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斌專欄】《可可夜總會》 拯救捲入性騷擾的皮克斯

《可可夜總會》(Coco)毫無意外的,成為美國感恩節週末的票房冠軍片,且氣勢持續延續到下一週,不但在口碑上,繼《腦筋急轉彎》後幫助皮克斯與迪士尼重登高峰,北美與全球票房也都已經輕鬆破億美元,直到截稿前,總票房已經達到2.87億美元,繼《大英雄天團》後,再度成為11月最賣座電影。

《可可夜總會》加映《雪寶的佳節冒險》動畫短片,雖然有《冰雪奇緣》的巨星艾莎與安娜,卻引發爭議。(迪士尼提供)
《可可夜總會》加映《雪寶的佳節冒險》動畫短片,雖然有《冰雪奇緣》的巨星艾莎與安娜,卻引發爭議。(迪士尼提供)

《可可夜總會》走紅或充滿話題性的原因,卻不單單只是因為其取材自墨西哥文化,以及故事內容充滿死亡與鬼魂這麼簡單而已;《可可》從影片放映前加映《冰雪奇緣》短篇動畫《雪寶的佳節冒險》,造成許多觀眾的負面反應,到負責繪製此片的「皮克斯動畫」公司負責人,現任迪士尼動畫部門大主管約翰萊斯特的疑似性騷擾風波,導致萊斯特在影片上映前宣布暫時放下工作休假半年,等等既八卦又趕上美國現在社會反性侵風氣的新聞,讓迪士尼更加期望《可可》的成功,可以挽回或是蓋過這些負面效應,如今《可可》全球大賣,總算是讓迪士尼鬆了一口氣。

先從《冰雪奇緣》爭議說起,雖然皮克斯繪製的動畫長片--不論是被迪士尼收購之前或之後,過去皮克斯常在本片放映前,先放一隻同樣是皮克斯製作的短片,甚至也曾有迪士尼的動畫長片放映前,也播放皮克斯的短片,但長度通常都不會超過5分鐘。但這次《可可》之前放映的《冰雪奇緣:雪寶的佳節冒險》,長度卻是長達21分鐘,而且在正式上映前的媒體/影評人試片時,並未播放,因此一般觀眾,特別是帶著小孩進場的觀眾們,事前完全不知有這部影片的存在,於是據說全世界的戲院都發生父母懷疑進錯戲院而出場問工作人員,或是小朋友看不到《可可》而開始哭鬧,甚至有人因此離場要求退票的狀況;更遺憾的是,因為片長21分鐘,加上《可可夜總會》本身長度1小時45分,也就是2部片總長超過2小時,很多小朋友從不耐到忍不住必須離場上廁所的都有,因為各種不同原因影響了觀影心情。

姑且不論《冰雪奇緣:雪寶的佳節冒險》是否好看,但對於一部2年後才推出正式長片的電影,藉著感恩節假期提醒小朋友記得《冰雪奇緣》裡的艾莎與安娜無可厚非,但21分鐘實在太長了些,無怪乎在墨西哥所幸就將短片抽離,而美國也決定從這個週末起,不再放映短片。

約翰萊斯特在性騷擾指控爆發前,出席《可可夜總會》的洛杉磯首映會。(東方IC)
約翰萊斯特在性騷擾指控爆發前,出席《可可夜總會》的洛杉磯首映會。(東方IC)

短片爭議還算是小事,就在全美國目前都因為各行各業的性騷擾與性侵醜聞充斥,從參議員到新聞台主播都因此下台或被開除,甚至「時代雜誌」還以年度風雲人物的封面,鼓勵這些挺身而出面指控的性騷擾與性侵受害者的同時,專門經營兒童市場的皮克斯/迪士尼,卻想不到自己也會深陷其中,而且還是他們的大長官約翰萊斯特。根據報導,皮克斯的員工指控,萊斯特常在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對女員工熊抱,甚至強吻嘴唇等不當動作,為了避免母公司難看以及模糊了《可可》上映焦點,萊斯特在《可可》上映前,公開宣布放下工作休假半年。萊斯特此舉除了避開《可可》的映期之外,未來6個月皮克斯並沒有新片要推出,也是他選擇休假半年的原因。

萊斯特的性騷擾爭議其實比起其他名人的性侵案輕微,目前只有一篇新聞報導,也還未正式有證人出來或書面指控,但深諳行銷與宣傳手法的迪士尼,顯然經過深思熟慮,主動出擊讓萊斯特宣布休假。加上《可可》已在海外賣座,預期美國國內票房應該也不差,讓影片的好表現壓過爭議,低調閃過。畢竟萊斯特是迪士尼/皮克斯的主管,大人也許可以選擇不看,但父母恐怕很難解釋為何不讓小孩進戲院看《可可》。

另外,《可可》的成功也代表迪士尼不但找回過去在1980、90年代,對非美國與女性角色的興趣與多元化;更創造出更多動畫題材的可能性,而可能因此更成功拓展網路與海外市場。還記得80、90年代,從《小美人魚》、《阿拉丁》、《花木蘭》、《風中奇緣》到《獅子王》等,一系列取材於非白人男性角色、非美國背景的故事題材,創造了一波迪士尼動畫的票房高峰。當時這些影片同樣在全球大賣,迪士尼的多元取材也獲得許多影評與觀眾認同,但《阿拉丁》與《花木蘭》卻遭到阿拉伯與華人觀眾的詬病,《花木蘭》還因此遭大陸政府延後上檔。但這次《可可夜總會》取材於墨西哥的亡靈節,卻大大受到墨西哥當地觀眾喜愛,這週三已經以四千三百萬美元的票房,超過當地原紀錄保持者(也是迪士尼的)《復仇者聯盟》,成為墨西哥史上票房最高影片。

《可可夜總會》取材於墨西哥亡靈節,大大受到墨西哥觀眾喜愛,已成該國史上票房最高影片。(迪士尼提供)
《可可夜總會》取材於墨西哥亡靈節,大大受到墨西哥觀眾喜愛,已成該國史上票房最高影片。(迪士尼提供)

至於故事內容,迪士尼一向對於死亡與鬼魂議題相當謹慎,畢竟是要給小朋友看的動畫片,因此當年《小鹿斑比》裡光是影射斑比母親遭獵人射殺,就已經引起很大的爭議,但近年來或許由於教育與民風越來越開放,資訊取得也越來越容易,迪士尼的動畫已經開始鬆綁許多題材。《海底總動員》的角色可以是殘障與失憶症患者,《腦筋急轉彎》的主角也有各種情緒問題,但這次《可可》直接挑戰死亡與鬼魂,對於迪士尼來說算是很大的突破。但因為劇情結合親情與音樂,讓小朋友能在愛與歡樂的氣氛下,觀賞並了解到死後靈魂升天的概念,實在是相當有智慧的包裝方式。

附帶一提,當年參與《小鹿斑比》製作,首度將水彩國畫風格帶進動畫的華人動畫大師黃齊耀先生也剛好是在今年初過世。也讓迪士尼動畫與華人的關係,多了一層對黃先生的敬意。


更多鏡週刊報導
【馬斌專欄】《正義聯盟》對DCEU的意義與未來發展
【馬斌專欄】《怪奇物語2》懷舊風彩蛋 你找到幾個?
【馬斌專欄】從搞怪幽默的《雷神索爾3》 看到MCU的未來
【馬斌專欄】《變種天賦》脫離漫畫自成一格 史丹李蓋上正字標記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