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英治下的傳統法治精神至此面目全非

·5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讀完吳靄儀博士的著作《不中聽文集》,這本書收集了她近年來有關香港法治的一系列文章,在香港近來日漸窒息的政治空氣下讀這本書,更令人百感交集。

吳靄儀是大律師,曾為立法會法律界代表,曾任傳媒機構高層,對香港的政情與法治傳統有貫徹始終的認知和經驗,她親身參與不少法律的制定,也為維護香港法治而站到抗爭最前線。直至今日,她背負「有罪之身」,為維護香港的傳統價值觀而抗爭不息,她的言傳與身教,值得年輕人學習。

這本書深入淺出解說深奧的法律常識,既重原則性的精神,也結合具體案例,撥開種種謬論的迷霧,直達清澈關鍵的內核,是我們理解和貫通法治精神的入門書。

這些文章在不同時間內寫成,依我不全面的理解,可以歸結為幾個重大議題:一是所謂法治究竟是誰的法治?二是法律須服務於人民,還是人民侍奉法律?三是香港面臨什麼樣的法治危機?四是我們如何堅持司法獨立的精神原則?

法律是社會契約,是生活於同一社會的每一個人,為維持社會正常運轉,而彼此認可的一種相處原則。一個社會沒有法律就失去規範,就不可能保持穩定健全的運作,就會瓦解。所謂法治究竟是誰的法治,這是最根本的大哉問。

專制統治者也有法律,他用他的法律來統治民眾,法律對他是沒有管束力的。相反的,民主社會的法律,不但用來約束社會的每一個成員,更重要的是約束管治政府官員。法治屬於人民,不屬於獨裁者,這是文明社會與野蠻社會的基本分野。所以我們談法治,最先應搞清楚這個問題。

法律須服務於人民,還是人民侍奉法治,這個問題從第一個問題衍生出來。如果法治是人民的法治,那法律當然須服務於人民,人民製定法律,督促政府執法,又設立獨立的司法機構進行公正嚴明的仲裁。人民守法,因為法律是人民製定,維護人民的利益,守法是每個公民的職責。相反的,若法律是統治者製定,維護統治者利益,那就變成人民在侍奉法律,統治者以法治治人。

香港面臨的法治危機,是傳統獨立的法治,變成政府統治的工具,政府將法律玩弄於股掌之上,以法律來壓迫人民,損害公眾利益,維護政府的專制統治。香港傳統的法治,並沒有賦予香港政府有壓迫人民的權力,為達此目的,中共製定國安法,以國安法凌駕基本法,侵奪普通法,徹底改變了香港司法獨立的傳統,自此之後,法律就變成政府壓迫香港人的工具。

國安法之下,香港人面臨日益痛苦的政治壓迫,我們對這種自上而下的對人民基本權利的侵犯無法抵抗,那麼我們應如何自處?我們選擇服從,慢慢習慣,最後變成整個專制體制的一部份?還是保持內心的清醒,在高壓下據理力爭,揭露獨裁者陰險毒辣的真面目?

世道在變,如果邪惡可以長命,人類就不會有今天。我們只有持守自己的良知,才能挽救香港。

香港之死自香港法治之死開始,法治死了,香港很難活下去,這是我們應有的清醒認識。中共要摧毀香港,要從摧毀香港法治做起,所以在反送中運動中,中共祭出國安法,以國法凌駕香港基本法。

看看今日,法律已成為香港政府打壓香港人的工具,法治服務於香港政府,政府以法「治」香港人,我們原本擁有的個人權利朝不保夕,這就是今日香港的現實。

那個叫練錦鴻的法官,居然在法庭上宣講他的政治觀點,為政府張目,足證今日香港部份法官,已經墮落成政府的僕從,法律不再服務於人民,而是服務於政府。香港英治之下傳統的法治精神至此已面目全非。

不幸中之大幸,今日香港已不只是香港本身,香港是世界民主與獨裁兩大陣營交鋒的前沿陣地,我們的命運不再取決於我們自己,而取決於世界兩種命運的交戰。最近美國已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重回人權委員會,當然不是回去玩玩,是回去做事的。中美兩國全方位的對抗,最終將決出勝負,國安法之存廢,不決定於中共,決定於世界兩種命運交戰的結果。

人類的法治精神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數千年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這個過程還在進行中,還有波折和困難,但趨勢卻是不可逆轉的。讀吳靄儀博士這本書,令我明白更多法治精神,明白法治是每個人身家性命的唯一保障。希望香港年輕人利用這些陰晦的日子多讀書,多了解我們的處境,提高我們的思想和理論水平,以應付未來更大的挑戰。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香港法治垂危,香港還有活路)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台V USAMEI 發影片表示被臺灣社群霸凌?網友打臉:「她本身就欠款、差評問題一堆了!」

【影片】台南 3 大旅遊景點推薦!家人旅行最適合 手作、輕旅通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