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買下搜狗的真實意圖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搜狗退市,一切塵埃落定。

這場併購的起源可以追溯到8年前,共同的敵人讓騰訊和搜狗走到

8年後,騰訊全盤回收搜狗,最初意氣奮發的情緒,再也無從尋找。

對於每個普通搜狗員工來說,公告發布之前,他們已經知曉自身命運。所在部門和業務進入騰訊哪個板塊,工作地點是否發生變化,薪資和期權怎麼處理,郵件說得一清二楚。還有一些人,去年年底已經被動離開搜狗,等不到親眼見證收購完成的那天。

收購一家公司不是騰訊的常規手段,除非涉及遊戲、內容等核心業務。從作為大股東戰略投資搜狗,到買下搜狗,騰訊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這場併購不關乎勝利,也沒有慶祝。在經歷救搜狗、並蒐狗之後,騰訊正在做的是拆搜狗,選擇性吸收。

01騰訊拆搜狗

聽聞要被騰訊收購,搜狗員工最初的喜悅之情是掩藏不住的。

「從二流甚至三流公司的搜狗,一下進入到一流公司行列的騰訊。」一

但是這種樂觀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迅速冷卻甚至急轉直下,他們意識到,事情不是大家想像的樣子。

騰訊發出收購要約三個月後,2020年10月份,各種渠道飄進來的 大概意思是,搜狗不可能保持現有編制完整進入騰訊,也壓根不會保持搜狗的獨立運營。

他們終於明白,騰訊不是來復興搜狗的。這是一場按需所取,繼而重新分配的併購。各種蛛絲馬跡顯示,騰訊併購搜狗不是一口吞下,而是化整為零,選擇性吸收。

拆解動作去年12月份就已悄然進行。一批搜狗員工被離職,「這些人被辭退並一定是能力不行,而是騰訊不需要這塊業務。」

搜狗內部溝通工具小P,類似於 誰走了,留下 那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有人排隊說再見。

留下的人起初判斷不會受到波及,但隨著事態進展,他們陷入一種複雜情緒。

今年年中,騰訊已經基本確定要保留的搜狗業務板塊:搜索、瀏覽器、輸入法、地圖、問答社區等。而搜狗遊戲、硬件、廣告等部門,已經陸續被裁撤。保留的團隊,大部分將被劃分到騰訊PCG事業群,搜狗地圖則歸入騰訊地圖業務,隸屬CSIG。PCG旗下騰訊看點產品負責人殷宇是這次收購整合的牽頭人。

從這幾年互聯網格局變化和媒體的分析報導中,搜狗員工對PCG的理解是,它是被騰訊定位為一個對抗頭條系的主力,內部承壓嚴重,相當於這是帝國之間戰爭的最前線。

隨著針對搜狗的業務裁減合併的動作不斷推進,一線人員的心情也變得沉重。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跟著搜搜劃歸搜狗的團隊,至今還有部分成員在職。這次,他們又將隨著搜狗再次回流騰訊。只是8年時間過去,他們的身份沒有特殊性。他們並不認為這是一次回歸,「就是加入一家新公司」。

加入騰訊後,一線員工的薪資基本沒有發生變化,年收入從15.7個月增長到16個月。至於期權,已經行權的股票,騰訊按最終收購價每股9美元支付現金;還未行權的,到期之後,員工按相同的價格變現。

大部分人的工位沒有發生變化,技術團隊不到1/2的人員搬遷至西二旗。變化最大的是職級,「對應騰訊的職級序列,我們大概降了兩級。」上述員工稱。

遙想當年騰訊搜搜團隊加入搜狗,艱難適應了很長時間。一位親歷當年整合併購的員工告訴「新芒daybreak」,兩家公司的文化差異巨大。

「當時騰訊內部氛圍輕鬆,同事之間,上下級關係都很融洽。搜狗更看重的是,自上而下,上面的指令,必須堅決執行,結果很重要。甚至在搜狗,平時的言行也要注意,謹言慎行。」

02騰訊救搜狗

搜狗交出去,公司最高管理者王小川,也就事了拂衣去。

王小川和龔宇,大公司內部創業的兩個成功代表。儘管他們頭頂創始人的光環,搜狗和

王小川對搜狗最大的兩個貢獻:

一,2004年就推出 在王小川心中,搜索是技術制高點,「一個簡單的界面蘊含了技術上特別難的事情,超高難度中有一種美感,很優雅。」但是,經濟意義是什麼,他想得比較少。

按照王小川的講述,騰訊也做搜索,但是發現搜狗的流量是騰訊的三倍,成本卻是他們的三分之一;搜狗基本盈虧平衡,騰訊卻要虧很多錢。

騰訊還曾成立過「打狗辦」,王小川無意間知道騰訊內部的郵件內容,涉及到對搜狗不友好的事情,他就轉給了馬化騰。「他馬上說,這不對,要停止這種行為。」

這也成為後來騰訊戰略投資搜狗,開啟「搜狗模式」的鋪墊。那時候,王小川站在馬化騰和張朝陽中間,是兩個互聯網大佬最為倚重的前鋒大將,那可能是王小川最高光的時刻。

王小川對搜狗的第二大貢獻是提出「三級火箭」模式,即輸入法、瀏覽器和搜索三個產品層層遞進,成為用戶使用的驅動力。

那也是搜狗最鼎盛的時期,互聯網只要增長就是政治正確。騰訊此次收購保留的三塊核心資產,正是這「三級火箭」。

但是母公司搜狐早已不是互聯網的核心,搜狐不但無法給搜狗賦能,相反搜狗作為集團最有價值的資產,還要為之護盤。360虎視眈眈意圖吃掉搜狗,王小川先是爭取阿里的投資沒起到實質性效果,最後只能尋求騰訊的羽翼護佑。

