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經慢慢「新疆化」

李昱孝
上報

《紐約時報》11月16日揭露了從中共內部流出如何大規模監禁穆斯林的秘密文件。在這四百多頁秘密文件當中,有96頁習近平的內部談話、102頁其他官員的談話、161頁監視控制新疆人的命令與報告和44頁對當地官員的內部調查。其中包括中共提供地方官員指導他們如何應對被捕人士子女的問題的「教戰手冊」,也清楚的顯示習近平在一系列內部談話中所透露對於新疆的強硬態度。

「黨是幫你們家人治病,你們要感激」

自2017年以來,專家估計約有兩百萬穆斯林少數民族被新疆當局拘禁於再教育營。在2017年當時,為了應付這些被捕人士子女在暑假返回家中發現家人不見的各種狀況,中共要求新疆當局提供一系列的「輔導」,與他們「談心」給予他們「溫暖」。當學生問到家人去哪了,中共要當地官員告訴他們:「你們的家人在政府的培訓學校,他們在那裡不用付學費、吃住也免費,生活標準甚至比現在好,你完全不必擔心。」

如果學生問到家人為何被送到那裡,他們會回答:「因為他們染上宗教極端暴力的思想,為了根除思想的『毒瘤』他們必須被隔離治療,這都是為了你們家庭幸福著想。」另外,中國似乎使用一個評分系統來決定誰可以從教育營中被釋放。文件指示官員告訴學生,他們的日常行為、參加訓練會議的狀況都會影響家人的分數。

這份教戰手冊考慮周延,看似安撫實際上語帶威脅。中共先用治病來合理化拘禁的行為,聲稱會解決他們的生活困難來消除反抗的藉口,再暗示若不遵守接下來的規定家人就永遠回不來,甚至還告訴他們:「一定要珍惜黨和政府提供的這次免費教育機會,徹底清除錯誤思想,並且學會漢語和就業技能,為將來你們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打好基礎」。

為了將阻力降至最低,中國的再教育營再小也要將所有成人給關進去。文件指示,就算是年紀大到無法有暴力能力的老人也無法豁免於「病毒」的侵入。當一個家庭只剩下無法獨立的學生,新疆社會的反抗能力可以說蕩然無存。

習近平的恐怖主義

習近平推動大規模監禁的想法可以被追溯到2014年時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新疆視察所發生的暴力事件,包括在烏魯木齊的自殺炸彈攻擊和中國西南部的火車站砍人事件。對此習近平發表一系列的秘密談話,表示烏魯木齊反恐部隊的手段太過簡單,應該要像那些激進份子一樣殘酷,而且要「毫不留情」,並呼籲使用「專制」的工具來消除那些新疆伊斯蘭激進份子。

他把伊斯蘭極端主義形容成是一種「相信了就會上癮的傳染病」,要解決它就需要一段陣痛期、一個干預的治療。對於伊斯蘭宗教活動近年的公開盛行他感到震驚,暗示前任領導人透過經濟發展來遏制新疆的動亂是不夠的,應該在意識形態上重塑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思想才能解決問題。

習近平之所以採取強硬的政策,很大原因在於他把蘇聯解體當成是中共失權的借鏡。他認為蘇聯解題的原因就是因為在意識形態管理上的鬆懈以及領導過於軟弱。因此他強力打壓新疆以防止這種「暴力」擴散到中國各區、影響到共產黨不可動搖的形象,同時也打壓各地的異議份子或人權律師。習近平說:「發展是第一要務,是實現長治久安的基礎,這是對的,但不能認為發展起来了一切問題就能迎刃而解了。」由此可見,社會發展從來都不是習近平最關注的,中共產黨的統治及形象才是,而且任何事情都不能與它牴觸。

此外,習近平稱新疆伊斯蘭激進主義的根源在中東,警告阿富汗及敘利亞的動亂很可能成為維族獨立勢力和暴力「恐怖行動」的動力,因此需要有大規模的監視和情報工作來消除這些反抗力量,新技術必須成為解決方法之一,像是人臉辨識、基因檢測、大數據,還強調可使用「社區告密者」這種舉發的老方法,並要求官員研究美國如何應對911事件。

