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的後門政府

張慧英
中國時報

最近馬來西亞有兩個名詞很夯,一個是「二月政潮」,一個是「後門政府」,後者是前者的產物。政潮的第一波是首相馬哈地突然在2月24日請辭,他擔任名譽主席的「土著團結黨」也退出執政的「希望聯盟」。接著,希盟裡的「人民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阿里派系也退出公正黨和希盟,希盟在國會的執政多數隨之瓦解。

馬哈地接著提議組「大聯合政府」,由他來挑選各黨適才適所的閣員,這明顯是以馬哈地個人為權力主軸,不但讓首相大幅擴權,還打破各政黨原有的區隔、紀律與責任認定,因此主要政黨紛紛反對。希盟轉而推安華出任首相,但土團黨主席慕尤丁此時異軍突起,取得阿茲敏派系和在野的巫統、伊斯蘭黨、馬華公會、國大黨等支持,組成「國民聯盟」,得到國會多數,一舉擒獲首相寶座。

馬哈地領導的希盟才剛在2年前實現馬國自1957年以來的首度政權輪替,寫下馬國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怎麼這麼快就失了江山?其實這不是人民的決定,而是政客的暗室操作。

導火線是要不要把巫統納入希盟。慕尤丁等派系主張接納巫統組成新的執政聯盟,而馬哈地不願和貪瀆的前朝「盜賊政府」合作,他在土團的最高理事會上被逼到幾乎落淚,但慕尤丁告訴他「政治利益比原則重要」。事後馬哈地說,這整起二月政潮最讓他受傷的是慕尤丁的背叛。

綜合政壇與媒體的消息,安華似乎是被慕尤丁當成了奪位的槓桿。2年前大選時,馬哈地承諾2年後會把首相位子交棒給安華,但如今時間逼近,馬哈地萬分不想履行承諾,多次放話說為了推行更多施政計畫,可能不會在今年5月交棒。如果重組執政聯盟把安華的「人民公正黨」踢出去,自然就不存在交棒問題了。馬哈地的政治祕書不斷告訴他,安華會在希盟主席理事會上施壓,要求先給他副首相職位。其實安華並無此意,還願意讓馬哈地自行決定交棒時程。但這個被炮製出來的安華危機,讓慕尤丁有理由帶著土團黨退出希盟,另找在野的巫統、伊黨等組成自己的執政聯盟,馬哈地只能認輸走人。

整個過程固然有慕尤丁的政治算計,但也有希盟內部的矛盾。希盟是由土團黨、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等組成,但馬來族裔和華裔一直有嫌隙。不少馬來人認為希盟被行動黨祕書長林冠英掌控。去年11月丹絨比艾國會議員補選,在這個馬來人居多數的地方,卻是馬華候選人黃日生大敗代表希盟出戰的土團黨候選人,這讓土團黨優心若不離開希盟,下次大選自己會變成輸家。慕尤丁這番操作,不但切割行動黨,擠掉馬哈地,也截胡了安華的接班,相當高明。

馬國的政治慣例與西方國家不同,是在選前就先組聯盟,其中的政治交易成了常態。而且馬國的政黨以種族為標籤,會讓種族分歧持續固化,選舉要贏,就一定要得到最大族群馬來人的支持。現在慕尤丁組成的新執政聯盟,雖說擁有足夠的席次和馬來裔的認同,卻是個「後門政府」,亦即不是經過民意授權,而是政客自行合縱連橫走後門弄成的。

2年前人民換掉了巫統領軍的國民陣線政府,如今被趕下台的人又得意洋洋地上台,這無異是對民意的輕慢,雖然不違法,但違反了民主原則與道德價值。「後門政府」會繼續笑下去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