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亂升級 李顯龍的解讀和憂慮

世界新聞網

香港示威警民衝突惡化,警察三次實彈開槍,打傷學生,衝進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和學生在校園激烈衝突,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停課,美英政府相繼譴責和關切暴力,北京則指責外國雙重標準。期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從10月中旬開始,公開談話和媒體專訪就不斷提到香港情況,以及與新加坡的比較,他的觀點頗值各國借鑑。

李顯龍從管治角度、怕動亂的觀點出發,批評香港的抗議民眾不負責任,提出的要求是羞辱香港政府。他的太太何晶在社群媒體上也盛讚香港警隊,夫婦倆人的發言被大陸官媒拿來宣傳,在大陸網民中流傳。全世界一片譴責香港警方鎮壓、支持抗議民眾之際,李顯龍的看法是少數站在北京官方這邊,所以受到中共特意吹捧。這本不奇怪,但我們要探討的是,李顯龍說法有沒有道理?他的發言經不經得起檢驗?

李顯龍表示,香港與近日智利的示威顯示,政治已經失敗,民眾對體制失去信心。他擔心,如果不小心,新加坡也可能面對類似香港的焦慮和社會分裂情況。他指出,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新加坡將遭遇同樣甚至更糟糕的下場,因為新加坡更小、更脆弱。

也有人質疑李顯龍談話,是為了討好北京,失去維護自由民主的立場,因為新加坡本身就是威權和一黨獨大的體系,和中共一黨專政有些雷同之處。新加坡從來就不是西方意義下的自由民主國家,李顯龍繼承其父李光耀意志,要做亞洲價值代言人,立場自然有別於西方國家。可是更重要的,他談話的參照點是新加坡。

新加坡可能在明年提前大選,將是李顯龍退休前,最後一次領導人民行動黨面對選民。可是現在形勢險峻,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新加坡今年經濟成長面臨「歸零」的危險,各反對黨現在已共組聯盟,將以同一旗幟參選,來勢洶洶,李顯龍當然擔心。

李顯龍還敏銳地發現,政治抗議與紛亂只是表象,香港年輕人的焦慮與悲觀,和社會與經濟有關。在政治不滿的底層下,香港存在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問題,例如住房非常昂貴,許多青年人感到既然原有體制對自己無益,因此不顧後果,也要搞破壞,揚言「陪你玩50年」。

民眾對經濟的不滿,過去可經由政治與選舉發洩怒氣。但李顯龍說,在許多國家,大眾已不再信任政治菁英,傳統政黨式微,甚至號稱和人民站在一起的社會主義政黨,也開始失去民心。因此導致民粹運動興起,民粹勢力「宣稱要顛覆體制,翻轉現狀」,卻不見得能提供更好的東西。新加坡不能讓這種大眾和菁英分裂的情況發生。

在香港,特區政府只能依循北京的指示,立法會沒有決定權,又無法直選特首,政治上既沒有出路,怒氣只能轉到街頭;在新加坡,雖然有定期選舉,但是人民同樣面臨自新加坡獨立就執政至今的「萬年執政黨」,怒氣與挫折很可能引導他們倒向民粹主義的政治人物。

北京已發現香港問題的根源在貧富不均與社會問題,開始督促港府,往社會福利轉向,過去壟斷房地產的四大家族被迫捐款捐地,希望能釜底抽薪解決問題,但或許為時已晚,滿足不了街頭的民粹激情;不開放特首直選等,當然原因。

李顯龍希望防範於未然,強調人民行動黨政府為工人謀福祉和創造未來,遠勝民粹治理,因為民粹主義政府給予民眾宣洩情緒的管道,但不顧全國家和民眾長遠利益。

台灣局勢雖相對和平,但也無法自外於局勢演變。李顯龍指出,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許多年輕人不再相信只要努力就能獲得成功,那種「愛拚才會贏」的精神正在削弱。大多數台灣人認為他們的生活更糟了,雖然有政治人物如柯文哲、郭台銘感受到這股怨氣,希望跳脫藍綠對立、尋找第三條路,但是迄今尚未形成氣候。

李顯龍對香港的想法,雖然出自對人民行動黨繼續執政的憂慮,但他所指出:基層社會經濟問題,導致年輕人不滿,既存政治菁英脫離群眾,民粹主義抬頭,終究加劇情況的惡化等,其實不僅是香港與新加坡的問題,更是全世界面臨的問題。

美國川普政府系列政策號稱「讓美國再度偉大」,但黨爭常掩蓋應有的政策辯論和選擇;近日拉丁美洲到中東各國街頭,抗議此起彼落,總統與總理紛紛辭職下野,甚至流亡,足以為各國執政者警戒。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專家:搭飛機經濟艙 別後傾椅背
南加高中槍案 警方澄清死者為2名 槍手16歲亞裔今天生日
涉沃爾瑪禮卡詐騙 10個月消費百萬元 中國學生被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