2013年,騰訊以放棄搜索業務為基礎,戰略投資搜狗,這是當時騰訊很重要的一個戰略思考。把不擅長的、非核心業務交給合作夥伴,被稱作「搜狗模式」,也是「騰訊把半條命交給合作夥伴」說法的由來。

但這僅僅是個開始。因為有了戰略投資這層關係,騰訊還將繼續給搜狗、

尤其在2014年,微信接入搜狗搜索,是全網唯一可以搜索到微信公號的渠道。搜狗差不多接近40%的搜索流量來自騰訊。搜狗輸入法還實際承接了QQ輸入法的後台生產和維護。

因為騰訊的保駕護航,搜狗在2017年終於上市。騰訊佔股38.7%,擁有52.3%的表決權;搜狐佔股33.4%,對應的表決權是44.0%。這家公司誰拍闆說了算,不言自明。

但提及搜狗,外界只知王小川,看不到其他高管的身影。一位搜狗員工說,「其他互聯網公司都有管理層梯隊,搜狗似乎更專權。」

王小川的感受可能不是這樣,他將其視為一種束縛。

他曾說,搜狗上市對他是一種解脫。「從一個被綁架的狀態或者一個巨大的責任感裡解放出來,再往下我可以更加狂野一點,更加自由一點,真正按照每個人的價值最大化,按照未來世界長啥樣去做構想。」

他還有些意難平。以用戶量計算,搜狗在互聯網排名前幾,但要說中國幾大互聯網公司,誰會想到搜狗?「因為輸入法還沒有變成存在感的價值。」

這幾年搜狗的戰略重心也向AI和硬件傾斜。但始終沒有大放光彩,站在舞台中央。

搜狗的結束,也是王小川的開始。

03騰訊合搜狗

騰訊沒有想復興搜狗,也不會單獨成立部門承載,那麼騰訊收購搜狗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搜狗內部流傳著兩個版本的說法:

2013年,騰訊交出去的業務中,包括一個叫「問問」的產品,類似 當時搜狗沒有問答,所以吸收之後,保留了原始建制,至今未動。

據說,這是騰訊目前比較看重的社區版塊。因為兩家公司之間合作,需要頻繁地走審批流程,甚至經常要驚動更高級別的管理層。騰訊主導者認為,既然這麼重要,不如將其收購。

第二種說法是,字節早在2017年就入侵搜索,騰訊也要組建自己的搜索團隊。想起當年拱手相讓的搜索團隊,不如將其收回。

即便沒有收購搜狗,目前騰訊也現存兩股搜索力量。

其一是PCG,據說騰訊看點已經有幾百人的搜索團隊;其二是WXG的微信搜一搜,在北京和廣州都設有團隊,因為搜索人才基本來自百度,主要在北京,考慮到異地招人的難度,所以微信在北京設立了搜索崗位。

PCG和WXG,這兩個事業群對搜索的理解和應用場景也不盡相同。

微信搜一搜的意圖和策略相對更清晰。

2017年5月,微信同時發布看一看和搜一搜。微信對搜索的理解可以用幾個關鍵詞描述:算法機制不是Page Rank,而是People Rank;搜一搜不是獨立的搜索引擎,而是微信生態的重要一環,用戶對「站外」內容通用搜索的需求,之後會通過開放連接的方式實現。

搜索本是為微信解決公眾號需求而實現的,後來發現搜索的延展性很強,決定把更多服務和內容接入到微信,最終實現「用微信就能搜」的結果。這也符合微信將自身視為瀏覽器化身的定位。

而對主力承接搜狗團隊的PCG來說,相比打造一個成功的通用搜索產品,他們更需要的是成熟的搜索能力。

PCG的核心業務是圖文、視頻、社交等內容,移動時代內容分發的利器是推薦,但這並不妨礙搜索在其中的重要性。

移動互聯網弱化了搜索的入口屬性不假,但試問哪個APP不具備搜索的能力?攜程

其次,搜索和推薦可以產生協同效應。今日頭條剛開始做推薦,張一鳴就想把用戶搜過的字詞用在推薦策略,相當於搜索變成算法模型的一 但當時頭條做得併不是很好,投入也不夠,2016年只有一個人在做搜索相關的事情。

轉年,頭條就開始加大了對搜索的投入。而且後來搜索在字節是類似中台的服務能力,可以提供給頭條、抖音和西瓜等產品。

騰訊過去以連接一切內容為立身之本,卻在內容側屢遭圍攻。騰訊看點差不多是對抗頭條系,唯一戰績拿得出手的產品。但圖文時代過去,短視頻時代,騰訊短視頻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推薦算法的魔力沒有站在騰訊這邊,搜索團隊又拱手相讓。除了微信的社交分發,騰訊在移動端的內容分發並沒有真正連接用戶。

騰訊要補的課是,過去在搜索能力的短板,而不是為了重塑一個獨立的通用型搜索產品。買下搜狗是否能夠實現這樣的願望,要看PCG掌門人任宇昕接下來如何排兵布陣。

王小川在四十不惑時,曾提出一個思考命題:「在不同的時間裡面,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和意義,做到更真、

17年前創造搜狗,他大概沒有想到,自己的位置和一部分意義,是因為跟騰訊的連接而存在的。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