不難發現,習近平試圖將911事件的恐怖主義與新疆激進份子的行為畫上等號,但這兩者在本質上是很不一樣的。中國官媒將香港示威者形容成「暴民恐怖份子」就是同樣手法的實踐:只要不符合中共利益就是顛覆政權,也不管中共是否需為抗議負責,如果演變成暴力衝突就正中中共下懷,中共只需貼上「恐怖主義」的標籤之後(示威者為暴民)同時鼓譟一些愛國意識(我是護旗手),不久就可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合理鎮壓(港警不合比例原則的暴力行為)。這也是為何香港《基本法》第23條一直有爭議的原因,因為「國家安全」對中共來說就是個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自助餐,適用於各種掌握在其手中的各項事務。

擅自主張的後果

另外《紐約時報》公布的文件中還包括前莎車縣(位於新疆南部)委書記王勇智的認罪書。當時在任的王勇智為了解決民族不滿的情緒而推動經濟發展之外,宣布在家中放《可蘭經》沒有錯,並鼓勵中共官員讀《古蘭經》來更佳了解維族的傳統。後來實行大規模拘禁,一開始的王勇智展現服從而且對任務充滿熱情,直到後來認為這樣的鎮壓可能帶來反彈,而且沒有任何適度空間的拘禁命令只會毒害新疆的民族關係,同時,他也擔心大規模拘禁會讓他無法獲得升遷所需要的經濟發展。

後來他下令釋放了七千多人因此被剝奪權力、起訴。中國為了以儆效尤,以「嚴重違背黨中央治疆方略」將他定罪,並稱王勇智貪腐至極而且不是維族人的朋友,因為他曾逼迫一千五百個家庭在寒冷的冬天搬到沒有暖氣的公寓。但王勇智的政治罪名並沒有對外公開,而是藏在內部報告。這份內部報告說,他拒絕「應收盡收」,也就是只要被認為受到伊斯蘭極端主義所影響的人,就該全部拘禁。中共全面壓迫新疆的政策,可說毫無空間可言。

《紐約時報》發表這篇文章之後,中國會有什麼樣的回應可想而知。中國外交部回擊《紐約時報》的報導,認為他們以「移花接木的手段和斷章取義的拙劣手法來炒作所謂的內部文件,並試圖抹黑污衊中國反恐的努力。」而在上個月底也發生類似的情況。當時,聯合國大會上在審議關於新疆的人權問題時出現了兩大陣營「一種再教育營各自解讀」的狀況。由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洲等共23個國家組成的一方共同譴責中國的行為,要求中國要尊重人權以維持對國際社會的義務與承諾,並希望中國能讓國際專家進入新疆以監督其人權的狀況。

對此,另一大由中國、俄羅斯、埃及、緬甸、北韓、奈及利亞等54個國家(部分曾有不良人權紀錄)所組成的陣營則發表一份共同支持中國的聲明。這份聲明反對有關國家將人權問題政治化,還讚賞中國在新疆的「反恐計畫」有成,設立了「職業培訓中心保障新疆人民的基本人權」等等。中國官媒則用「绝大多数国家坚决反对美国等国借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為題來報導,標題風向及內容安排與大部分西方媒體呈現幾乎完全的相反與對立。

其實中國對於人權、民主等他們視為中共統治威脅的處理及散播謠言方式其實不難理解,不外乎先將這些威脅貼上標籤,再對內向人民把西方各國尤其是美國,塑造成藏懷陰謀、干涉內政、假民主的形象,因此,從中國對新疆問題的處理方式,應可推斷香港日後會遭遇到什麼對待,也或許可以說香港已經慢慢的在「新疆化」。從上述聯合國分成兩大陣營對於人權普世價值的對立闡述,我們更該注意的是認同中國的國家們的反應,警戒類似的人權危害將不只會被侷限在中國而會在那些國家發生—當新疆與香港的人權危機成為其他威權國家掌握國家權力的模板。

※作者為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成員、政大外交所研究生tasc01.jli@gmail.com(本文由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成員共同討論完成)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傅崐萁無黨參選是否支持 韓國瑜“情感”“政黨”兩邊為難

【影片】住親戚豪宅惹爭議 韓國瑜怒回:非常的無聊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陸男自稱間諜 上海公安:是詐欺在逃人員
警故意朝眼開槍 智利示威者逾200人失明
美國前CIA探員洩密大陸 遭判囚19年
日議員國宴失言 調戲公主:不寂寞嗎?
梅克爾接班人 強勢化解逼宮危機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