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力】一年產不到4100瓶,佔營收不到1成!茶籽堂為何為「它」建3座農場、改建海邊小屋?

·8 分鐘 (閱讀時間)

為了讓城市人也知道台灣苦茶農業的樣貌,趙文豪於2021年10月在台北松菸舉辦短期的品牌導覽。(羅璿 攝)

採訪·撰文= 羅璿

以往出現在老爺酒店、信義誠品、金馬獎典禮的「茶籽堂」洗手乳,為何也出現在宜蘭南澳的公廁?原來,是為了推動台灣苦茶油。

身高186公分的創辦人趙文豪,隨手摘下一顆苦茶籽,齒間一咬,先是被苦到,接著兩眼瞇笑:「都種5年了,怎麼還是不小心啃太大力?」這次,他不是在國際大飯店談沐浴品合作的案子,更不是在誠品門市巡店。此刻,身在花蓮崙山的契作莊園,趙文豪最擔心的是苦茶籽採收過早減少榨油率、又或是過晚採收,導致果實開裂造成損失。這些,都會反應在最終的苦茶油香氣上。

身高186公分的趙文豪站在花蓮崙山樹齡約20多歲的苦茶樹旁,摘果剛剛好。(羅璿 攝)

只不過,茶籽堂年產不超過4100瓶苦茶油,更佔整體營收不到1成。趙文豪何必為了「它」跑遍台灣契作了3座農場,發起社區復興計劃,甚至每週親自跑宜蘭南澳的農場?

雅皮沐浴品牌回頭做苦茶油,年產不到4100瓶

成立於2004年的茶籽堂以販售洗碗精起家、隨後推出洗沐與保養品。2013年,茶籽堂全系列以黑白分明的版畫視覺重生。趙文豪自嘲最初只是「有機店的一個洗劑牌子」。殊不知,2013年晉升成高顏值的文青保養品牌,更開始在台灣不少雅皮民宿、商旅飯店出現。

然而,鮮少人知道,茶籽堂將自己定位為「頂級的苦茶油專家」,更於2016年推出食用苦茶油,2018年生產出少少1200瓶,2021年4000多瓶大果(苦茶樹品種)、89瓶的小果。即便達到產能巔峰,依然不及4100瓶,營收佔不到1成。然而,創辦人趙文豪卻為了它在2016開車巡迴台灣,與農民契作3座農場,投入地方創生,重建苦茶油供應鏈。為何?

台灣9成苦茶籽仰賴進口,食用油更得拼原料新鮮度

首先,進口苦茶籽終究沒有土生土長來的新鮮。

趙文豪指出,台灣苦茶油原物料嚴重不足,市面上9成苦茶籽原物料仰賴進口,只有1成來自本土,最大問題是供不應求、苦茶農業無人整頓。他感嘆:「市面上居然有90%苦茶油原料都是進口。台灣苦茶油沒被注意。」歷經17年的創業歲月的趙文豪曾經提著公事包拜訪一家家有機店,推廣自家洗碗精。如今,茶籽堂與全台200家旅宿業者合作,更3度獲選為金馬獎指定伴手禮。趙文豪透過高顏值的包裝做得有聲有色。

然而,他卻不滿意,因為回歸到食用油產品品質本身。看似大辣辣的趙文豪其實不疏忽任何細節,他說:「 進口苦茶籽流失大量營養素、不夠新鮮。靠行銷賣得了一輪,但專業的東西得靠原物料」。

苦茶果剝開後,只有中心的苦茶籽可以拿來製油,趙文豪正在尋找其餘的果肉、果皮可以如何循環利用。(羅璿 攝)

3年內進軍海外,台灣品牌與苦茶油辨識度都不足

作為台灣指標性沐浴品牌,「茶籽堂」品牌核心原料就是苦茶籽,然而在國內9成苦茶油產品皆來自進口的狀況下,趙文豪反思:「如果可可、茶、咖啡都能成為精緻農業,苦茶油為何不行?」除了與苦茶籽的淵源,趙文豪透露,茶籽堂預計3年內進軍海外,首站選在日本與英國。而不管是以沐浴油品進軍海外,台灣原物料的供應與品質就得提升。長遠來看,更希望打造台灣與苦茶油的連結。

