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改議員宣誓法規, 新「愛國者治港」定義引發對民主選舉的擔憂

·12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國慶日親北京香港群眾揮舞五星紅旗巡遊(1/10/2020)
民主派質疑「愛國者治港」扭曲「港人治港」意義。

香港特區政府周二(2月23日)公布議員宣誓新規,明示區議員同樣需要宣誓效忠香港和《基本法》。 就在一天前, 中國主管香港事務部門對「愛國者治港」提出更詳細定義,預示北京可能會依據《港區國安法》整頓現有選舉制度。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星期二(2月23日)宣佈向立法會提交立法草案,要求除立法會議員外,區議員也須宣誓就職,並訂明被認定違反誓言或沒能有效宣誓,將被禁止參選五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稱,愛國但不承認社會主義是「說不過去的」。

此前,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發表演講,提出必須在北京中央主導下「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並提出多項「愛國者治港」標凖。夏寶龍並未明言不得反對中共,但稱中共創立並領導「一國兩制」事業,擁護「一國兩制」但反對其創立者和領導者是「自相矛盾」。其言論引發北京即將出台政策整頓香港選舉的揣測。

香港立法會自2020年11月泛民主派總辭後幾近不存在反對派議員,18區區議會則自2019年選舉之後由民主派佔優。民主派人士擔憂宣誓新規令其參政空間被進一步擠壓。

特區政府以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病為由,將原定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延至今年9月舉行,而負責於2022年選舉下一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委員也將在今年12月選舉。由於後者牽涉到立法會議員與區議員參選選委資格,港府與北京近期內對選舉辦法作任何修訂,都很可能波及這兩場選舉。

由於目前香港立法會已由親北京陣營佔絶對優勢,預料港府這次修法將能順利通過。

議員宣誓法律將如何更改?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稱,這次立法草案旨在根據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2016年第五次對香港《基本法》「釋法」和在2020年6月頒布的《香港國安法》,對香港公職人員宣誓法律作出修訂。

這份《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將修訂《宣誓及聲明條例》、《立法會條例》與《區議會條例》。其中,民選公職中此前只有立法會議員須宣誓就職,修法將要求區議員也須宣誓就職,聲明其「擁護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曾國衞強調這是源於《香港國安法》的有關規定。

草案要求有宣誓人必須以」真誠及莊重「的態度,「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法定誓言。任何人故意以行為、語言、服飾、道具等方式褻瀆宣誓程序,或故意歪曲誓言,都會被裁定為宣誓無效,不得重新宣誓。

修法包括一份「正面清單」和一份「負面清單」,符合正面清單行為者即被認定為「擁護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做出或有意圖做出負面清單行為,即被視為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等同違反誓言。

正面清單行為包括:

  • 擁護中國《憲法》與香港《基本法》確立的香港憲制秩序

  • 維護中國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及國家安全

  • 擁護「一國兩制」原則

  • 擁護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目的

  • 忠於中國

負面清單行為則包括:

  • 危害國家安全

  • 拒絶中國對香港行使主權

  • 宣揚「港獨」

  • 尋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

  • 侮辱貶損國歌等中國象徵

  • 無差別地反對特區政府提出的議案

修例之後,原有不同法律規定由不同人員監誓不同公職,將劃一由行政長官或其授權人士為法官、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區議員監誓。

立法草案還主張,要是任何議員被認為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要求,或違反誓言,特區律政司司長可隨時對該議員提起法律程序,即時將其停職。若法庭最終裁定有關議員喪失議席,則其五年內不得參選。

曾國衞提到,現行《刑事罪行條例》第32條已能規範作出虛假聲明行為——即俗稱「發假誓」——的處罰細則。該項罪名稱為「在司法程序以外的情況下經宣誓後作出的虛假陳述」,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處7年監禁,另加罰款。

曾國衞否認這次修法針對任何政黨或個人,又說中國《憲法》第一條就已訂明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愛國之餘不去尊重、承認甚至破壞作為我們中國本質特徵的,由中國共產黨帶領的社會主義制度,我想怎樣都說不過去」。

曾國衞再說:「你不可能說,我愛國,但我不愛中國共產黨帶領的那個……或者說不尊重,那是講不過去的。」

曾國衞又說:「今次修例工作目的是凖確落實《基本法》第104條和人大常委會就其(104條)的解釋,以及其他公職人員的宣誓規定,履行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我們相信《條例草案》對維護特區憲制秩序,進一步確立『愛國者治港』,有重大意義,也有利於『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曾國衞表示,草案通過後,民政事務局會盡快安排現任區議員宣誓,他否認修例是針對任何政黨或派別人士,強調目的是完善宣誓安排,進一步落實「愛國者治港」,令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夏寶龍的「愛國者」定義

夏寶龍是在北京一場由全國港澳研究會主辦的研討會上發表演說,提出有關要求。該研究會是港澳辦支持成立的官方智庫。

夏寶龍首先複述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對「港人治港」的定義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理香港」,然後稱:「反中亂港分子、『港獨』等激進分離勢力通過各類選舉進入特別行政區治理架構,包括立法會、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區議會等機構。他們利用這些平台散播『港獨』主張,抗拒中央管治,煽動對內地的不滿情緒,肆意阻撓特別行政區政府施政,損害香港市民福祉,不惜讓全香港社會付出沉重代價。」

