成長率還能「保八」,若8%的成長真能實現,主要是靠出口大幅擴張撐起(當然還要歸功於中國不怎麼靠譜的統計資料),至於「雙循環」的內需市場其實貢獻非常有限。至於2022年,世銀預測中國經濟成長率是5.1%。不少專家、投資機構預期,新一年將是中國經濟進入「5%時代」的元年,中國經濟高速成長的時代是否一去不復返?

政治掛帥,寬鬆政策「穩字當頭」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華社)

為了二十大習近平連任,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宣示要「穩定宏觀經濟大盤」以迎二十大。圖為席習近平主持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華社)

其實今年中國經濟前景與中國政府會採取的政策方針,在去年12月8日到10日於北京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就已透露輪廓。會議結論呈現的政策氛圍是對明年經濟態度非常保守,一切「穩字當頭」, 強調要「穩中求進」。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中國經濟面臨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因應之道則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要協調聯動,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要有機結合。實施好擴大內需戰略,增強發展內生動力。」

所謂「逆周期」是指在景循環的不同階段,利用政策工具進行對沖緩解,而可以採用的工具最主要就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至於「跨周期」是指政策要設定中長期的目標,而不能只顧短期效應。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新聞稿更點明,今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需要「要著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保持經濟執行在合理區間,保持社會大局穩定,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也就是說,為了讓習近平在今年底順利連任,中國政府會利用財政、貨幣等工具營造一個寬鬆的經濟環境,擴大內需、發展內生動力。寬鬆政策也代表著習近平上台後想推動的經濟改革可能延宕甚至夭折。

習近平於2015年11月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11次會議上提出「供給側改革」的理念,包括「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等「三去一降一補」等手段,其核心就是「去槓桿」(也就是降低舉債投資、避免債務越滾越大),一方面控制對企業的信貸與補貼,另一方面關閉產能過剩的工廠。這也是為了整治2008年金融風暴後,總理溫家寶推出「四兆救經濟」的擴張政策留下的後遺症。

為刺激投資,去槓桿變加槓桿

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3月11日閉幕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記者會回答媒體提問。(美聯社)
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3月11日閉幕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記者會回答媒體提問。(美聯社)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21年半年內兩度宣告降準以營造寬鬆經濟環境。(美聯社)

不過去槓桿也帶來副作用,從2018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總額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頂點後,國內投資與消費就一直不振,消費的增加還抵不過投資的減少。產業沒升級,放棄粗放式投資卻未找到有利基新獲利模式,甚至讓閑置資金大舉外逃。內需市場與民間投資沒起來,所謂「雙循環經濟」基本上還是靠外銷這一具引擎在支撐。

為了解決國內投資不足的問題,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去年7月宣佈降低金融機構存款準備率營造寬鬆條件。降息效果如何?從中國國家統計局去年12月中公布1—11月份中國固定資產投資(FAI)的資料顯示,比去年同期成長5.2%,不過與1—10月份的年增率相較,卻低了0.9%,但降低幅度有趨緩。

不過國家統計局固定資產投資的累計數據是經過「正確的統計口徑調整」(也就是美化)。據華爾街分析師直接以統計局每月新聞稿中公布、未經美化的數據分析,發現從今年五月以來FAI成長率都是負值。但九月之後,FAI開始緩慢上升,到了十一月份,除了房地產業,其他領域固定資投資都大幅成長、約為前一年度的三倍。

這代表著中國政府「逆周期宏觀調控」發揮作用,讓民間投資出現反彈。這也代表著為了「迎接黨的二十大勝利召開」,要「保持經濟執行在合理區間」,將持續維持寬鬆環境,也就是從去槓桿逆轉成加槓桿。李克強也在12月初再次宣布在「適時降準」,中國人行隨即在12 月 15 日再度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

政府做多,股市仍將獲外資青睞

中國經濟學者李稻葵( World Economic Forum CC BY-SA 2.0)
中國經濟學者李稻葵( World Economic Forum CC BY-SA 2.0)

中國清華大學經濟學者李稻葵預估「2022年政府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都將更加積極」( World Economic Forum CC BY-SA 2.0)

對中南海決策具有影響力的北京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金融系主任李稻葵,去年12月底接受《新京報〉訪問時也在鼓吹逆週期調控,他認為中國物價相對平穩,經濟社會運行平穩。李稻葵預估「2022年政府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都將更加積極」,在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支持下,2022年固定資產投資總體增速有望升至8%,超過2019年5.4%的疫前水準。

在中國政府持續「做多」之下,中國股市可望再獲外資青睞,還能維持上升趨勢。不過從2021年數據來看,除了今年之初中國股市績效優於美股,之後美股績效一路向上,而中國股市則一路往下。此外,就長期而言,近十年來美國股市績效面還是優於全球其他區域。

即使中國經濟今年遇到許多波折,在政治掛帥、習大連任優先考量下,今年北京會加槓桿、撒銀子救市。當然,這也可能是飲鴆止渴,為短期榮景而不顧長期經濟體質(也就是忽略了「跨周期調節」)。

加槓桿、撒銀子阻止不了中國經濟進入「5%時代」。如果5%的成長率代表的是穩健、高品質的經濟運行,倒不是件壞事,怕的是中國步上日本後塵。中國二十一世紀初的榮景,和1980年代末的日本一樣,也是藉由寬鬆的貨幣政策、信貸條件做為企業後盾,當然付出的代價也是一樣,槓桿不斷加大、效能持續降低、泡沬越吹越大,最後跌入「失落的N年」。今年秋後二十大結束,就是中國是否會失落的關鍵期。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顧爾德專欄:習近平急防資本外逃,穩得住飄搖經濟?──充滿悲觀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相關報導》 展望2022》中國經濟成長迎來「5時代元年」:能否保5不僅事關經濟,更是政治核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