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清清案 被告、律師屢傳紙條 遭警衛訓斥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馬清清遭割喉兇殺案,14日進入開庭審理第六天,辯護律師莫茲(Judah Maltz)因在庭上與被告索伯斯(Christopher Sobers)用紙筆進行討論,被警告三次後仍未收斂,遭法庭警衛怒斥警告,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助理檢察官沃肖斯基(Jack Warsawsky)14日請來2015年馬清清被害前曾載過她的計程車司機出庭作證,並在陪審團前還原最具「詐供」爭議的警局應訊影片。由於影片一直是莫茲連日來不斷質問警方的有力證據之ㄧ,因此索伯斯在庭上頻繁使用由莫茲所提供的紙筆,與他私下商討應訊對策,卻因此惹惱法庭警衛,在庭審結束時當場對莫茲大聲警告,「我已經警告過你三次,你不能提供你所使用的文具給被告!」面對警衛嚴厲的斥責,莫茲並沒有多辯解,逕自收拾完文件後,快步離開法庭。

沃肖斯基的第一位出庭證人,是曾經於2015年載過馬清清的計程車司機鄭智逢(Zhi Feng Zheng)(音譯),他表示以前曾當過一段時間的計程車司機,現在改行在布碌崙的餐館工作,想不到兩年後竟會因為當過司機而要再次上庭。沃肖斯基詢問他在馬清清遇害前幾日,搭乘他的計程車時,是否有印象? 看過死者身上帶著一個中式提袋?

但鄭姓司機因為時間太過久遠,只能回憶起自己當時接送馬清清的地點,是位於第78街,鄰近皇后醫院附近的街口處。他並向陪審團提及,記得死者的長相和當時她坐在副駕駛座等細節,但是對於死者的服飾與物品,已無法記起。

接著沃肖斯基於庭上播放,日前出席作證的警探貝(Joseph Bey)在案發後對被告索伯斯的應訊影片。這段影片遭到辯方緊咬不放,強烈質疑警探對於索伯斯實行「詐供」的應訊伎倆,迫使被告說出對自己不利的證詞。影片中可清楚聽到,貝不斷對索伯斯施加壓力,並以宗教信仰為理由,要求索伯斯如果是上教堂的基督徒,就不應該對警方撒謊,要求他以神之名發誓,說出對於案情有相關進展的實話,索伯斯則對於警方的逼問三緘其口,不斷重覆自己對於馬清清的死一無所知。

沃肖斯基表示,由於14日有部分陪審團成員因為家中事情而無法順利出庭,因此將把部分證據轉移至15日出庭時,重新向陪審團提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