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情:艱難謀求新冠「清零」,一項尷尬的抉擇?

·6 分鐘 (閱讀時間)
2022/01/23: Police officers in protective gear guard at the lockdown area in Kwai Chung Estate. Beginning with the Yat Kwai House at Kwai Chung Estate,
香港目前維持以清零為目標的防疫政策,對發現確診的居民樓進行封鎖,將有風險的感染者送至隔離點進行強制檢疫。

新冠疫情進入第三年,仍在謀求「清零」的香港,近日迎來第五波疫情爆發。 當局不斷升級社交距離限制措施,引發民眾質疑清零目標的合理性。

醫學專家對BBC中文指出,作為人口流動性強的國際大都市,香港很難實現完全清零;清零政策是未達到群體免疫水平時不得不採取的措施,長期看不可持續,但短期不可或缺。

香港的痛點

目前,全球不少國家轉向與「病毒共存」的防疫策略。曾經多次嘗試和香港建立旅行氣泡的近鄰新加坡去年10月宣佈,防疫策略從清零轉為與病毒共存。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稱,該國新冠疫苗接種率提高,新冠肺炎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已不是危險疾病。

新加坡衛生部數據顯示,截至1月25日,新加坡總人口中已有88%接種了兩劑疫苗。

但有香港專家指出,即使新冠最新變種病毒奧密克戎致病性低,香港也無法像新加坡那樣推行「與病毒共存」。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近日的研究發現,奧密克戎變種病毒的病毒複製能力和致病性較其他新冠病毒變種低。但研究團隊成員、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臨牀副教授陳福和指出,奧密克戎仍有殺傷力,尤其對於未接種疫苗的長者和長期病患者。目前香港未有足夠條件與病毒共存,仍要盡量避免讓病毒在社區蔓延。

「奧密克戎在沒有注射疫苗的人群裏住院、重症及死亡風險仍較高,遠高於流感。」耶魯大學全球健康政策與經濟學副教授陳希對BBC中文指出,香港各年齡段人群中,老人群體施打疫苗比例仍偏低,有很大風險。

陳希認為,與病毒共存的條件是全體人群達到很高的免疫水平,無論是通過疫苗或不幸感染後獲得自然免疫。「群體免疫水平的基本門檻受到病毒傳播能力的影響,奧密克戎下所需的群體免疫門檻可能需要至少90%的人群免疫。」

2
根據香港衛生防護中心的最新數據,目前香港78.4%的人接種了第一劑疫苗,70.7%接種了第二劑。

根據香港衛生防護中心的最新數據,目前香港78.4%的人接種了第一劑疫苗,70.7%接種了第二劑。

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病理學與免疫學副教授何邁對BBC中文指出,奧密克戎雖然毒性低,但基數大,傳染力強,「對香港當地的醫療系統還是能造成壓力」。

陳希也認為,按照香港目前的接種比例,一旦放開管控措施,即使較少比例的感染者需要住院,也會有壓垮醫療系統的風險,導致奧密克戎帶來的死亡、被擠佔醫療資源的其他疾病死亡上升,進而打擊經濟復蘇和投資者信心。

清零政策可持續嗎?

近日,香港第五波疫情急速升溫,連續多日錄得約百宗本地確診,荃灣葵涌邨出現社區爆發。香港政府推出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禁止食肆6時後堂食、取消多項大型活動等。

倉鼠
在發現倉鼠攜帶新冠病毒後,香港政府要求對這種寵物實施撲殺。

香港大學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臨牀助理教授薛達(Siddharth Sridhar)在臉書表示,香港堅持清零政策有兩大原因:首先,香港老年人疫苗接種嚴重不足,這意味著人口中一個重要的弱勢群體對新冠病毒完全沒有防護。「如果出現一次疫情大爆發,毫無疑問我們的醫療系統將崩潰。」

他認為另一個原因是,與內地通關一直是政府的主要目標,而零確診是必需條件。

但嚴格的限制措施給香港經濟帶來嚴重影響。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周二(1月25日)表示,新措施實施後餐飲業1月生意下降四成。他預計,三四月將出現倒閉潮。

另外,香港對來自中國大陸以外的入境人士仍實行21天隔離政策,取消多國直航航班。這樣嚴格的政策讓許多在港外派人員考慮離港,引起人才流失的擔憂。

去年美國商會的調查顯示,其超過40%成員計劃或正考慮離開香港,有49%的人是因為疫情相關的旅行限制。

陳希指出,清零政策是尚未達到群體免疫水平時不得不採取的措施,從長期看不可持續,但短期不可或缺。

3
近日,香港第五波疫情急速升溫,連續多日錄得約百宗本地確診,荃灣葵涌邨出現社區爆發。

他認為,香港重新開放的關鍵仍然在於疫苗。

「香港應把握住清零的窗口期,通過高效的疫苗盡快提升人群免疫水平,爭取早日重新開放。疫苗越快推進,就越有助於兼顧人群健康和盡可能地減少對經濟的衝擊。這方面,經濟體量、文化習俗、地理範圍相當的新加坡為香港提供了可借鑒的範例。」陳希說。

何邁對BBC中文指出,目前全球應對新冠病毒有幾種不同政策,一種是英國提倡的群體免疫,一種是中國的嚴格清零,還有美國走的中間路線——部分政策干預部分依靠疫苗。

他說,嚴格清零需要一些條件。「比如我們要知道病毒的來源,是否有動物中間宿主,因為你要把這些環節都給控制,才能真正從源頭上做到嚴格清零。」

他也指出,香港不像大陸,總體來說是人口流動性比較大的大都市,而奧密克戎的傳播性非常強,這種情況對於嚴格清零「相當艱難」;另一方面,香港採用了科興疫苗,人群的免疫效果會差一些。

未來疫情發展

何邁認為,全球經歷奧密克戎變種病毒之後,疫情會趨緩。

「因為奧密克戎的傳染性非常強,傳播得非常快,造成了社區大量的人感染,包括兒童,也就是說,對社區的群體免疫起了相當強勁的正面推動作用。」何邁指出。

對於未來的疫情發展,陳希預測,大流行大概率會在今年結束,但地區性、季節性的疫情會持續,新冠病毒可能將成為endemic(地方性流行病),長久地伴隨人類。

「全球分佈極為不均的疫苗注射率給了新的變種病毒很大的產生和傳播空間。我認為,我們應對的手段已今非昔比,比如高效的疫苗、抗病毒藥物、快速檢測試劑、傳統與現代通訊結合的公共衛生措施如很好地利用,今年晚些時候開始可以在保持很小的公共衛生風險下恢復經濟社會活動。」陳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