「他們與街頭暴力分子一樣,都是政治上徹頭徹尾的『攬炒派』,是香港的亂源,也是國家的禍害。如果任由反中亂港勢力一步步奪取香港的管治權,為所欲為,肆意從事各種危害國家安全和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活動,如果任由外國勢力干預香港選舉等政治事務,大家想想,香港的前景會怎樣?香港還有安寧之日嗎?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還能保持嗎?香港居民最為關注的住房、就業等重大民生問題還能有效解決嗎?『一國兩制』還能順利搞下去嗎?!」

夏寶龍稱,治港者必須「深刻認同『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旗幟鮮明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確定的憲制秩序,充分尊重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正確處理涉及中央和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有關問題,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堅守『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堅決反對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

夏寶龍還提出何謂「不是愛國者」:

  • 從事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活動、

  • 利用各種手段歇斯底里地攻擊中央政府

  • 公開宣揚"港獨"主張

  • 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

  • 乞求外國對華對港制裁施壓

  • 觸犯《香港國安法》

  • 挑戰中國國家根本制度、拒不接受或刻意扭曲香港憲制秩序

  • 「攬炒派」——不惜把香港毀掉,以此來裹挾民眾,脅迫中央

  • 反對中國共產黨——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

夏寶龍繼而稱,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最關鍵、最急迫的是「要抓緊完善有關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

他最後說:「我今天講的許多話其實是『老調重彈』。考慮到香港和國際社會總有一些人有意把我們的好曲子唱跑調,甚至荒腔走板,我們有必要再把老調彈奏得響亮一些、清晰一些,把唱歪的調子再正過來,這叫以正視聽!」

林鄭月娥:每逢爭議就有鼓吹仇視北京言論

夏寶龍的言論發表之後,數家香港媒體引述親北京消息人士稱,北京將在下周開幕的全國「兩會」上出台法案,修改香港選舉辦法。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明言,他相信北京將一部到位,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新選舉辦法,繞過香港《基本法》所規定,由香港特首主導的「政改五部曲」。

特首林鄭月娥連續兩天被追問對夏寶龍言論的看法。星期二她在主持行政會議前說:「我們為什麼會去到這個地步,要由中央層面來解決香港的政治體制,包括選舉制度一環,夏主任已經不厭其煩地回顧了在回歸以來這二十多年,每次碰到這些社會上相對有一定爭議性的議題,也是會產生這種鼓吹仇視中央和特區政府的言論。」

「中央在如此擔心的情況下,為了讓情況不惡化到令『一國兩制』難於貫徹落實下去,是需要由中央層面來解決這個問題。國家安全如是、政治體制如是,所以亦是一貫的考慮,跟本人在任內能否創造條件,由我們按著《基本法》去做,是沒什麼直接的關係。」

在夏寶龍演說前夕,中共中央級官方媒體與受中共單位直接控制的香港媒體接連發表文章,強調「愛國者治港」的正當性。

新華社1月31日發文評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聽取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述職時稱,「『愛國者治港』是事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根本原則」;《人民日報》2月2日刊登評論文章稱,「著眼於香港的長治久安和長期繁榮穩定,系統謀劃『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完善工作、貫徹落實『愛國者治港』等根本原則,是天經地義,也是現實需要」;香港《大公報》2月4日刊登廣州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屠海鳴文章稱,「區議會是特區基層治理體系的一部分,肩負著服務社區居民的職責,議員建議安排的項目也大多由公帑支付。然而,本屆區議會充斥著大批政客,一年多來,服務市民的業績很差,政治爭鬥的興趣很濃……唯『愛國者』,才能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展示才華,鍛煉和提升管治能力」。

2月19日,新華社刊發對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韓大元教授的採訪稱,「要落實『愛國者治港』,有必要在法治軌道上進一步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循序漸進地推進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以確保香港選舉安全」。

香港民主派:前景黯然

夏寶龍的言論讓香港民主派再次談起「DQ」一詞。「DQ」乃英語「disqualification」(撤銷資格)之縮寫,2016年第五次人大釋法之後,六名「港獨派」與本土派議員因此被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DQ」從此成為香港政治常見用語。

《明報》引述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分析稱,夏寶龍所稱觸犯《香港國安法》便不是「愛國者」的定義,有可能比刑事罪行檢控門檻要低,但具體要視乎當局最終定出怎樣的候選人資格審查機制。陳弘毅說:「有些情況或不構成可檢控的罪行,但亦被視為勾結外國、顛覆國家制度。」

泛民主派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資深大律師認為,夏寶龍的主張與最新傳出的選舉制度改革,與1997年主權移交前北京在《基本法》中承諾的特首與立法會雙普選相比,落差甚大。他對香港媒體評論說,北京是要建立「可被操控的選舉方式,以包裝實質委任制」。

泛民陣營中以民主黨資歷最深,當中不少成員被視為「民主回歸派」,黨綱也表明「堅決支持香港回歸中國」,但其元老也多有參與香港支聯會活動,被親北京陣營質疑敵視中共。《星島日報》引述現任民主黨主席兼南區區議會主席羅健熙稱,他不清楚民主黨是否被列為「愛國」,民主派仍有多少參政空間也屬難料,但羅健熙強調民主黨不會改變路線,會維持既有立場及原則。

香港眾志前副主席,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對《立場新聞》稱,她不意外北京要收緊對港管治,但形容目前形勢猶如兩人在下棋,其中一方眼見形勢不利,「翻桌」要求重來。

《蘋果日報》則引述一位匿名民主派人士稱,誰是「愛國者」的解釋權在北京手中,「今天能讓你當選,明天可以DQ你」。民主派以後能否再參選,他感到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