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人士: 藉立法會參政已成絕路

William Yang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香港國安法》施行約五個月之際,香港政府過去幾周也加強打壓公民社會的力道。23日,香港著名的民主運動人士黃之鋒丶周庭與林朗彥在法庭上認罪,目前被還押等待判決。同一個月上旬,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港府取消資格,剩餘15名民主派議員因此宣布總辭。

在《香港國安法》施行之後,這些事件似乎都是可以想象、卻難以避免的結果。長期在美就學,與黃之鋒同為前香港眾志成員的敖卓軒向德國之聲表示,民主派議員總辭是個無法避免的結局,因為中國政府不斷在改變法律的定義。

敖卓軒說:「現在連立法會中最溫和的反對派議員都遭港府取消資格了。過往,這些傳統民主派的議員仍存著一種幻想,那就是只要他們不越過中國政府的底線,他們便會安然無事。然而,現在中國政府的底線不斷在改變,所以民主派議員被迫總辭,是個無法避免卻也悲傷的結果。」

敖卓軒指出,過去幾十年來,香港人不斷在爭取讓立法會成為一個完全民主的機構。然而,近期所發生的一連串事件,再次顯示香港的政治情勢正在崩壞。他告訴德國之聲:「很令人悲傷的事,在民主派議員總辭後,香港又失去了一個可讓民眾發聲的管道。」

「北京想掌控一切」

郭家麒是11月11日被港府取消資格的其中一名民主派議員。對他來說,這波大規模的DQ顯示中國政府想掌控香港的一切,並運用各種辦法來消滅香港的民主運動,讓民主無法在香港扎根。他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一旦中國政府掌控了香港的整個局勢,香港便與其他中國城市沒太大區別。」

郭家麒批評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當中所做出的承諾都是謊言。他感嘆地告訴德國之聲,香港現在已無任何民主可言,即便有所謂的「民主」,那也只是裝飾性的說法。他說:「過去香港人還能透過街頭示威或是國際游說來表達他們的意見。但現在香港的現實情況是,這些過往香港人能仰賴的發聲平台都已不存在。」

香港支聯會的主席李卓人曾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超過20年,他的社會運動經驗豐富,早在1989年天安門學運期間,便曾帶著香港人所捐贈的190萬港元到北京支援學生。他回憶1997年回歸初期,香港的民主派人士仍樂觀看待香港的未來,認為香港能在10年內達成真普選。

回顧起這段歷史,李卓人告訴德國之聲:「回歸初期,中國政府看似願意遵守當初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所做出的承諾。然而10年過後,我們發現中國政府違背了當初的承諾,所以我們初期所懷抱的樂觀態度也不復存在。」

李卓人表示,這次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是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才被迫宣布總辭。他告訴德國之聲,即便剩餘的民主派議員繼續待在立法會內,他們仍會面臨被取消資格的風險:「他們仍會被一個一個取消資格。現在香港人都擔憂未來他們可能沒有投票的權利。或是即便他們保有投票權,被提名的候選人沒有一個是他們能真正支持的。」

李卓人認為,港府最近一波DQ顯示中國政府要強迫香港邁向全面由北京掌控的道路。他直言:「除非我們能有個公平的選舉,否則香港的民主正在我們眼前快速消逝。」

「香港民主運動跌到谷底」

回首過去幾個月香港的巨變,敖卓軒說香港的民主運動現在已「到了谷底」。他指出,在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後,香港民主人士想透過立法會選舉參與政治的這條路已被阻斷。而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後,香港人也無法順利申請合法在街頭集會游行。而在國際游說的部分,香港人對於美國政治的看法有嚴重分歧,而國安法也讓民主派人士在國際上高調進行游說變得十分困難。

敖卓軒向德國之聲表示:「我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現在已跌到谷底。回顧歷史上各個社會運動,他們其實都經歷過低潮,所以或許對香港民主人士來說現階段比較好的作法是,先靜觀其變,等待下一個可以發起行動的機會。」

敖卓軒認為,他擔心在許多倡議的管道都不通的情況下,香港人會決定遠離政治。他告訴德國之聲:「部分香港人可能認為,既然現在無法上街游行,也無法參與選舉,那整個香港社會已逐漸脫離政治,所以他們也會假設整個民主運動已瓦解。但我認為香港人應該繼續奮鬥,並不要忘了參與民主運動的初衷。」

李卓人認為,雖然國安法讓整個香港社會充斥著恐懼感,但香港民主人士現在該做的,應該以反擊來對抗恐懼。他向德國之聲表示,或許去坐牢也是一種反抗。李卓人說:「我認為不論結果如何,香港人都應該繼續維護他們原有的價值觀丶權利與自由,便持續反抗中國與港府做出有損香港價值的決定。」

郭家麒則說,雖然他不認為短期內,香港人能夠繼續推動民主運動,但他呼籲香港人放眼未來,繼續透過在媒體發表文章丶在社交媒體分享看法以及在合法的情況下上街游行來表達訴求。他告訴德國之聲:「我總喜歡把東歐爭取民主的過程與香港的現況做比較。那些國家在1980年代也沒有任何民主的蹤跡,但透過人民的力量,這些國家成功建立了民主。」

雖然三人都想要鼓勵民眾不要放棄希望,但對於短期內香港的情勢發展,三人仍感到十分悲觀。敖卓軒告訴德國之聲,他認為現階段,香港的情勢會繼續惡化。他指出,不少年紀與他相仿的香港示威者都已離開香港,而那些還沒離開的,多半是因為沒有辦法離開。他說:「我們被迫在20幾歲做出一個可能影響我們整個人生的重大決定。這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李卓人則說,即便香港情勢會持續惡化,但香港人不該因恐懼而脫離政治或是他們長年奮鬥的民主運動。他說:「每個人或是組織可能都得為香港付出更大的代價。我們不知道香港還能抵抗多久,但我們也不知道中國共產黨的政權還能維持多久。所以或許我們可以想的是,看看誰能堅持比較久。」

敖卓軒向德國之聲表示,如果國際社會希望繼續聲援與支持香港,很大的關鍵取決於拜登政府上台後,會如何處理香港議題。他預測:「如果美國能夠以行動繼續支持香港,其他國家應該考慮加入美國的行列。因為多邊主義仍會是對抗中國侵略性與勢力擴張最有效的策略。」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