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會成為新加坡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加坡和香港這兩個貿易中心早就經常被人比較。近來所發生的事件則讓人們意識到了兩者間的尖銳反差:由於中國實施港區國安法,香港正面臨市民自由遭閹割的新時代。

長達數月的大規模爭取民主示威抗議運動後,該法的支持者們稱,此法有助於給香港帶來亟需的穩定,以使人們對這個經濟重鎮繼續抱持商務信心。 反對者們則指出,一旦淪入與眾多內陸城市一樣的境地,港人感受將大受打擊,因為內地城市法治不彰、行政管理不透明。

香港律師兼作家戴安通(Antony Dapiran)指出,中國的控制侵犯了香港的自治權,而香港需要有這一自治權,以維持投資人信心。戴安通曾著有數本有關香港新近抗議運動的書。他對法新社表示,新加坡與香港截然不同,不僅是因為它不受中共干預,更重要的是,它是一個主權國家,所以它的行為符合它的主權利益,而它的主權利益與中國的主權利益在性質和規模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去年香港發生延續數月的反中抗議運動事件後,北京加快制定的新版國安法目標針對顛覆、分裂、恐怖主義和外來影響。

支持者稱,穩定繁榮的新加坡立法同樣嚴厲,涵蓋了從煽動叛亂到藐視法庭等各種罪行。在這個城市國家,除非在某公園的一個角落舉行,示威行動需獲警方批准,否則便屬違法。這些嚴厲規定一直受到人權組織批評,但受到該國多數國民的默認,並得以規避國際監督。

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的新加坡事務專家巴爾(Michael Barr)對法新社表示,新加坡向來注重在全球市場上選擇正確的站位,尤其是站在美國一邊。

在香港,新版國安法則引起很多人的憤怒和震驚。而且,該法引發西方國家的廣泛批評。西方國家認為,北京正在使香港失去其寶貴的自由。出於對司法不公的憂慮,多個國家中止實施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巴爾指出,北京促使美國將香港從市場上剔除。

談及法治,分析家們表示,外國企業現在會感覺在新加坡經營比香港更安全。新法取消了香港和內地受中共控制的法院及不透明司法體系之間的司法防火牆。

澳大利亞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專家布蘭德(Ben Bland)指出,還有哪家外國公司敢將某個中國國企或有影響力的私營企業告上法庭?

新加坡本身已是全球國際仲裁領域的中心之一。仲裁是有關各方在法庭外私下解決爭議的一種程序。 在關於新加坡有可能因業界人士決定離開香港而受益的猜測盛起的背景下,目前尚鮮有跡象顯示,會出現企業大規模撤離香港的一幕。

布蘭德表示,香港將經歷的是小規模而非大規模的外企撤離潮,“不過,若北京再要強化干預,則相關進程就會加快。”

凝煉/葉宣(法新社)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