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女法醫番外篇】因為德蕾莎修女的話 她專做別人不願意做的

簡竹書
鏡週刊Mirror Media
尹莘玲說,自己受到德蕾莎修女的影響很大。
尹莘玲說,自己受到德蕾莎修女的影響很大。

尹莘玲小時候的志願是當科學家,尤其喜歡生物科,她笑著回憶說道,但後來慢慢發現要當科學家難度太高,只好想想其他職業,幸好後來考上台北醫學院。

她的人生典範是德蕾莎修女,「我好喜歡她,很喜歡她幫助人的態度,她幫助的都是一些別人不願意幫助的人,像身上很髒的、罹患傳染病的窮苦人。」

她說,自己後來選擇當法醫,便是這樣的心情:「別的醫師不願意去看屍體,我去做,有些人可能覺得很怪,但我覺得這是好的工作,假設是他殺、有冤情,我可以幫死者申冤。做兒虐也是,如果我不幫助那些弱勢的小孩,小孩又不願意講出來、或者不能講,其他醫師又看不出來的話,他們幾乎沒有機會脫離苦海。如果能在他們受虐時把他們救出來,將來他就不會誤入歧途;你不救,就等著越來越糟糕。」

德蕾莎修女有什麼話令你印象最深嗎?尹莘玲說,當年是讀英文原文,可能需要再找一下。隔天我們再訪,一到醫院她就拿出幾張紙,果然特地仔細查了德蕾莎修女的話。

她一句句唸:「…縱然你是友善的,人們可能還是會說你動機不良,無論怎樣,你還是要繼續友善地做好事…你把最好的東西給這個世界,可能這個世界還是覺得不夠,無論怎樣,你還是要把最好的東西給這個世界。」唸完她說,所以當年選擇當法醫,「當法醫時,我也常常想到這些話,被批評時就覺得沒關係,繼續做,人家可能覺得還不夠好,但我盡力了,我把我最好的給這個世界。」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首位女法醫番外篇】讓受傷的孩子都被接住 1件兒虐案出動6專科醫師
【首位女法醫1】39歲棄200萬年薪轉當法醫 受虐孩童能救一個是一個
【首位女法醫2】自行研發受虐童「驗傷尺」 一眼就能識破父母親說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