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建聯小花-典型「忠誠的廢物」

·4 分鐘 (閱讀時間)

香港經「時代革命」和「完善選舉制度」後的第一次立法會選舉將於日內舉行。不過對於真正有實權的18萬高薪公務員來說,其實也是很不以為然:

在「行政主導」的長期傳統下,有意從政的大好青年從來都是透過香港政府的「科舉制度」,以考試和遞履歷表見工的方式考入公務員體系,行之有效(對他們而言)。只有能力有問題、但待人接物態度上又好高騖遠的社會失敗者才會走選舉路線。今年疫情下,眾人皆無事可為但又不甘寂寞,又有一個例子衝出來證明這種說法是對的。

民建聯多年來假裝自己肩負中共對港施政的偉大任務,實情是一個由下而上、組織鬆散、意識形態不強的民間公共事務聯盟。其黨中央向來沒有史達林(或曰蔣介石時代的國民黨)式的由上而下結構,反而是不同地區人士以聯盟形式鬆散組建而成,其黨名全稱亦是民主建港「聯盟」,貨真價實,沒有欺騙你。

而自從「時代革命」爆發,和創黨主席曾鈺成退休後,其黨中央宣佈要更改工作路線,不再單純以選舉為綱,聲稱會以民主以外的其他不同方式加入政府,管治香港。其後一位當時尚未退黨、因曾與游蕙禎口角而聞名於社運界的「民建聯小花」就率先宣布退黨,用其「影響力」成功投考警隊督察,希望將來能用民意以外的另一種方式服務社會。

為方便台灣讀者理解,先說一說在技術官僚眼中,議會政客和紀律部隊職員地位的分別。以一般低級政客入門會選擇投選的「區議員」職位,月薪為港幣 $35,000(新台幣約 124,000 元)。這對很多有理想但沒專業資格、沒政府管理經驗的文青而言,是他們在香港勞工市場上就業可能獲得的頂薪點,曾經有幾多社運人士為此奮鬥一生。而學位警隊督察的起薪點則是港幣 $50,200 (新台幣約 178,000 元),比區議員高出超過四成。

根據公務員事務局資料,香港政府 2019-2020 年度公務員薪酬及有關開支是 1,356 億港元。假設平均分佈於 177,656 名政府公務員(不包括法官及司法人員、廉政公署人員和香港駐外地經濟貿易辦事處在當地聘請的人員),即人均薪酬是港幣 63,606 元(新台幣妁 226,714 元),區議員是只得香港政府平均值一半的低端人口。

本身民建聯小花在社會上經過半生徬徨的掙扎,今年初終於想得通並成功投考行政部門職位,在「行政主導」眼中也算是修成正果。怎料日前又有新聞說她因為在警察學堂受訓期間受傷,未能順利畢業,現已退出警隊,並重新入黨協助黨友打選戰。

在公務員眼中,這些人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社會失敗者」。他們首先就沒有足夠能力透過科舉制度考入公務員體系,然後又對自己不老實,幻想入黨可以直接繞過公共行政的基本訓練,靠把口講兩句忠黨愛國就能由上而下指點江山。 「社會失敗者」已經算做把他們形容得比較厚道,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則稱之為「忠誠的廢物」。

然後小花玩政黨發現沒有出路後,其實也算轉身轉得快,可是仍是自我膨脹,勉強利用「從政」的個人關係考入根本自己無能力勝任的警隊督察職位。她說是在學堂體能訓練時受傷啦,就筆者理解她的能力問題應該不止於此。

現在她連警隊的體能訓練都不能通過,彈出彈入又回到去玩選舉了。其實她懂得審時度勢華麗轉身,有投考警隊的想法,已經算是香港那一大班社運人士中比較有見識的一位了。其他比她更不如、到今日仍然沉迷在香港選舉儀式的社運文青,能力水平為何,筆者實在不敢想像。

當然,她的支持者會認為小花那種屢敗屢戰的積極人生態度,是僵化的官僚體系內傳統精英所缺乏的。這也不無道理,但也輪不到筆者評論:首先考得入香港政府的小寶寶們,就算不是特首林鄭月娥那些港大社會科學院一級榮譽畢業「由細到大都考第一」的高級政務官,也是能力穩打穩紮、服務水平有穩定保證的乖寶寶,做事不會經常失敗,所以亦不知「屢敗」為何物,夏蟲不可以語冰。

※作者為香港人

更多上報內容:

英特爾執行長預錄影片盛讚台積電了不起 很高興回到台灣「盼繼續深耕」

【影片】「2021桃園青年表藝月-藝表人才在桃園」 串聯5校6系表藝青年熱情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