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不怕子彈,香港獨立是唯一出路」 中共之手緊扣咽喉,《時代》:無助感讓港人靠向分離主義

王穎芝
風傳媒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滿整整一年,中國與港府卻陸續通過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法》,加強對香港司法與言論的控制,《時代》週刊近日報導,香港街頭的「獨立」聲音逐漸擴大,抗爭者出於得不到政府讓步的失落,原本追求司法獨立性的訴求恐將日益邁向分離主義。

《時代》(Time)週刊報導,從5月下旬以來,香港街頭開始可以聽見不少「香港獨立,唯一出路」等口號,這是過去一年來不曾有過的現象。20歲大學生W說,去年他努力抗爭,只是為了讓林鄭月娥下台以及爭取更廣泛的「真普選」,但他現在相信,獨立建國才是唯一的正確策略。

「是時候升級了,」W說。

香港民眾在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受難者,並且高舉「香港獨立」的標語、以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美聯社)
香港民眾在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受難者,並且高舉「香港獨立」的標語、以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美聯社)

香港民眾在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受難者,並且高舉「香港獨立」的標語、以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美聯社)

美國近代中國史學家瓦瑟史崇( Jeffrey Wasserstrom)在其最新著作《守夜:懸崖上的香港》(VigilHong Kong on the Brink,暫譯)指出,獨立仍然只是模糊的概念,但已經比一年前更加清晰。

「香港獨立已經從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變成被多數人視為唯一可行的方式,雖然非常激進、很難達成,但這樣才能保有他們深深重視的生活方式。」瓦瑟史崇告訴《時代》。

「反送中」如何演變至今

2019年6月9日,為了宣示反對《逃犯條例》修法的決心,超過一百萬人走上香港街頭,打破史上遊行規模紀錄。《逃犯條例》修訂的主要爭議在於,允許將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內地受審,因此反對方的示威又稱為「反送中」運動。香港民主運動者擔心,此法將導致政治犯「被消失」的命運大增,嚴重侵犯香港司法獨立性。

連續幾個週末大遊行之後,港府試圖解散、鎮壓集會的力度升級,示威也逐漸演變為零星且激烈的抗爭游擊戰,香港警隊也不手軟,從催淚彈、水炮車、橡膠子彈到實彈通通派上用場,警民衝突與警察暴力成為2019下半年不斷在香港上演的日常場景,連大學校園都成為攻堅戰場。去年至今已有超過9000位抗爭者遭逮捕,許多人被控以「暴動罪」,多數為20歲開外的年輕族群,也是反送中運動的主力。

2019年6月16日,香港反送中的示威活動,上百萬民眾參與(美聯社)
2019年6月16日,香港反送中的示威活動,上百萬民眾參與(美聯社)

2019年6月16日,香港反送中的示威活動,上百萬民眾參與(美聯社)

從1月開始,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迫使示威者減少活動,但也給予港府喘息空間,香港立法會於5月28日通過《國歌法》,將侮辱國歌的行為入罪,中國人民代表大會更在同一天壓倒性通過港版《國安法》,授權中央直接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與相關法律,打擊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外部勢力干預等四大行為,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已經名存實亡。中共近一步限縮香港自由也再度刺激民眾走上街頭,6月4日就出現了紀念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千人集會,不惜違反防疫期間的「限聚令」。

港獨理念仍非主流,但特別受25歲以下族群青睞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副教授林和立指出,抗爭者的無助感滋養了追求獨立的口號,據他觀察,分離主義特別受到25歲以下族群青睞,包括中學生與大學生都是。但他也認為,大多數抗爭者都知道獨立建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香港年輕人與北京當局之間的溝通完全阻斷,年輕人已經不相信北京願意聆聽他們的聲音,」林和立說,「香港年輕人除了改變口號,無法做任何事。」

即使在當下,獨立建國也不是大多數香港人心中的選項。根據香港民意研究中心(PORI)2019年底為路透(Reuters)做的調查,只有17%的香港民眾支持獨立建國。同為抗爭者的27歲律師Roberto也表示,自己不認為香港獨立會獲得國際支援,甚至在經濟上對香港沒有好處,但他在示威時還是會跟著吶喊香港獨立。

「我發現自己在街上會喊香港獨立,我想這是出於絕望,」Roberto說,「中共政權不願意再維持(香港自治)假象,所以愈來愈多人會說『既然如此,唯一的出路就是香港獨立。』」

「反送中」勇武派與香港警察在理工大學發生激烈衝突,警方18日陸續逮捕想要衝出校園的示威者。(美聯社)
「反送中」勇武派與香港警察在理工大學發生激烈衝突,警方18日陸續逮捕想要衝出校園的示威者。(美聯社)

2019年11月18日,「反送中」勇武派與港警在理工大學激烈衝突,警方逮捕想衝出校園的示威者。(美聯社)

「理念不怕子彈,我們將它植入民眾的腦海後,是不會被抹去的。」

在反送中運動之前,曾表態追求獨立的人也會被政府懲罰。2016年香港立法會爆出「宣誓風波」,6位泛民主派議員因為修改誓詞內關於中國與香港地位的文句,被視為沒有完成宣誓而遭取消議員資格(DQ);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中,劉頴匡也因曾在臉書上支持港獨言論,雖然他否認此事,仍被裁定提名無效;港府也將追求獨立的香港民族黨(Hong Kong National Party,HKNP)列為非法政黨,2018年英國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因為邀請該黨主席陳浩天演講,竟也遭港府拒絕延長工作簽證。

反送中屆滿週年之際,香港民主運動者滿心失落,中共彷彿還是無法撼動,司法箝制卻愈收愈緊。5月27日反對《國歌法》二讀的示威遊行上,大批警力「提前部署」,至少360人被捕,甚至還有穿著制服的國中生被上銬。一位20多歲的前線抗爭者N表示:「我看得出很多人很害怕,而且準備放棄了。」

「很顯然,北京持續擠壓香港之下,香港部分人士也更往反方向靠攏,」《烈火之城:為香港而戰》(City on Fire: the Fight For Hong Kong )作者、澳洲律師達皮蘭(Antony Dapiran)接受《時代》採訪時說。

抗爭者N則表示,《國安法》一但實施之後,幾乎不可能再談論港獨議題。他說,他現在只能盡可能把港獨理念傳播出去。

N說:「理念不怕子彈,我們將它植入民眾的腦海後,是不會被抹去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若香港被收走,中國下個目標就是台灣」撐港律師:港版《國安法》恐為所欲為,盼政院速推救援方案
相關報導》 「香港人不可憐,我們很勇敢」反送中一周年後香港自由岌岌可危 港人:盼如鳳凰浴火重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