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半年報告書續評國安法:英國考慮停派法官赴香港終審庭有何影響?

·9 分鐘 (閱讀時間)
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各級香港法官(13/1/2020)
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英國法院一直有派員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

英國外交大臣在新一期《香港半年報告書》中提出,因應中國頒布《香港國安法》,將考慮停止派遣英國法官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分析人士向BBC中文表示,一旦落實,將對香港司法形象帶來負面影響。

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英國駐港澳總領館漢化名:藍韜文)星期一(11月23日)在呈交英國議會的報告中說,將與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勳爵(Lord Robert Reed)展開討論。韋彥德勳爵稍早前也曾提出相同建議。

拉布外相重申,中國頒布《香港國安法》是違背其對香港事務的國際責任,該法已對香港造成明顯的寒蟬效應,壓抑香港人民行使基本權利與享受基本自由的程度。

中方未見集中評論有關終審法院的內容,但中國外交部星期二(24日)「強烈譴責」英方報告 「對香港事務顛倒黑白,說三道四」,外交部駐香港公署指責英方「語帶威脅干涉特區司法法律事務」。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則形容英國把「雙重標凖」發揮得「淋灕盡致」。

掌管香港所有法院的香港司法機構回應BBC中文記者查詢時稱,對英方最新表態沒有評論,但重申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曾在今年7月的一份聲明中說:「司法機構的獨立性和法治乃是香港社會的基石,並受到《基本法》的保障。」

「保持和維護司法機構的獨立性和法治,乃是香港司法機構的使命和憲制責任。」

拉布外相在這次《香港半年報告書》中怎樣談論香港司法?

這是英國外交部第47份《香港半年報告書》,也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頒布《香港國安法》,和英國外交部9月份改組成外交、聯邦事務及發展部之後,英國政府首次呈交英國議會下議院的《香港半年報告書》。報告正文只涵蓋2020年1月1日至6月30日之間事態,但拉布在報告前言中也談論了《香港國安法》頒布後之情況。

拉布續說:「本人剛剛開始跟大法官(兼司法大臣)及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勳爵初步探討,在什麼情況下我們應該決議,不再讓英國法官擔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職位。」

英國《金融時報》星期二報道,拉布與大法官兼司法大臣羅伯特·巴克蘭(Robert Buckland;英國駐港澳總領館漢化名:白樂彬)致函韋彥德勳爵稱,政府認識到派遣法官的決定權在司法機關,但法官與政治人物在「維護與捍衛領先世界的英國司法體制的聲譽」方面有著共同利益。

兩位大臣也在信函中承認,目前判斷北京有否「嚴重損害」香港司法獨立為時過早,但希望韋彥德勳爵能說明,一旦出現這局面,英國最高法院將採取什麼措施。

目前香港終審法院除了首席法官馬道立外,尚有三名常任法官,和兩組非常任法官。其中,前任香港法官有四名,來自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有13人,分別為九名英國法官、三名澳大利亞法官和一名加拿大法官。

九名英國法官包括了韋彥德勳爵與上一任最高法院院長何熙怡女男爵(Lady Brenda Hale)。《金融時報》指出,何熙怡女男爵10月參加一場網上研討會時說:「我從未(在香港終院)聽審,起碼它也沒有安排我去聽審……要是這真的發生的話,我還真得嚴肅地問自己一道道德問題。」

此外,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賀知義勳爵(Lord Patrick Hodge)獲提名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目前正等待特首林鄭月娥根據立法會意見正式任命。他將接替9月份辭職的前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首席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施覺民辭職時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稱,他是出於對《香港國安法》的擔憂而辭任香港職務。

韋彥德勳爵在《香港國安法》頒布後曾就英國法官在香港終院之角色發表聲明稱,英國最高法院將持續評估局勢發展,並與英國政府討論。英國最高法院法官能否繼續在香港終院服務,「將視乎該等服務是否符合司法獨立與法治」。

香港法律界有何看法?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對BBC中文記者指出,多年來,海外法官在香港終審法院服務,有其重要意義和貢獻。他不希望事態發展到海外法官不願留在香港終院服務的地步。

