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大坵暗空音樂會 星光月光的自然與藝文之美一生必遊

新頭殼newtalk |張良一 馬祖大坵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星空之下,藝術家吳貞儀、吳政君在大坵大草坪下聲音演出,觀眾或坐或躺,沈浸在星光與藝文之美,是一生中一定要體驗一次的暗空之美。   圖:張良一/攝
星空之下,藝術家吳貞儀、吳政君在大坵大草坪下聲音演出,觀眾或坐或躺,沈浸在星光與藝文之美,是一生中一定要體驗一次的暗空之美。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馬祖大坵島與北竿島橋仔村相距200公尺,1990年島上最後一戶人家遷往北竿橋仔以及駐軍裁撤之後,即便梅花鹿一度讓大坵島成為馬祖熱門的觀光景點,大坵島相對低度干擾的狀態以及沒有光害的自然環境,催生一場別開生面的「大坵暗空音樂會」,舞者、表演工作者在月光和星光下演出,觀眾或坐或臥,沉浸在音樂與舞作之中,感受一生中可能沒有多少機會的暗空體驗,星夜中,聽覺、觸覺、嗅覺、味覺與視覺交織相融的獨特五感經驗。

為了讓觀眾感受到不同以往的看表演形式,演出團隊從登島開始,凸顯星空為被、大地為床的概念,在星光、月光、唧唧蟲聲與海濤聲的自然環境中,透過音樂與舞蹈演出,讓觀眾感受蘊藏在暗空之下的自然與藝術之美,暗靜偕行中,逐步打開各種身體感官經驗,貼近人與自然的連結。

北竿鄉公所主辦這次非常獨特的大坵暗空音樂會,鄉長陳如嵐表示,大坵大草坪完工後,他一直想在大坵舉辦一場星空音樂會,而早先,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評估大坵是馬祖地區最有可能通過暗空公園認證,而台灣暗空協會也希望能有官方舉辦一場暗空活動,陳如嵐說,主辦這場暗空音樂會,也宣示地方政有決心促成暗空公園的認證。

大坵暗空音樂會25日晚間首演,內政部長徐國勇、交通部長林佳龍、連江縣長劉增應和馬祖地區的中央和地方民代表登島觀賞,而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也在音樂會擔任神秘嘉賓,以小提琴演奏屋頂上的提琴手曲目。這場暗空音樂會吸引80多位遊客到場,躺在草坪上欣賞美麗的星光和藝術家的聲音與肢體演出。北竿鄉公所也為了這場音樂會,特地將路燈關掉,凸顯暗空之美。

由於首演成功,陳如嵐也表示,將規劃從明年起推出常態性的大坵暗空之夜活動,如七夕情人節、皎潔的滿月時刻和天空滿是璀璨銀河之際再次舉辦暗空音樂會,邀請遊客一生中一定要來體驗一次的暗空星月與藝文之美,也期望藉此成為北竿旅遊的年度盛事。

藝術家吳政君在星空之下的大坵大草坪進行聲音演出。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吳政君在星空之下的大坵大草坪進行聲音演出。 圖:張良一/攝
星空之下,藝術家吳貞儀、吳政君在大坵大草坪下聲音演出的同時,兩位舞者也與觀眾進行互動式演出。   圖:張良一/攝
星空之下,藝術家吳貞儀、吳政君在大坵大草坪下聲音演出的同時,兩位舞者也與觀眾進行互動式演出。 圖:張良一/攝
觀眾在大坵草坪席地而坐觀賞藝術家的聲音與肢體的演出。   圖:張良一/攝
觀眾在大坵草坪席地而坐觀賞藝術家的聲音與肢體的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蔡育姍、葛郁芳的肢體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蔡育姍、葛郁芳的肢體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帶領觀眾穿越不同塲域聆賞不同的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帶領觀眾穿越不同塲域聆賞不同的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帶領觀眾在星空下進行互動式演出。   圖:張良一/攝
舞者帶領觀眾在星空下進行互動式演出。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楊世豪的大環演出。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楊世豪的大環演出。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楊世豪以大環在大坵草坪上演出。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楊世豪以大環在大坵草坪上演出。 圖:張良一/攝
表演工作者邀請觀眾在演出終了,躺在大坵大草坪沉浸在星月之美與天青地白。   圖:張良一/攝
表演工作者邀請觀眾在演出終了,躺在大坵大草坪沉浸在星月之美與天青地白。 圖:張良一/攝
大坵島上的軍民撤離後,大坵島上保有相對低度干擾的自然環境,入夜之後星月明亮,讓北竿鄉公所積極推動大坵暗空公園認證。圖為大坵堡入口站立在城牆上的軍人雕像「阿榮」在星月中荷槍站哨。   圖:張良一/攝
大坵島上的軍民撤離後,大坵島上保有相對低度干擾的自然環境,入夜之後星月明亮,讓北竿鄉公所積極推動大坵暗空公園認證。圖為大坵堡入口站立在城牆上的軍人雕像「阿榮」在星月中荷槍站哨。 圖:張良一/攝
大坵島上剛完公不久的大坵大草坪非常適合舉辦暗空音樂會。   圖:張良一/攝
大坵島上剛完公不久的大坵大草坪非常適合舉辦暗空音樂會。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以星空為被大地為床,在自然環境中呈現藝文之美,不過,大坵島對面的中國黃岐的城市燈光和海面上的漁火對大坵暗空音樂會也造成干擾。   圖:張良一/攝
藝術家以星空為被大地為床,在自然環境中呈現藝文之美,不過,大坵島對面的中國黃岐的城市燈光和海面上的漁火對大坵暗空音樂會也造成干擾。 圖:張良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