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起降釋出大量超細懸浮微粒 歐洲5200萬人暴露健康風險

非政府組織「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Transport & Environment)25日警告,航空噴射機燃油燃燒時產生的高濃度懸浮微粒,尺寸比人類毛髮直徑小約1000倍,對歐洲30幾座繁忙機場周遭的5200萬人構成健康風險。

Huge two storeys commercial jetliner taking off. Modern and fastest mode of transportation. Dramatic sunset sky on background
飛機起降釋出大量超細懸浮微粒。(示意圖/Getty Images)

法新社報導,飛機起飛降落時會釋放出大量超細懸浮微粒(Ultrafine Particles, UFPs),也就是尺寸比人類毛髮直徑小約1000倍的空氣污染粒子。這些污染粒子體積之小,意味著它們能輕易穿透人體組織,且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這些微粒對人類健康有害。

然而,超細懸浮微粒很大程度上仍不受到監管。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在報告中說:「航空排放的超細懸浮微粒,已使歐洲數千萬人暴露於更大的健康風險之中。」「幸運的是,減少空中交通流量,並提高航空燃油品質,就可以在短期內緩解這個問題,並在氣候方面帶來額外的好處。」

總部設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是根據荷蘭「國家公共衛生及環境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Public Health, RIVM)蒐集的資訊,分析了阿姆斯特丹史基普機場(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周遭的超細懸浮微粒濃度。

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接著把研究結果延伸到歐洲32個最繁忙的機場,判斷空氣污染粒子會隨空中交通流量增加而上升,且平均散在每個機場角落。

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的研究發現,居住在這32個機場方圓20公里的民眾達5200萬人,他們都將因超細懸浮微粒濃度過高,而處於嚴峻的健康風險之中。歐洲運輸環境聯合會表示,阿姆斯特丹史基普機場方圓5公里範圍內,超細懸浮微粒的濃度達每立方公分4000到3萬。

他們表示,市中心的超細懸浮微粒濃度則是每立方公分3000到1.2萬,這凸顯出「機場在空污的關鍵性影響」。

2月時,監控巴黎地區空氣品質的「大巴黎地區空氣品質監測局」(Airparif),記錄到戴高樂機場(Charles de Gaulle)的超細懸浮微粒濃度為每立方公分2.3萬。他們發現,與空中交通相關的超細懸浮微粒濃度過高的問題,在機場方圓5公里範圍內最為明顯,距離機場超過10公里時,其他空污源的濃度則會超過超細懸浮微粒。

(責任主編:莊儱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