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廻歸的東方主義與體制內的野蠻人

·4 分鐘 (閱讀時間)

香港《蘋果日報》結束營業,見證了新聞自由的喪失。香港這幾年的變化,令人慨嘆,一個繁榮、自由的公民社會就這樣的被橫柴入灶。

自1995年起,香港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的經濟自由度(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排行,始終位居第一,可說是保守主義眼下的海報小孩。此一標準所掲櫫的是右翼的極簡施政風格:自由貿易、自由資本流動、低稅負、高清廉度,以及獨立明確的法律所給予的財產與人身保障。

然而,香港在2020年,被新加坡超越。到了2021年,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於是自榜上消失。中國則在178個經濟體中,名列第107。

中國在2020的法治指數(Rule of Law Index)與貪腐感受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排名也都不佳或僅是一般,分別是128個經濟體中的88名,與179個經濟體中的78名。加上中國又是大政府跟大陸法,與香港原本的小政府與英美法體制實為光譜的兩端。

如今,由上而下,硬生生的被植入由中國所構思的國安體系,對眾多人而言,這是一場驚悚、無法置信的經驗。在各地旅遊,曾造訪過許多的城堡,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德里的紅堡、阿布達比的Al Jahili古堡、日本的岐阜城與山西的皇城相府。踱步在這些堡壘中,我不免會想:一旦堡壘內的平靜生活遭到入侵,將會是多麼的可怕!雖然,岐阜城的險峻,還是讓我相對放心的。

野蠻人來到了門口(barbarians at the gate)一詞有時用來表達文明圈子對於檔次較低的入侵者的敵視與不屑。文人相輕,某些古典領域的研究人員可能私底下覺得:另一個領域的專家學者根本是才不配位。保守派經濟學家Thomas Sowell向來看不慣美國體制內的特定科系專家。他寫過一本書,書名為門裡的野蠻人與其他的爭議性評論(Barbarians Inside the Gates and Other Controversial Essays)。在香港這個案例中,威權體制的買辦們則是進到了自由與法治的體制內。

薩伊德(Edward Said)曾提出東方主義這樣的概念,意指西方人對東方的一種偏差的刻板印象與描述。然而,在西方人印象中,香港卻是揉合東西元素的先進社會,並不是那麼的東方刻板。我的美國論文指導教授曾告訴我,在香港可享受到最好的西式早餐與中式晚餐。而許多港人雖接受菁英的西式教育,但他們家族聚會照片中所呈現的場景,則又是很東方的。

於是,當西方人看到那樣的一個先進社會,重新被劃入山寨的版圖內,內心所起的變化,是很難去描述的。也許,那是一種東方主義意象的廻歸:一個早已脫離東方主義的實體,又要被拆卸,局部還原成東方主義的型態。

馬毅仁(Ian Buruma)於五月份,在台灣與歷史幽靈(Taiwan and the Ghose of History)一文中,援引了許多範例,說明諸多西方政治人物,是如何的害怕自己成為與希特勒綏靖的英相張伯倫,承受千古罵名。而廻歸東方主義這意象中的種種場景,免不了會喚起慕尼黑協定的歷史幽靈。

香港的黃大仙廟源自於廣州,據聞當年遭到軍閥陳炯明以破除迷信為名,無法守護廟產,無奈遷移至香港。之後,弟子們在大仙乩示下,覓得鳳翼寶地,成了今日香火鼎盛的嗇色園。陳炯明當年在廣州聲勢滔天,但有一天他終究也是下野了,來到了香港。他在香港的境遇不佳,下葬時用的是他母親為自己所準備的薄棺。

陳炯明是個爭議性人物,有毀有譽。他與黃大仙廟在廣州與香港的兩段交錯,是一則桌子轉動、形勢對調的軼事。至於,香港當前的一些政壇人物,他們日後的歷史定位,應該就不會像陳炯明,因為也都沒什麼好爭議的。

※作者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永慶加入包租代管原因? 專家:穩固網絡+市場需求

【影片】學區加值遼寧美食 台北華爾街機能發達-中山

更多相關新聞
《蘋果》前總編離港前被捕 記協批:怎可能無關新聞自由
傳港府開條件 蘋果交出員工個資即解凍資金復刊
無國界記者組織抬棺抗議 譴責香港新聞自由死亡
香港蘋果日報殞落 未來誰敢當吹哨者
港蘋果日報停刊 美參議員要求拜登制裁涉入銀行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