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改革:民主陣營蘊釀不投票或投白票,政府擬修例規管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投票箱
香港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遭到慘敗,政府在2020年以疫情為由推遲了立法會選舉。但中央政府在2021年改變了包括香港立法會在內的選舉制度。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修改香港選舉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的方法,雖然立法會議席數目將會由70席增至90席,但透過地方直選而取得的議席只有20席,另外70席是由親北京的選舉委員會成員以及代表各行各業的功能組別議員組成,參選人需要事先經過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審查,其決定不容推翻或司法覆核。

中國和香港政府稱新決定是「填補漏洞」,「完善體制」,確保「愛國者治港」。但批評者認為,決定損害香港民主制度,令政治體制倒退數十年,新制度下將壓縮了民主派參選的空間。

有香港學者預料,獲准參選的民主派亦最多只能取得約六分之一、即15席。過往民主派在議會一般佔超過三分之一議席,擁有關鍵議案的否決權。

在2019年香港示威背景下的區議會選舉,創下了71%的投票率,民主派取得壓倒性勝利,取得大部分區議會議席。這次選舉結果成為了香港反對陣營及外國去批評北京和港府的證據,證明反政府陣營的聲音,比支持政府的大。

但如今,香港民主派陣營很多知名政客和前議員已經因示威或參加政府認定是「違法」的初選而捲入不同的官司,坊間看淡民主派未來能夠參選的可能性,一旦民主派政黨派人參選,也而要承受得罪支持者的風險。

民主派陣營正思考如何在選舉中發聲,坊間開始出現聲音,認為「投白票」或是「集體不投票」可能是抗議的方法,但港府已警惕這種潛在可能性,呼籲選民盡公民責任投票,不應該投白票,並明言正考慮修例監管。

選舉委員會將負責選出近半的立法會議員. .  立法會原有70席,經修改後增為90席。.
選舉委員會將負責選出近半的立法會議員. . 立法會原有70席,經修改後增為90席。.

投白票與不投票

香港民主派陣營目前並沒有具組織性的聲音,公開呼籲選民在未來選舉投白票或是不投票,但民主派陣營在網路上已出現了相關討論,集中在他們能否透過下次選舉發聲。

一些人認為,投白票可以出現一個反對政府的數字,如果廢票數目比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從選舉中獲得的票數更多,可直接削弱了這批議員的認受性,但缺點是一旦有溫和民主派政黨或人士參選,則難以確保所有民主派支持者全都投白票,在沒有任何組織帶領下,要動員選民去票站排隊投下白票也存在難度。

另外,有人主張不投票或杯葛選舉,這一方認為選舉本身「不公平」,即使投白票也給予了選舉的正當性,他們認為一旦出現比以往更低的投票率,同樣可證明議會認受性低迷。這種方式雖然不用大幅度動員,但缺點是並不會有一個明確的數字去證明反對政府的人數,政府或能以較簡單的方式,去解釋偏低的投票率。

目前民主派陣營並沒有對未來選舉應該如何迎戰有明確的共識。最大民主派政黨民主黨被一些港媒形容是民主派陣營中最有可能獲准入閘參選,但該黨未有表明參選意向,黨主席羅健熙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並沒有回應會否呼籲支持者投白票,但認為投白票在過去一直沒有不問題,不明白為何現在是有問題。

他認為投白票是選民表達不滿的方式,反映「所有候選人都不喜歡」,如果白票都受到規管,就是離開文明,反問「支持政府」是否香港人的唯一選擇。他同時指出,目前坊間是呼籲杯葛選舉。

在社交平台經常議論政事的香港作家顏純鉤則主張不投票地杯葛選舉:「在所有的選舉機器都控制在政府手上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做的實際上不多,我們最直接而簡單的辦法,就是不去投票。沒有人可以強迫我們投票,我們不去投票,政府也可以偽飾數字,但如果全香港五成以上的人不去投票,那票站的冷清一定很明顯。反之,如果你去投白票或廢票,票站仍舊會人頭湧湧,如果政府少開票站,或故意拖延,更會造成大排長龍的盛況,到時中共又可以大言炎炎,說他們的完善選舉制度,得到香港人的廣泛支持。」

從事工程界、30來歲的呂先生對BBC中文表示,投白票或是不投票是選民可以用和平方式表達不滿的機會,他表示如果這種做法不被當成違法行為,他也會參與,然而他擔心政府日後或會強制投票,或是在選票上驗指紋追查誰投白票,對政府的不信任成為他對在選舉中抗議的憂慮。

在香港的選舉中,廢票(包括白票)並不會影響選舉結果,制度上仍然是較高票數的候選人獲勝,過往廢票的比例並不高,2019年區議會選舉在示威背景下觸發了破紀錄的7成投票率,民主建制得票比率約5.8:4.1,若果民主派陣營的人不投票或投廢票,未來選舉投票率可能只有三至四成,比起2012年和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約五成多投票率更低。

