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聰明的還是李嘉誠

顏純鈎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發表了一個沒什麼「高瞻遠矚」的公報,其中提到港澳,只用了「要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十三個字。也就是說,往後只要求港澳保持「繁榮穩定」就夠了,一國兩制有沒有都無所謂了。

「繁榮穩定」四字,應該寫成「穩定繁榮」,對中共來說,最要緊是穩定,沒有穩定,什麼都沒有意義,但穩定要看穩定在什麼狀態之下,穩定在一國凌駕之下,香港人哀吟無告,那種穩定是做奴隸的穩定。

「一國兩制」都不屑提起了。「兩制」在崩壞中,又是中共自己一手造成,再提「兩制」等於自掌嘴巴,而且再提「兩制」,又被香港人和國際社會拿來攻擊,更加自討沒趣。從此以後,被稱為鄧小平偉大發明的一國兩制,就被扔進歷史的堆填區。

多年來,雖然暗中的破壞早已開始,但中共假假地仍把「一國兩制」掛在嘴邊,以顯示他們還守住最初的承諾。自從去年反送中運動發端,黑警在街頭行凶,火光衝天,煙霧瀰漫,法治與自由被強權腐蝕,香港變成動亂之都、黑警之都,醜陋形象傳遍全世界,「一國兩制」早已破產,再強撐場面已經毫無意義。

中共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一國兩制的精神內核,本就以中英聯合聲明為基礎,聯合聲明失效,一國兩制的根基也不復存在。美國人取消了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意味著美國視香港為一國一制,把香港視為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既然中共自己不承認,外國人也不承認,那多年唸經一樣唸不停的「一國兩制」,也就該壽終正寢了。

對香港人來說,再提一國兩制一點意思都沒有,幫中共塗脂抹粉之餘,更是對香港人自己的羞辱。現在連中共的五中全會都不提了,索性全世界都當佢不存在,一制就一制,且看中共還能玩什麼花招。

自中英談判香港前途開始,一國兩制就是一個大謊言,不是中共沒有兌現承諾,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承諾。當初香港如日中天,大陸窮困潦倒,時勢所迫要收回香港,不得不想出一個權宜之計,安頓香港人的情緒,讓我們心甘情願接受中國收回主權,方便利用香港的優勢,幫助中共走出困境。

從一開始,中共就沒打算給香港一國兩制,那只是一個幌子,等中共渡過危機,日子好過了,隨時可以收拾香港,五十年不變只是鄧小平韜光養晦之計而已。

鄧小平在接見香港政商名流代表團成員時說,五十年後我們自己也變得更好,那時就不存在香港需要變的問題了,這句話說得太動聽,簡直推心置腹,令人信服,就讓香港人真信了。

中共統治大陸初期,信誓旦旦向資本家保證,中共會實行新民主主義制度,會保護資本家的利益。話音未落,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運動就來了,工廠商舖被收歸國有,初時還發給一點「股息」,轉瞬間就忘記有分紅這回事了,資本家的私人財產,不動聲色入了中共口袋。

建國初期實行土地改革,分田地給農民,一轉眼合作化運動又來了,土地農具收歸集體所有,集體所有又變成全民所有,全民所有又變成中共所有,中共所有最終又變成權貴家族所有,如此偷龍轉鳳,空手套白狼,全中國所有的財富都集中到極少數個人手上。

兩制冇(無)影,一國凌駕,又是新一輪財富大轉移的開始。香港行之百年的私有財產制度,不久的將來會迅速變質。最先被動用的,是我們天文數字的財政儲備,中共對這筆錢早已流口水,現在「兩制」取消了,政府凌駕一切,誰可以守住這個家底?林鄭出賣香港不遺餘力,三下五除二,這些錢都轉移到大灣區、深港同城化的計劃中去,變成中共的私產,進而變成中共權貴家族的私產。

公有財產被侵吞後,香港的大商賈們,就要操心自己的口袋了。中共對付資本家經驗豐富,知道他們的軟肋在哪裡,知道如何利用強權收服他們,派黨委書記進入私營公司,在機構內成立政府操控的工會,以各種名目巧取豪奪,這些規定動作,只要看中共如何收拾大陸私營企業,如何國進民退就明白了。

說到底,最聰明的還是李嘉誠,未卜先知,知難而退,李氏家族今晚執行李,明天即可上機,而那些對香港還「充滿信心」的商賈巨富,到時要跳船也已經晚了。

《紅樓夢》說的: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香港人如此見證「一國兩制」的夢幻泡影,除了苦笑,只好從頭開始,為自己爭取未來。(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兩制冇影,一國凌駕,丟掉幻想,堅持抗爭)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心仲介坑殺實錄 專家剖析自保六大防線

【影片】Google進駐彰化房價漲? S大:看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