「如果我們對國際講苦茶油,大家只會說『What?』」趙文豪感嘆,苦茶油的形象不像國際上,橄欖油、酪梨油、亞麻仁油等「酷」油品。

向義大利橄欖油莊園看起,串起地方、風土與油品

趙文豪憶起,2018年赴義大利參觀當地葡萄酒與橄欖油莊園,受到啟發:「明明全世界有50%橄欖油來自西班牙,但為何講到橄欖油,大家都想到產量只有世界1%的義大利?」他發現秘密藏在義大利成熟的莊園文化:「義大利有超過幾萬座橄欖油莊園、有健全的品油系統,更把橄欖油與披薩、義大利麵等料理結合。」成就了「橄欖油就該來自義大利」的印象。

他發現,這樣的連結,搞不好也能放在苦茶油與台灣身上。

茶籽堂家的沐浴產品常見於誠品門市、全台200多家旅宿業者。(羅璿 攝)

5年種6000顆苦茶樹,拼2024年台灣苦茶油15%自給率

為此,趙文豪於2016年起,走訪全台灣「可能」種有苦茶樹的地方,最終與花蓮崙山、宜蘭南澳自農場、阿里山檳榔農場轉做苦茶油。在花蓮崙山,向當地農民收購新鮮苦茶果,在宜蘭南澳則從插秧、種植、育苗做起。截至2021年夏天,茶籽堂的「苦茶油復興之路」來到第6年,分為3產區、41位農民、契作面積30公噸、6000顆樹。趙文豪表示,為了在有採收後能立刻處理榨油,保持新鮮度,甚至將蓋榨油廠,他苦笑:「我們是個洗沐品牌,幾年前不小心做了苦茶油,現在只好蓋榨油廠。」趙文豪的最終期望是在2024年,台灣苦茶油能達到15%自給率。

相比花蓮崙山超過40年歷史的苦茶樹園,茶籽堂宜蘭南澳的苦茶數只有5歲,還在成長中。(羅璿 攝)

在宜蘭南澳打造苦茶油莊園,搭建海邊涼亭、設計社區LOGO

為了真正打造苦茶油莊園、提升大眾對台灣苦茶油認識,茶籽堂2018年起在宜蘭南澳發起「朝陽社區」創新計畫,為當地社區設計識別LOGO、搭建海邊涼亭、重建社區小攤販,預計在2022年落成。來到宜蘭南澳朝陽社區的廟口廁所裡,更能見到茶籽堂的洗手乳,更能期待未來莊園的誕生。以往出現在老爺飯店、信義誠品、金馬獎典禮的「茶籽堂」洗手乳在此出現。

除了種植,也需茶籽堂的品牌魅力拉動台灣農業

只不過,苦茶油本身並不像酪梨油那麼潮、亦或是像橄欖油有深厚的文化背景,而且作為料理油品價值不夠明確,單靠產區、莊園油品本身恐怕依然難推動。社會文化研究者李明璁指出,「台灣並沒有歐洲那樣的莊園傳統,但好處是,台灣不管是食品或生活產品業者,都有更多彈性。茶籽堂就能透過洗髮精等生活用品推動苦茶油,更可以效仿北海道那樣的精緻農業,透過包裝、加工加深品牌價值。」食材與風味研究家顧瑋也建議,茶籽堂應該藉由自身品牌與企業的力量,做出最精緻與高規格的苦茶油:「台灣其他苦茶油業者也許無法做出一樣的事,但他們會往上看向你們。」也就是說,茶籽堂最厲害的行銷、包裝,若能帶給台灣農業另一個老產業翻新的典範,也許就是最好的效益。

苦茶籽栽種需要5年才能採收。(羅璿 攝)

趙文豪同意,如果苦茶油離一般民眾的的距離也許有1公里,那茶籽堂的洗髮精就只有10公分。最終透過一個品牌讓消費者漸漸認識「苦茶油」作為食用油的價值、以及台灣自身的農業有哪些尚未被開發的潛力,是目前的希望。他如此形容苦茶油復興之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雖然年產不過4100瓶,沒帶來多少營收,但若能在賣出的每一瓶,都更深化消費者對於「苦茶油」的認識,同時為茶籽堂進軍國外鋪路,那就是趙文豪最大的動力。

延伸閱讀

苦茶油用什麼榨的?一起來認識出油率高、體積小巧的國寶級土生土長「短柱山茶」!
苦茶油能治胃病是真的嗎?恐怕只是偏方
到底油什麼事?台灣植物油市場現況讓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