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路殺」野生動物 殘忍?濟貧?美國30州已立法同意 卻因疫情讓善舉難繼續

·8 分鐘 (閱讀時間)
因為疫情的食物短缺才開始食用路殺動物的人可能不了解相關風險。(圖:Ivars Krutainis/Unsplash)
因為疫情的食物短缺才開始食用路殺動物的人可能不了解相關風險。(圖:Ivars Krutainis/Unsplash)


新冠肺炎 (COVID-19) 疫情造成許多美國人失業,以致許多個人與家庭都陷入經濟困境。因此在疫情期間,慈善機構的食物發放就顯得格外重要。然而,許多機構也受到疫情的影響,反而在需要更多糧食物資的時候,失去了一種重要的肉品來源──路殺肉 (被車撞死的動物肉) 。這場疫情對美國社會既深且廣的影響,又在路殺肉的議題暴露無遺。

根據《州線雜誌》 (Stateline) 的一篇報導,美國最大的糧食救濟組織、有200個食物銀行網路的「賑濟美國」 (Feeding America) 在去年10月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有1/6的人 (超過5000萬人) 有糧食不足的情況。食物銀行根本無法即時滿足人們的需求,而且,在一些地方,人們還要排隊等上好幾個小時來領取食物。

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 (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 的教授班‧查普曼 (Ben Chapman) ,也是食品安全專家,他表示,疫情大流行對經濟造成巨大的衝擊,使得許多人必須依賴新的食物來源,包括被車撞死的動物 (路殺,Roadkill)。

食用路殺動物不是疫情發生後才有的想法,事實上,如伊利諾州 (Illinois) ,早在2012年就立法允許民眾可以將被車子撞死的鹿經通報後帶回家烹食。現在全美已有30個州將「搶救路殺」 (Roadkill salvage) 合法化。

由於文化和觀點上的不同,食用被車撞死的鹿 (deer) 、加拿大馬鹿 (elk) 或駝鹿 (moose),乍看之下似乎殘忍,但對於許多人而言,卻也是一種搶救食物、不浪費食物的好事。確實,在部分地方,這些路殺肉還真的是許多貧窮家庭的重要肉品來源。


路殺肉是許多貧窮家庭的重要肉品來源。(Donnie Rosie/Unsplash)

蘿莉‧斯皮克曼 (Laurie Speakman) 表示,每次聽到駝鹿被撞死的消息,總是感到心碎,但同時,卻想到幾個家庭因此能夠得到食物,內心則又不免感到有些安慰。

蘿莉在過去八年裡,被她的朋友和鄰居稱為「駝鹿夫人」 (The Moose Lady) ,她是非營利組織「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 (Alaska Moose Federation) 的司機志工,她經常在零度以下的夜裡,開著卡車到事故現場,先用一根電纜纏住動物,再用遙控絞車把動物屍體抬到平板上。然後,把這數百磅新鮮的肉送到當地的慈善機構,機構人員肢解處理後,把肉分發給低收入、殘疾、老年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家庭。

這些年來,蘿莉平均每年搶救路殺約250 次。但是,從去年年底,她就無法再繼續這份工作了。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經濟受挫,許多慈善機構和個人都停止繳交會費,由於財政困難,「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再也負擔不起維持五輛卡車車隊,也找不到足夠的司機志工來處理被撞死的駝鹿,於是「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在去年11月停止營運。

「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的執行長唐‧戴爾 (Don Dyer) 表示,他已配送無數次駝鹿肉給一些人,他們真的很需要這些肉。

住在俄勒岡州 (Oregon) 的戶外文學作家蘭迪‧邦納 (Randy Bonner) 在去年秋天加入了一個新發起的臉書小組,這個小組不想讓路殺動物就這麼死去。因此,成員若發現躺在公路邊的路殺鹿 (deer) 或加拿大馬鹿 (elk) ,就會立即公告位置和屍體情況。

2019年,俄勒岡州的「搶救路殺」合法後,就有幾個類似的網頁出現。全美目前有30個州允許居民可以取用路殺動物的肉,不過,特定動物的限制和允許的方式因州而異。

俄勒岡州允許搶救路殺的鹿和加拿大馬鹿,州居民必須上網獲得許可證,把動物屍體從公路上移走後,要把鹿頭和角送到州的「魚類及野生動物」(Fish and Wildlife) 辦公室。州政府利用這些鹿頭來收集樣本,追蹤「慢性消耗性疾病」 (chronic wasting disease,又稱鹿慢性消耗病、狂鹿症)。這是一種在至少24個州的鹿、加拿大馬鹿和駝鹿中所發現的傳染性致命疾病。若檢測路殺的動物患有這種疾病,州政府會通知民眾。而「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建議民眾不要食用受感染的動物。

