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的互相尊重已被互嗆取代?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6年前的11月7日,「馬習會」在新加坡舉辦。那不只是兩岸關係的重要里程碑,也是讓全世界眼睛一亮的重大成就:交戰、對抗、分隔了60多年的台海兩岸,如今可以擱置爭議,由雙方領導人面對面握手會談。雖然會中並沒有洽談太多具體的事項,但「會」的本身就是一大突破。

馬、習能夠會,最大的意義就是顯示兩岸可以以友善尊重的態度,相互交流。雖然不叫做「和平會議」,但和平就在其中。馬英九有提中華民國、一中各表,反而習近平沒講「一國兩制」、「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等相互刺激的話。這,就是兩岸和平的關鍵:沒事不要亂嗆,各自留些餘地。在這種相互尊重,彼此留下空間的信任氛圍下,兩岸就無庸擔心相互傷害甚至兵戎相見。

那今天為什麼台海卻被《經濟學人》與國際上眾多觀察者評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呢?馬習會樹立的友善環境,似乎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是敵意與互嗆,為什麼?

第一個關鍵因素,當然就是因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方向本質就是要「嗆」。雖然蔡英文滿口「維持現狀」,但綠營早在2008年馬英九當選開始,就開啟了一個大聲嗆中、仇中的戰略,力求「搞砸」一切兩岸交流的契機,然後破局了就說是國民黨或中共的陰謀。

蔡總統就職後,雖然剛開始沒有大動作挑釁,但否定馬習會,死也不肯說九二共識這個「通關密語」,其實就是根本不想「會」。然後滿口說我們有誠意,就可以把責任都丟給對岸,製造相罵本。剛好對岸也轉不過彎,要面子擺架子,就正中綠營下懷。

這個「嗆中牌」在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事件達到高潮,蔡英文一下子成為嗆中總司令,鹹魚翻身,摧枯拉朽贏得2020年連任。在這樣的啟發下,他們更了解,兩岸「氣氛」緊張但不要真的戰爭,就是他們的利多。於是每當碰到政權危機、施政不當、民怨高漲,自然就繼續玩「中共很壞,我要罵你」的遊戲。而中共也每次都奉陪,令人無言。

在此同時,美國因素當然也非常關鍵。在川普任內,口頭承諾台灣許多事項,也通過一些不具實質效果的法案,逼著台灣「不嗆也不行」。這種「反中嗆中」風也在美國養起了一個「反中產業」:從學術圈到政治界,都有一批「美中新冷戰派」夸夸而論,逼著台灣去當馬前卒,根本是別人家孩子死不完。

但馬習會的和平友善氣氛真的回不去了嗎?我們的青年真的準備一戰,老人也要拿掃把了嗎?

當然不是。會在阿富汗撤軍的美國,自己絕不想捲入戰爭。拜登甚至知道,美中不可能用美蘇的「冷戰」模式來相處。畢竟蘇聯與中國不同,她不是美國最大貿易夥伴、製造業最大世界工廠,中國移民也構成美國經濟社會的成分。Joseph Nye教授就指出,在美國如此依賴中國的情況下,要把美中關係說成「冷戰」,是懶惰而危險的。一旦搞起冷戰對立,別說輸贏,美國立即的經濟損失就極為可觀。

如果美國的「冷戰說」只是嘴炮,或部分鷹派不知死活,為了個人利益而瞎搞的煙霧彈;那本錢更小,更依存兩岸和平的台灣,是否決心要走向長期對抗?對中共的個別措施,可以批判;但大局上是否要開啟友善互敬的對話,仍在蔡政府一念之間。馬英九時期的「親美、和陸、友日」,隨時可以回來。如今沒有川普逼迫,早已取得執政優勢的蔡總統也不需要靠「反中牌」或「否定馬習會」來與國民黨區隔了。

為了台灣人民的安全、生存、發展,再次髮夾彎,把馬習會的精神撿回來,蔡總統就像冷戰時期破冰的尼克森一樣,可以成為創造歷史的人物。曾說過台灣前途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的蔡總統,盍興乎來?(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