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宏的困局 從黃背心運動認識真正的法國人...

信傳媒編輯部

2018年底法國爆發黃背心運動至今抗爭還持續在進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18年11月14日,在接獲超過百萬份聯署書的民意反彈以後,法國總理愛德華‧ 菲利普依然故我,僅表示他會針對法國20%的低收入戶,提供舊柴油車換成二手汽油車兩倍的補助金,即由先前允諾的2000歐元提高至4000歐元。馬克宏也抱怨:「我們不能週一支持環保,週二又反對增加燃油稅。我們不能在幾年以來都贊成排碳稅,今日又譴責燃油稅。尤其是,這個稅是自2009年即投票通過,更是2014、2015年以來,好幾位政治領袖的既定政策。」

這兩個反應簡直是火上加油。11月17日,黃背心發動第一次集會遊行。11月27日,馬克宏於生態轉型致辭中,回應第二次黃背心運動,他說道:「我不會將暴徒與希望傳遞信息的公民混為一談。我感受到了對同胞的理解,但我不對那些想要摧毀社會安定以及製造混亂的人退讓半步,因為共和國的精神既是共和國的秩序,也同時是言論自由的表達。」

黃背心運動並未因11月24日的暴力行為而趨緩,群眾內心的不滿更沒有因馬克宏的一席談話而得以平息。相反的,他們被馬克宏的談話內容所激怒,並在馬克宏前往阿根廷參與G20 會議時,進行第三次的集會抗議遊行。

當馬克宏得知12月1日黃背心運動於巴黎香榭里榭大道上引發的暴力事件以後,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發表如下談話:「今天在巴黎發生的事情與合法的示威抗議毫無關聯。沒有理由可為襲擊警察、搶劫店舖、焚燒公共或私人建築物、威脅路人或記者,以及玷汙凱旋門辯解。這些暴力的肇事者不想改變,也不想讓情況好轉。

他們想要混亂,他們背叛了訴求,並利用、操縱運動,以顛覆社會秩序。他們的身分將會被指認出來,並且在法庭上被追究責任。明天, 我回來的時候,將召集一次相關事務的跨部會議。我總是尊重抗議,也會一直聽取反對意見, 但我永遠不會接受暴力。」

馬克宏的妥協

第三次黃背心運動發生後不久,12月4日星期二,當天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宣布燃油稅暫緩六個月調漲;週三,愛德華‧菲利普推翻之前的決定,在國會議員前宣布:「燃油稅上漲將不會列入二○一九年預算審查。」至於日後是否重啟,他仍語帶保留。但稍晚,在艾麗榭宮,卻傳出來另一個決定完全取消燃油稅。

這個決議並於十二月六日經愛德華‧菲利普於參議院的演講中再次確認:「原定於2019年1月1日上漲的燃油稅取消。」他補充說道:「緊張局勢使我們得出如此結論任何稅收都不應該危及國內和平。正如我昨日在國民議會表示,我們與總統決定放棄原定2019年1月1日施行的有關燃油價格和能源新價格的稅收措施。參議院也投票決定取消2019年預算中的燃油增稅,也不再重新引入。」

事與願違,總理愛德華‧菲利普與馬克宏的讓步並未換來黃背心群眾運動危機的解除, 反而招致愈來愈多起抗議活動。12月8日當天,除了第四次黃背心運動以外,200多所高中學生也以罷課行動向當局傳達他們對於高考制度改革、大學入學申請程序變更的抗議;另外, 救護車醫護人員也在協和廣場示威抗議。警方出動了12輛裝甲車及8萬9000名警力來維持秩序,單在巴黎一地,就有8000名員警待命。

法國政府與警方面對的是一個既沒有政黨組織,也無工會組織,因此沒有可談判對象、僅靠臉書動員的群眾運動。這些群眾在11月26日選出一個八人組成的信使團,作為運動的代言人。不過,這八位信使中,有的是民族陣線政黨成員,有的則是法國民主工聯(Con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émocratique du Travail, CFDT)的活躍份子,他們拒絕與政府溝通、拒絕組織、拒絕代表,這也使得他們成為極左派與極右派民粹主義者的最愛。

在黃背心發動第四波的抗爭行動後,馬克宏終於打破沉默,於12月10日發表長達13分鐘的電視演說。在這次演說中,他不再長篇大論地教訓人民,轉以謙卑的姿態、感性的聲音對人民喊出:「我唯一的擔憂是你(人民)!我唯一的戰鬥是為了你(人民)!我們唯一的戰役是為了法國!」並釋出多項利多,包括:

