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防疫竟還得顧慮北京玻璃心

盧斯達
上報

屠殺本地人的陽謀——香港特區引病入關、養毒自重

武漢病毒全球大爆發,有一個隱瞞的時序,到中美貿易協議簽完、習近平出來說話,感染數字才在中國大幅上升。「懷疑個案」數字甚至一度是香港超過武漢,非常反常。翻查資料,在整整一年前香港黨媒文匯報已經批評《蘋果日報》散播「不明疫症」消息有反中的不懷好意,所以可以肯定中國的奇怪疫症在底下已經蕞生起碼一年,甚至更久,只是一直隱瞞。

香港在七個月的反送中衝突之後,特首林鄭月娥因為有北京支持而老神在在。習近平醜婦終須見家翁的時候,她還在瑞士的「達沃斯論壇」跟一班跨國精英胡混,不願提前回港處理。在兩三日內,武漢已經封城,中國整體也正在進入封國,但香港的統治精英尸位素餐,竟然拒絕封關。個別社會賢達甚至說,因為香港人和中國人是「一家人」,所以反對封關;林鄭回港之後,再次反對封關,但其實中國自己都封了,香港就是如如不動。

有良心的醫生學者,已經說封關是唯一可以做的,但特區政府就是強硬反對,基本上就是在等香港再次淪陷。武漢人以及其他中國人,看見香港不封關,他們理論上還可以自出自入,這幾天香港的各大醫院已經塞滿自稱去過武漢的人,當中有大量中國人,理論上就是病原體。這樣中門大開,等於吸引瘟疫難民來港,屠殺香港人。根據出入境部門的數字,新年期間有近二十萬人出境中國,他們回來之後,誰知道當中有多少感染病毒?

病毒來得太快,根本連它的特性,也不清楚。例如有武漢個案聲稱眼睛暴露於外,已經中招,也有說是經空氣傳播,於是發起戴口罩,都是民間自發;政府官員在出席記招的時候,竟然猛咳而不戴口罩。口罩未必能防身,但戴了是一個政治訊號,以示官員認為事態嚴重。不戴口罩在香港,也因為反送中而成為政治符號。因為口罩一向是示威者蒙面的工具,以增加警察搜捕難度,也因此林鄭才破天荒引用特首理論上無限制的權力,訂立反蒙面的《緊急法》。反蒙面法很快就無疾而終,而且香港法庭更判定《緊急法》違憲,但政府繼續不服氣要上訴,雙方正在進行一些費時失事的司法鬥爭。特區政府官員至今仍在用一些白痴的理由 (例如戴了口罩說不了話) 來拒絕呼籲公眾戴口罩,可能還是這種白痴政治所致。

在香港抗爭者陣營已經深入民心的口號,是「721,唔見人」,意指在元朗黑社會在2019年7月21日大舉出動圍攻元朗鐵路站市民時,警察掉頭走人、警署接到報案電話不回應,最終站內老弱任由凌虐。是何方勢力策動,背後的計算是如何,我們仍不知道,但警隊內部可能有一種「養寇自重」的策略,即黑社會橫行,香港市民就會想起警察重要,就會不再抵抗和歧視警察。當然事實上721事件只是令警察更加聲名狼藉。而今日香港特區幾乎已經等於故意引病毒入關的種種不合理作為,只有這種方法能夠解釋:

特區政府權貴「養毒自重」,妄想病毒在社區爆發之後,市民就會向政府求救,自己就會「檢到槍」能夠重建威信和面子。而這班權貴是嬰兒潮世代一路順風順水、扶搖直上、年年考第一的,他們一生人都沒有被如此否定過,在抗爭此起彼落之下,自尊受創的他們變得更加喪心病狂,根本不出奇。香港淪陷,根本指日可待。

一切都是因為上一代的權貴,坐視香港的主權讓予中國,並且大肆進行中港融合、建接駁高鐵、大開自由行、不斷接收與中國有密切聯繫的中國移民,病毒流行起來就受害更深。

現在可以做的事情還故意不做,就因為「大家是一家人」的政治正確,實情是在等待北京指令統一調度,防疫都怕北京玻璃心。現在中國人懷疑自己有病,就湧到香港甚至台灣去做難民,大國崛起,一夕破功;甚麼大數據人面辨識數字列寧主義,在這個時候都消失盡了。還有人要跟中國你儂我儂、黨國名嘴還「情緒勒索」台灣要幫助中國,只能說是未死醒,要送去武漢學習「國情」才行。

任何中國和香港特區之外的政府,都可能有防疫疏漏,會有人死,會有失誤,但有心做而失手,和無心做而坐以待斃,兩者是立心的不同。而特區政府在反送中的強烈攻擊之下,並沒有改變,而且「還原」成徹底的外來政權,完全不顧這裡的人命。畢竟在中國的大藍圖之中,香港只要繼續做金融中心,強姦、被墮樓、中病毒死,都不是問題。這樣的國家,不要說融合統一一國兩制,就算接近一點都會死全家。獲得一個還在為本地人運作的政府,如此平常的事情,在天朝帝國的影響力範圍之中,也成了一件超現實的、值得感恩而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對香港人來說。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武漢肺炎影片】記者穿「猴服」直擊武漢醫院隔離病房 N95口罩外再加面罩

【影片】現撈波士頓活龍蝦!漢神百貨必吃火鍋超市「潮之鍋物 SEAPO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