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現在走是義無反顧 不走是忍氣吞聲

顏純鈎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國的戰狼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英國給予港人BNO五加一,是違背了中英聯合聲明。也是這個趙立堅,早就說過中英聯合聲明只是歷史文件,早已經過時——世上還有更無恥的事嗎?

一個人無信義不可交,一個國家無信義不可居,只憑這一點,能走的人就應該趕緊走了。

移民(流亡)永遠是人生最糾結的一件事,永遠是最磨人的一件事,因為你要連根拔起,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從零開始。你要放棄很多東西,面臨很多困難,你要重新開始一種你很隔膜的生活。

在下移民的決心之前,有很多事要斟酌,要衡量,何為得何為失,得失又如何對沖,年紀大如何,年紀輕又如何。問題很複雜,一時未必理出個頭緒,想多了更亂,思想亂了更不能下決心。

瞻前顧後,舉棋不定,搞得自己煩了,索性就放棄,很多人都這樣。所以把紛繁的事理出頭緒來,是作移民決定前先要做的事。如果是我面臨這種選擇,我會先考慮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安全感。安全感是我們生活的第一需要。你在一個沒有生命財產安全的地方生活,再有錢有勢也是假的。早前有藍絲孕婦落街,被五六個警察包圍壓制,推倒在地反扣雙手,最終搞到嬰兒早產,現在還在急救室,這就是安全感。大陸的任志強,錢多勢大,就因為說了一句「皇帝的新衣」,就有牢獄之災了。早前有手足,因為包裡有鐳射筆,也被判監。一個社會沒有安全感,即使樣樣都好,也都是早走早好。

二是公平。公平包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教育、醫療、就業、投資等方面的公平。沒有公平的社會,就是別人有的機會你不會有,別人得到的待遇你得不到。這種社會要講權勢,講關係,講利益輸送,你要在社會立足,要多受氣多費力,因為你得不到公平對待,你可能永無出頭天。在大陸,紅二代各大家族把國民經濟各大領域劃分勢力範圍,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一手遮天,而底層人民就只有望天打卦,這便是社會公平的問題。

三是人權法治,這個大家都懂。現在中共已正式宣佈三權分立不存在,立法會控制在政府手上,司法部門也要聽行政部門指揮,日後香港和大陸一樣,市委書記和市長就是太上皇,他們說的話就等如聖旨,所謂的人權和法治便都虛設,對普通人沒有意義。

四是教育。政府已宣稱日後將在學校實施愛國教育,說白了就是洗腦。如果你不情願自己的孩子給政府洗腦,擔心孩子對世道人生的理解與自己南轅北轍,擔心孩子每天從學校回來,都要和你辯論,那你就要想清楚,要不要在這種地方待下去。

我認為,只要把以上四件事想清楚,其他都是次要的,其他都只是你為了逃避整個社會大環境惡化,而必須付出的代價。

俗話說針無兩頭利,天下沒有不須付代價的好事,問題是那些代價和你日後要面對的生活困境孰輕孰重。如果你明白,對自己和家人最要害的事,是安全感、公平、法治和教育,那此外其他的各種問題,都等而次之,那你要下決心就不那麼艱難。

因為反送中運動,因為普世價值的道義,世界上很多國家近期都對香港人伸出雙臂,但這種優待不是經常發生的事,這種政策也不會長久持續,蘇州過後未必有艇搭,這也是一個問題。

香港人今日可以自由出入境,這種自由沒有人可打包票。中共建政初期,出入境也沒有管制,一夜之間一個行政命令,就全國範圍實行封關。今日政府說「留島不留人」,似乎不在乎香港人移民,既然不在乎,又何必搞什麼不承認BNO的反制政策?大量移民會會徹底走資,百萬人離開,那就是天文數字,中共不會不肉痛。萬一有一天政府發癲封了海關,那時要離開香港的人,就像今日大陸人一樣,要向政府提交申請,要符合各種條件,人能不能走,錢財能不能跟身,子女能不能同行,這些都沒有人知道。

移民是困難的選擇,下決心不容易,但不下決心就永遠都走不成。苛政猛於虎,這是最大的問題,孔夫子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這是千古不滅的定理。至於沒有條件走的,當然就不用想,只是要做好長期隱忍的準備,雖然中共有多長的命,那也沒有人知道。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要走則義無反顧,不走則忍氣吞聲)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部桃群聚案成挑戰 鄭文燦坦承:防疫壓力大

【影片】老了沒人租屋給你? S大:錯誤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