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訂《個資條例》之脅迫與維穩作用

·4 分鐘 (閱讀時間)

《華爾街日報》2021年7月6日報導,針對惡意將他人之個人資料上網導致遭騷擾的「起底」行徑(在台灣與中國也稱「肉搜」),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5月提出了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以下稱《個資條例》)修訂建議罰則,最高罰款100萬港元(相當於128,800美元),並處最高5年的監禁。包括谷歌、臉書和推特在內的「亞洲互聯網聯盟」(Asia Internet Coalition, AIC)於6月25日致函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鐘麗玲(Ada Chung Lai-ling),表示「…擬議中的香港《個資條例》修正案可能使科技公司當地員工面臨網上內容有關的刑事調查或起訴風險。…避免科技公司受到這些制裁的唯一辦法就是避免在香港投資和提供服務,從而使香港企業和消費者得不到服務,同時也創造了新的貿易壁壘」。

2019年「起底」爭議延伸到2021年法律戰

港府這次的修法,其實是延續自2019年迄今的「起底」爭議,源於香港傳媒及民運人士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以及這兩年反香港《國安法》的過程中,將港警個人資料以及車牌起底。鑒於港媒過去慣於利用香港運輸署的查詢系統調閱車主身分,2019年底運輸署故意修改申請查閱表格,令記者追查車牌時容易掉入申報虛假資料的法律陷阱。香港電台知名時事節目《鏗鏘集》編導蔡玉玲便因報導2019年新界元朗事件,分析事件期間出現的車輛、車主與事件關聯,因而遭拘捕定罪罰款。但維權人士曾指控港警選擇性辦案,對於親中建制媒體同樣行徑並未起訴。

此外,香港《個資條例》對於新聞報導亦有豁免,因此呼籲建議港府對於申請查閱表格予以修例。只是,港府這回修例竟是動到《個資條例》與網路服務科技業者頭上,頗令外界始料未及。

港府釜底抽薪清理「起底」戰場

香港民間網民對於「起底」的功力,不在傳媒之下。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對於中國小粉紅在百度「帝吧」討論版上發起出征活動,號召進攻當時香港反送中團體活躍的「連登」論壇,結果號召的人卻反遭香港網友起底,其個資、銀行帳號、餘額、甚至高考分數都被公開。除了港警之外,依據香港《國安法》設置代表中共中央的「駐港國安署」在港活動一年,相關人員也不免有遭「起底」可能,甚至不排除曾遭「反送中」運動期間形成的「勇武派」份子暗中制裁教訓。

鑒於英國殖民香港時代的歷史經驗教訓,北京對於在港特工安危特別敏感,因此港府不太可能讓北京接連吃悶虧而沒有應處動作。為了避免北京疑神疑鬼,港府除了在中共建黨百年之前趕撤我國駐香港及駐澳門辦事人員,也對「起底」祭出《個資條例》修訂案,將「起底」行為之相關「法人」(person) 列為刑事究責對象。

此舉無異於將相關網路科技服務業在香港從業人員予以匡列究責,圖藉此逼迫科技業者主動偵測審查並下架「起底」相關內容。果真如此,科技業者為保香港員工免受刑罰,反而會成為打壓言論自由的幫兇。港府的用意,形同釜底抽薪,即使異議人士有辦法去「肉搜」,也讓其無處可以「起底」,讓起底的人發揮不了監督、恫嚇或報復的作用。

港府師法北京以資安法規脅迫科技業者

港府這般行事作風,頗似北京近期對於國內外科技業者之脅迫作為。中共網信辦以網路安全法不當蒐集資料以及資料不當傳輸境外之國安疑慮,先對美國特斯拉電動車設限,影響市場消費意願後,進而收保護扶植國內電動車廠商之效;後又以類似理由對阿里集團之「滴滴出行」在美上市之舉下重手,以達到打壓異己、殺雞儆猴的維穩效果。港府這次修訂《個資條例》,應該是效法北京,以資訊安全相關法規脅迫網路科技業者配合管制言論,進而達到其維穩目的。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網路安全所助理研究員。本文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刀劍神域」主題快閃餐廳來了!外帶套餐還送限量禮物!

【影片】疫情大大影響生計 房貸車貸繳不出有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