一、最低薪資自二○一九年起增加薪資一百歐元,但僱主不需要多負擔社福成本。 

二、自二○一九年起,加班費免課稅。

三、要求所有獲利的企業在今年年底支付員工一筆獎金。該獎金將免稅。

四、兩千歐元以下的退休金將免除調漲社會普攤稅一‧七%。

五、減少居住稅(Taxe d'habitation)。

六、取消燃油稅。

七、凍漲電費及天然氣費。

八、對汙染較少的汰換舊車予以獎金補助。

馬克宏發表這場演說後,終於緩和、平息絕大部分社會底層人民及中產階級長達十八個月的憤怒。四九%的黃背心參與者覺得馬克宏令人信服,50%的參與者則不如此認為。54%的法國人民認為黃背心應該停止抗爭。相較於一週前的民調顯示,仍有七五%民意支持黃背心運動,而馬克宏的支持度只剩下18%,顯然已有改善。可惜的是,連續五週以來的黃背心運動,使得法國至少失血100億歐元,而原本可能降至GDP3%的年度財政赤字也將難以達成。法國財政暨金融部長布魯諾‧盧梅爾(Bruno Le Maire)則以「簡直是一場浩劫」形容這次的黃背心運動,他並表示:「2018年經濟成長將會減少0.1%的GDP。」關於這次的損失,部分將由社福來給付,也就是說,仍將由全民共同買單。

不屈服的法國人民

馬克宏的中學同學、不屈服的法國黨國會議員法蘭斯瓦‧魯芬說起這位昔日同窗,曾發出如此警語:「他的下場,將如甘迺迪!」因為馬克宏取消富人稅、放寬資遣裁員的勞工法、調漲燃油稅更加深中低收入者強烈的被剝削感。而馬克宏的親商主義、富國強兵政策也使得僅有1%的最富裕人口成為大贏家,99%的市井小民卻毫無所感,只覺得馬克宏是活在雲端上, 無法苦民所苦的何不食肉糜者。這也無意中加深了法國的階級對立以及階級仇恨。

從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中,不難歸納出法國民族性的幾點特徵:

一、支持弱勢發聲。就算我不贊成你的行為,但我支持你有發聲的權利。

二、團結三劍客》中有句話:「我為人人、人人為我。」(One for all, all for one.)這句口號傳達了西方「一方有難、八方來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客精神。相較於台灣社會裡「人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自利心態,可說是天壤之別。當代社會裡人人相互依賴,只有把別人的事當成是自己的事,才有可能讓社會往上提升。

三、天生具有反抗精神,能反抗傳統,並且擅於反抗。因此,法國人很難被奴役。當其他國家的人民習慣逆來順受,法國人民可不這麼想!

四、無法想到人民需要的菁英最終也會被人民唾棄。

在這次的黃背心運動中,法國人民展現出他們對於菁英領導的質疑這已經不是法國人民第一次起而反抗不知民間疾苦的菁英統治。法國人民甚至開始思考直接民主的可能,他們討論著:如何培育菁英、篩選菁英?為什麼菁英社會猶如一個小型的封閉社群,只想到自己的需求,卻忽略了其他?當國家社會把最好的資源給予他們,卻反讓菁英擁有更強大的武器來對付人民,破壞社會和諧。

五、不要施捨只要尊嚴。

透過這次黃背心運動中人民的訴求,可以清楚看見,這些人民要求的不是救濟金津貼, 他們更不是社會寄生蟲;相反的,他們要的是一份尊嚴。一位單親媽媽如此說道:「每天早上醒來,我都不想去工作,因為我再也找不到工作的意義。我辛勤工作,每個月卻連三百歐元、一百歐元的結餘都沒有,我甚至再也無法負擔到電影院看一場電影的錢。」由這位單親媽媽的告白可以了解:法國人不僅僅只是要求一份糊口的工作,更要工作的尊嚴、最起碼的生活品質。

內容來源:《這才是法國》商周出版授權轉載。

更多信傳媒文章

更多新聞報導
美菲澳軍演 黃蜂號首次出動
日新年號令和獲學者好評 民眾期待和平
金正男命案女嫌認罪 律師:5月將獲釋
土執政黨不認地方選舉敗選 對結果提異議
英脫歐前景表決噩夢重演 沒有選項通過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