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女法醫2】自行研發受虐童「驗傷尺」 一眼就能識破父母親說謊

簡竹書
鏡週刊Mirror Media
在多波域光源儀的照射下,戴上特殊眼鏡,皮下瘀血等傷痕狀況一清二楚。
在多波域光源儀的照射下,戴上特殊眼鏡,皮下瘀血等傷痕狀況一清二楚。

改革不好嗎?「可能有些人很難接受,他們覺得一切都很好,為什麼妳這個女人來了,就要把所有事情都改變?可能一個女人闖入男人的世界,別人就覺得我在搞革命。」她說,幸好當時屏東的檢察長顏大和十分支持她。顏大和後來成為檢察總長,一年多前卸任。

不過,說完她又自省:「我那時候年輕,可能有點心高氣傲,現在年紀大了,會覺得自己事先沒有跟大家好好溝通,想到什麼就去做。但也還好是很年輕才敢做,如果現在這年紀,不一定敢做這些事情。」

改革自古就不是容易的事啊。傷痕累累做了11年,後來《法醫師法》修正案通過,規定教學醫院必須設立法醫部門,尹莘玲決定回高醫。她說,當法醫那些年,解剖了好幾件兒童死亡案,例如曾有小孩被綁在椅子上打,活活被打死。哪件案子讓妳特別難忘?「都很難忘,一件就受不了,後來我就覺得救活人比較重要,人死了我再怎麼樣也無法救活。」

她邀集醫院各部門,成立全台第一個兒童及少年驗傷中心。「全台灣每年大約有2萬件兒虐,其中被通報的只有3000件。會送來我們這邊的,通常是比較困難的案子,一年20幾件,不多,但會有好幾件需要啟動司法調查,就是被打得很慘。目前地檢署一共受理31件我們的案子,受虐兒以男童居多,3歲以下居多,很多都是不會講話的小baby。」她習慣用具體數字談事情,一清二楚。

為了自製逼真的傷痕模型,尹莘玲試過黏土、石膏、矽膠等材質,還跑去台北找特效化妝師學習化特效妝。
為了自製逼真的傷痕模型,尹莘玲試過黏土、石膏、矽膠等材質,還跑去台北找特效化妝師學習化特效妝。

被送醫的小孩各種傷痕都有,被皮帶打、被咬、被故意壓到熱水盆下面燙傷,「有個小男孩被繼母用燕尾夾夾住嘴巴、甚至生殖器,上學時被老師發現嘴巴受傷,但問他,他也不講,很難想像他怎麼忍受那種難以忍受的痛。」

令人難過是,受虐兒未必願意說出真相,「有的是爸媽叫他說謊,有的是太懂事,像這個小男生,他不喜歡繼母,可是也不希望繼母被關。有個小女生則是很愛她媽媽,她知道如果媽媽的同居人被關,媽媽會很傷心,所以她選擇不說。」

自製模型 傳承驗傷法

為了尋找真相,尹莘玲說服醫院花18萬元購買「多波域光源儀」,可看出皮下內出血,「有些爸媽會說小孩的傷是溼疹或發炎,可是多波域光源儀一照,無所遁形。」

她還自行研發「驗傷尺」,從紅色、藍紫色到咖啡色,一層層精細設計,「傷口如果是紅色,表示受傷2天,藍紫色代表2到5天,綠色是5到7天…」作用在於:「父母帶小朋友來,說是昨天跌倒,可是傷口是藍紫色,我就知道父母說謊,所以這是我的測謊尺。」

做了多年兒童驗傷,她觀察:「大部分家庭的經濟狀況都不是很好,可能父母打零工或失業,經濟壓力大時容易情緒失控,或父母請不起好的褓姆,只能找便宜的,有人肯幫他帶小孩,他就不好計較。」

以爆料公社那位小女孩為例,「她不是第一次被褓姆打,可是父母也不知道怎麼辦。還有,有些褓姆的心態是,我才收這一點錢,給她吃住已經很好,不覺得打一下有什麼問題。」尹莘玲說,這些高風險家庭多半在貧窮區域或階層,確實與經濟問題有關。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首位女法醫1】39歲棄200萬年薪轉當法醫 受虐孩童能救一個是一個
【首位女法醫3】忙著找傷口找凶器找嫌犯 她自嘲「多事的醫生」
【首位女法醫番外篇】因為德蕾莎修女的話 她專做別人不願意做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