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足球 死忠球迷依然守候

來到六月,主流足球又一季曲終人散,香港也不例外,要檢視過去一年香港足球也再沒有更好的時候。意料之外是恰逢兩件大事——代表隊主教練安達臣即時離隊和又第一次有港超聯球隊牽涉「打假波」,消息證實均在同日,球迷笑稱「香港足球蒙難日」,情緒抽離地看,想想這份擔心也非徒然。

打入亞洲盃,對伊朗僅敗踢出漂亮一仗,再到亞運擊敗伊朗殺入四強,代表隊近一年帶來的足球希望,又有多少建基於無數次「雖敗猶榮」的足球幻象。理想是香港足球又元年,現實是港超十年恰如南柯一夢,盛著足球熱潮是今季未有一場本地賽事門票售罄,球證執法水平繼續為人垢病,傑志比賽每每動輒「八鬼拍門」以上(指外援加上入藉球員佔場上八人以上,本地球員機會久奉),最後亞冠盃敗得一塌糊塗,聯賽也僅得第四。

聯賽最能反映一地的足球整體水平,今年總入場人次63,490人,再創新低地平均每場僅得577人入場。就算假設今年理文未能提早問鼎,有「天皇山之戰」(最後一場聯賽定冠軍誰屬)加持下尾輪再多個4000人入場,場均入場數字也不過約610人。去年季尾曾撰文提過入場數字已經回歸「港足冰河時期」,原來低處未算底。

今年整體聯賽水平確實不堪入目,攤開聯賽榜成績有如幾季前的爭標組和護級組,差在今時港超不設升降班制度。事實是港超的升降班近幾年無論在制度上和意義上都形同虛設,港甲踢得好不一定願意升班,最後升班的又不見得有港超實力,最後就是濫竽充數。上年說「大埔甚至到季尾仍在醞釀自降,還有深水埗這種明擺著湊數的,反而不用過份苛刻香港U23」,今年回望,大埔今年有好成績,但依然再為資金煩惱;深水埗打入足總決賽,卻已經蘊釀被合併;香港U23更是「完成歷史任務」直接散班。香港U23的存在究竟是拔苗助長還是有助青訓值得辯論,這一梯隊需要高強度比賽彌補疫情的空窗期,但每次上場都輸個四五球任人魚肉,對年青球員心理鬥志又確實是一種摧殘。

屈指一算來年港超隨時不足八隊,確實亞洲足協改制後,香港的兩個洲際賽名額只需要聯賽有六隊足矣,但重回爭標護級組也好,打三循環比賽又好,那一種賽制下,同樣戲碼一年重覆對陣五六次,球迷新鮮感難免欠奉,但說到底最重要是球賽水準,一季有過半比賽強弱懸殊事甚或「海軍鬥水兵」才最趕客,近兩季的入場數字已是最好的證明。

今夏安達臣接到「不可拒絕的邀請」掛印而去,香港足球最後一個希望泡泡也被刺破,殘酷放在眼前,不見安達臣也是被金錢挖走,而運動發展最需要就是金錢。每年港甲成續優異球隊多不願升班,升超班費數目不菲,留在甲組保持業餘也更好「找外快」,港超走到第十年,香港足球的市場有多少靠「香港」的牌頭撐起大家心裡有數,激活球市不單是職業化一個港超就可以了事,整個聯賽制度的由上而下已經和大環境發展格格不入。

讓人絕望之中尚有希望,近兩年聯賽的每況愈下倒也證實一件事,反正成績再差勁內容再難看,總有一群球迷繼續默默支持,出現在每週的某個球場看台,笑言回歸「港足冰河時期」,只是數字上的事,尚有數字不能反映的討論熱度,和十年間已經建立起的球迷文化。「香港足球」依然有一定叫座力,內容如何改變,不變依然是「香港的足球」,值得香港人支持的足球。

作者》布寒野  前香港網媒編輯,飄洋來台後繼續心繫家園。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香港國安法實施四年 極權社會之孕成
面對中共統戰攻勢 融匯中華民國與台灣的不同情感記憶或為解方
關於中國資金與YouT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