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的白旗悲歌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個政府,防疫不見成效,嚴厲的管制措施卻讓許多人生計無著,甚至要掛出白旗求善心人給一口飯,而這個政府還不肯面對民意問責。馬來西亞的例子告訴我們,當政客極度無恥時,生民只有無力與無奈。

馬國人口3200萬,和台灣等亞洲國家一樣,一開始馬國的防疫成績相當好,在戴口罩與行動管制令下確診數不多。但去年9月起確診大飆升,今年2月的第一波高峰,1天超過4千人確診,經政府全力壓制,3月每日確診降到3位數。不料5月下旬出現猛烈反彈,如今每日7、8千人確診,累計確診案例達80萬,死亡近6千人。

比比數字,顯然馬國疫情比台灣嚴重得多,政府也祭出第3波行動管制令,這回為了美化「認知」,改稱為「復甦計畫第一階段」。但現實是,連續的管制令讓很多人收入大減,儲蓄跟著管制禁令的延長而見底。太多人焦急煎熬,太多人走投無路,導致自殺事件大幅增加。據警方統計,前兩年1年自殺約600多人,今年光1到5月就已有468人輕生。最引發社會震撼的,是一個確診家庭的父親,在大馬路的天橋上上吊,這是多麼慘痛的控訴!

於是有網友發起「白旗運動」,鼓勵那些已經吃不上飯的人不要怕丟臉,在屋外掛出白旗向外界求救。這在社會上掀起了廣大迴響,有人主動捐贈米糧物資,還有連鎖超商每天免費提供餐食,也有許多地方成立食物銀行,讓窮苦者自取,拿光了還有善心人去補貨。

馬國民眾覺得政府無能,人民只能互相幫忙,說來白旗運動正是政府失能的鐵證,但馬國政府卻視為給官方難看。伊斯蘭黨高層指舉白旗是認輸,還說民眾遇困境應該祈禱。房屋部長祖萊達更白目到發文挺白旗,完全沒有意識到人民陷於水深火熱,自己這個政府責無可卸。政府的反應引發更激烈的民怨,前貿工部長拉菲達被問到政府是不是不合格時說:「這個政府根本就不該出現,他們從後門進來,現在在廁所拉肚子。」

的確,馬來西亞現在這個政府,就是從後門偷偷進來竊取權位的。馬國民眾受夠了前總理納吉與國陣的貪腐,在3年前實現了自1957年以來首度的政權輪替。結果上台執政的希望聯盟在去年窩裡反,土團黨等派系和巫統、伊斯蘭黨等勾搭上,取得足夠多數的國會席位另組國民聯盟政府。這就像趕走盜取公款的幹部,結果他們偷偷回來又坐上高位,簡真是在打選民的臉。

靠著合縱連橫上位的慕尤丁,總理寶座非常不穩,自今年1月起就以疫情為由讓國會停擺,免得他被反對黨提不信任案拉下台。於是乎,半年來馬國是處於無國會狀態,政府防疫和救經濟做得再糟,也不用面對問責。已經有青年組織發起「黑旗運動」,要慕尤丁下台,巫統主席阿莫札希也表示要撤回對慕尤丁的支持,果若如此慕尤丁就會倒台,不過巫統內部對此意見分裂。

如此政局,連元首也看不下去,兩度發諭令要求立即召開國會,最後慕尤丁承諾7月26日重開國會。但對馬國人而言,更大的悲哀是重開國會可能不過是上演更多的政治角力與利益分贓。政客和老百姓像處在平行世界,他玩他的,你苦你的,這也是讓很多人對未來失去希望的原因。人民曾經選擇了一個新的未來,但這個選擇卻被政客輕蔑地踩入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