張達明說:「我個人認為不太應當由英國的行政機關來做這決定,而應當讓司法機關決定能否留在香港終院服務。」

張達明認為,一旦英國法官自主不再服務香港終院,將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如果法官作為行內人都覺得不能服務下去,將嚴重打擊香港法制。「反而要是由政府作出這決定,滲入了政治,外間將更難評估問題出在哪裏。」

張達明指出,由於終審法院每次由首席法官、三名常任法官和一名非常任法官組成合議庭審案,因此英國法官一旦退場,實務影響仍可克服,「但過往大家能對我們的司法有信心,海外法官留下來的象徵意義是很重要的」。

烏雲密布下的香港維多利亞港(31/5/2020)
西方國家對《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能否維持高度自治有所懷疑。

前香港立法會民主黨籍議員,資深律師何俊仁認為,英方或許想要向北京表達強烈態度,但「沒多少好牌在手中」,所以才提出不派遣法官出任香港終院非常任法官。

何俊仁對BBC中文記者說:「這樣的做法有其政治效果,會打擊香港司法制度的公信力,但可惜的是,中國或香港不會理會這樣的動作,甚至會覺得這些法官可有可無。長遠受損的最終是香港。」

他認為一旦海外法官撤出,外資將有心理壓力。

「然而香港人擔心我們的司法制度能否維持下去,我相信會有很多人期望有些(海外)法官留在這裏,有膽提出異議,批判一些不公平的判決。」

10月28日,香港立法會資深司法任命建議小組委員上,幾位位建制派議員兼律師曾對任命賀知義勳爵出任終院非常任法官提出質疑。其中,何君堯提出應考慮任命南非、印度、汶萊、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法官,質疑港府嫌棄這些國家的司法水平偏低;周浩鼎質疑海外法官能否對「一國兩制」與《香港基本法》有「充分正確認知」。

隸屬中國政府僑務系統的香港中通社上周發表特稿談論香港司法改革,當中引述何君堯稱,香港司法系統中有「五眼聯盟」的法官「存在明顯政治傾向,可能嚴重影響司法獨立」,「必須及時糾正」。

《香港半年報告書》這次還說了什麼?

拉布在報告序言中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香港國安法》,11月11日頒令確立取消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理由,並導致四名民主派議員被即時撤銷資格,繼而引發泛民主派總辭,均違反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中「香港特區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的條文。

他指出,為此,英國推出英國國民(海外)新安排,並有望於2021年1月31日啟動,又中止了英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條約,和把對中國的武器禁運擴大至香港。

報告還記錄了1月份美國人權觀察組織執行長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被香港拒絶入境「六四」事件燭光悼念晚會首次被禁中學通識教育科遭親北京言論批評等事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二在例行記者會上評論說:「香港已經回歸祖國23年,英國政府還在通過發表所謂《香港問題半年報告》對香港事務顛倒黑白,說三道四,對中方進行無理指責,我們對此堅決反對,強烈譴責。」

「過去英國在殖民統治時期,沒有給過香港民主。今天,英國也沒有資格當判官。我們敦促英方摒棄殖民主義思想,收起虛偽和雙重標凖,停止干涉別國內政,早日回歸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凖則的正道。」

當天早些時候,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聲明稱,「英方違背承諾、一意孤行推進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簽證政策,單方面暫停與香港移交逃犯協定,肆意破壞雙方正常經貿合作,語帶威脅干涉特區司法法律事務」,「我們正告英方:醒醒吧,別再做干預香港事務的殖民舊夢了!」

特區政府林鄭月娥本人也分別評論了英方《半年報告》。林鄭月娥在Facebook發文說:「報告批評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國家安全法》,說是違反『一國兩制』和香港的高度自治,但大家都知道英國有相當完整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而其秘密情報機關MI5和MI6更是世界知名;《香港國安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主要責任,我難以想像英國會把國家安全工作交給地方政府和當地警察。這不正是維護『一國兩制』、尊重特區高度自治嗎?」

「報告又批評特區政府因疫情把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舉行,難道英國政府忘記了它們早於今年3月已通過法例把原定在5月7日舉行的地方選舉,包括倫敦市長選舉,押後一年,並延續現任議員的任期一年嗎?當時所持的理由亦是新冠疫情,難道香港選民的安全比不上英國選民的安全嗎?」

「我和特區政府會繼續堅守原則,依法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