食品安全專家班‧查普曼教授原則上支持搶救路殺,但表示食用野生動物是有風險的。這些肉品可能有大腸桿菌和寄生蟲等食源性疾病,並且,還難以知道這些動物在道路事故前有多健康。還有,因為疫情的食物短缺才開始食用路殺動物的人可能不了解這些風險,政府和慈善機構都該告知民眾這些資訊。


食用野生動物是有風險的。這些肉品可能有大腸桿菌和寄生蟲。(圖:Unsplash)

儘管如此,「搶救路殺」仍然得到環保主義者和獵人的支持,甚至一些保護動物權益團體還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善待動物組織」 (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 向《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表示,吃路殺動物比吃從超市買來的肉還健康,不含抗生素、賀爾蒙和生長刺激素,也更人道,動物不必忍受一些事,如:被閹割、被切角、沒麻醉就被切嘴尖等等。

65歲的琳達‧柯尼希 (Linda Koenig) 向《州線雜誌》表示,駝鹿是阿拉斯加人生活的一部分,她不會獵殺它們,即使它們偷偷溜進她的雞舍找穀物吃,她頂多是用氣鳴喇叭嚇跑它們。不過,如果家裡附近的高速公路上發生路殺,她絕對不會拒絕接受一份新鮮的免費駝鹿肉。

琳達是「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的老會員,她接受捐款來處理、包裝和贈送駝鹿肉給她的朋友和經濟困頓的家庭,還有已經無法狩獵的幾位老人。尤其,當食物銀行沒有肉可以發給民眾的時候,她贈送的駝鹿肉就分外重要。 她說:「當有一隻可以利用的駝鹿時,沒有必要讓人挨餓。」

「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停止營運後,阿拉斯加的州警仍保留著一份慈善機構的名單,當有駝鹿被撞死在高速公路上時,他們會打電話給這些機構,不過,沒有了「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的幫助,又沒有到公路撿起與載回大型動物的必要工具,許多慈善機構不得不心痛放棄機會。

在其他州,則因為疫情必須保持社交距離,工作人員和志工不能靠近彼此來處理肉,於是許多機構不得不停止接受路殺動物的捐贈。

不過,許多人仍努力堅持著要搶救路殺,因為本來需要幫助的人就很多,而疫情讓情況更惡化。

牧師傑克‧艾文斯 (Jack Evans) 與妻子常一起包裝與分發這些肉給教徒,他說,這些肉對許多年長的教徒來說是很重要的。

高中校長蘭斯‧羅伯 (Lance Roberts) 也是「格蕾絲聖餐國際」 (Grace Communion International) 於阿拉斯加分部的志工,為照顧許多被裁員的人和一些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有經濟困難的家庭,他打算繼續接州警的電話。他不浪費任何的動物,用骨髓熬湯,把骨頭做成捕魚器,把皮和內臟給當地的捕獵者,剩餘的肉屑則給雪橇狗。

「駝鹿夫人」蘿莉告訴《阿拉斯加州公共傳媒》 (Alaska Public Media),她打算與朋友成立一個團隊來繼續撿路殺動物,不過,經費是個大問題。卡車、保險和汽油費的成本實在很高。她考慮從「阿拉斯加駝鹿聯合會」的執行長那裡買一輛卡車,但實在是太貴了。

根據《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報導,光是加州,每年有超過兩萬頭的鹿被車撞死,這表示有數十萬磅的肉可以給有需要的人。以物盡其用的觀點,搶救路殺的確是不浪費又可讓許多人免於挨餓的好事。然而,一場疫情,要人保持社交距離,又讓人失業,連公益組織都結束營運,於是即使是免費的路殺肉,也有人願意出力服務,但沒錢沒工具就是無法把肉送到人們的餐桌上。唉,新冠病毒的無情在搶救路殺裡更顯殘酷。

延伸閱讀
返校有困難、遠距難互動 疫情魔咒未解 美國家長親上陣
為何疫情嚴重的美國房價也飆至14年新高?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印度疫情急遽升溫 國民黨籲政府提供人道援助
疫情一年多來 UCLA:學童受害最深
用歧視和弱勢譜寫原住民悲歌!美國原住民新冠疫情死亡率竟多白人1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