港府或規管投白票

香港媒體引述消息指,政府或考慮規管組織號召投白票的人,但未必能夠阻止選民投白票。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表示,市民不應該令選舉不能進行,強調投票是公民責任,她表示會看一下現時規管是否足夠,確保選舉能公開、公平、誠實地進行。另一名政府官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表示,「白票」是其中一個正考慮現行法例是否足夠處理的行為,本地修例時若有需要會適當地作調整。

香港最大建制派政黨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認為,一切違法操控選舉的行為肯定要規管,目前不投票、投白票是容許的,但若這些行為走到極端,甚至破壞選舉公平公正,就可能有問題。另一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認為,投白票只會影響投票率,而非影響選舉結果,現階段港府無須規管投白票,但他認為,在《國安法》下,任何人髮表煽動性文字,有組織地鼓吹煽動市民投白票去抵制政府,挑起分化、破壞政府運作,就有可能犯法。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無可能打票選票去規管投白票的人,若要規管組織號召投白票的人,則屬於新罪行,但難以證明有幾多人是響應號司投白票。

觀察:其他國家怎樣看待白票?

BBC中文 林祖偉

以選票作為抗議的手段在不同地方並不罕見,選舉觀察人士都會以這個數字作為重要參考。

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DEA)整合各地各級選舉的「無效票數」的數字,非洲和南美洲的多個國家,無效選票的數字特別高,一些國家總統大選無效選票超過10%,而一些國家的國會選舉無效選票可以超出20%。亞洲的印尼和菲律賓,則無效票數特別多。

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馬克龍壓倒勝地嬴了極右領袖勒龐,不過,當時有400萬人投白票或廢票,是半世紀以上最高,另外有1200萬人沒有投票,即合共三分之一選民、1600萬人沒有支持任何一位候選人,這個數字比起勒龐的得票高出500萬。當時有觀察人士和媒體引述這個數字,認為馬克龍之所以當選,並非他受歡迎,而是反對派未能爭取足夠民意。

2016年,美國大選中,希拉里和特朗普在多個州份競爭激烈,在佛羅里達州,兩人差距僅11萬票,但該州16萬選民投廢票,當時有人鼓吹在選票上填上桑德斯或是米老鼠,雖然無效票數只有不足2%,但在競爭激烈的地方,投廢票的倡議都足夠改變選舉結果。

一些國家例如南美洲的哥倫比亞,其憲法規定,如果該次選舉中「白票」佔大多數,就要重啟選舉一次,不過至今總統和國會大選,都沒有出現過白票佔大多數的情況,但在市長級別的選舉,「白票」機制就曾多次推翻決定,要再次選舉。

部分地方例如印度,則在選票上則會加入「以上皆不適合」的選項,讓選民表達意見,但投這個選項不會影響選舉結果。

中國國慶日親北京香港群眾揮舞五星紅旗巡遊(1/10/2020)
人大修法之前,北京在各個場合強調「愛國者治港」,但民主派質疑「愛國者治港」扭曲「港人治港」意義。

議會認受性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對BBC中文表示,無論選民以不投票或投白票的方式表達意見,都會有一定效用,可視作表達對本身制度的不信任,不過如果親身去投票,則是一個更清晰和積極的行動,不滿的信息會更清楚。

他表示,民間去杯葛選舉有很多方法,政府可以規管的方式不多,就算仿效一些國家實施強制投票,也難以找方法知道選民是否投白票,因為讓外界知道選票背後的身份,這種選舉不會有認受性。而如果政府以《國安法》等針對鼓吹投白票的人,鍾劍華認為作用也不大,因為經歷連串風波後,香港民主派陣營已經不用別人去提醒或呼籲,也會用自己的方法去在選舉中發聲。

他估計,如果未來選舉投票率低,政府或會以香港人民主訴求不強等不同理由去做解釋,亦會稱過去70%投票率只是因為受政治化環境和受反對派煽動影響,但這種解釋難以令外界信服,「公道自在人心,數據出來了,香港人和其他人,都知道如何有一個公允的評價。」

「現在政府是靠威嚇、恐懼來治理香港……香港大部分人都經過爭取民主,有過民主向前發展的時期,現在是一個大倒退,很多人記憶和感受也很深刻,在香港仍然資訊流通下,很多人會透過不同平台和層面傳播,難以將所有聲音扼殺,」他說,「就算進不到議會,議會搞成這樣,沒有了民主派,但你看到,新聞也不再關注議會消息,大家都不看了,有些人認為這是壓低了反對聲音,但事實時整個政府都確立不了管治的認受性,北京對香港的政策,未來仍會遇到很大的困難和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