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每年千人被蛇咬 南北凶手不一樣

好醫師新聞網記者王志成/台中報導

圖說:遭各類毒蛇咬傷之處理前後狀況(毛彥喬醫師提供)

台灣氣候溫暖多溼,適合蛇類繁殖,根據統計,台灣至少有50種陸棲蛇類,其中毒蛇有16種。而6種大家耳熟能詳的青竹絲、龜殼花、眼鏡蛇、雨傘節、百步蛇、與鎖鏈蛇,最可能咬傷人類。每年約有1,000例左右的毒蛇咬傷個案發生,北部與南部主要是青竹絲或龜殼花的咬傷,中部地區則是眼鏡蛇,百步蛇與鎖鍊蛇每年僅有1-2例,主要分布在南部或東部地區。

臺中榮總感染科劉伯瑜醫師指出,中部地區還是得特別小心眼鏡蛇咬傷,因為眼鏡蛇特別不同於其他蛇種,常常會造成傷口嚴重的潰爛、感染、或壞死性筋膜炎,需要內、外、毒物科醫師共同診治,合作處理,才能使病患順利恢復。

劉伯瑜說,除了眼鏡蛇外,較特別的是雨傘節,雨傘節是台灣六大毒蛇裡面最溫和的一種,不太喜歡咬人,除非是牠受到威脅緊迫才會噬咬,但是一但咬傷,牠卻是目前最容易致人於死的一種毒蛇;牠的蛇毒比較單純,主要就是雨傘節毒素,它會模擬人類神經傳導物質的作用,作用在肌肉上面,但是它不能產生刺激,而相反的是發生阻斷作用,所以臨床上常看到的現象有眼皮下垂、講話不清、神經肌肉麻痺無力、甚至呼吸肌麻痺而呼吸衰竭,另有少部分病患會產生全身性的疼痛、味覺異常、腸胃蠕動不順、脹氣便秘、視力模糊等作用,這些都跟雨傘節毒有關。前陣子接獲一個個案,因為有雨傘節跑到他家裡,他把牠抓起來打死,結果不慎被咬傷手指,病患在半個小時就開始覺得眼皮睜不開、無力、講話、吞嚥困難,經緊急插管以機器協助呼吸,才得以保住一命,但因為蛇毒注入量比較多,雖然他在一個禮拜後就脫離呼吸器自行呼吸,但他的無力症狀、感覺異常持續了約有半年之久,腸胃道不適、味覺失調也持續了近三個月。所以對醫療人員而言,面對這種神經性毒蛇咬傷須特別謹慎小心處理。

臺中榮總為中部地區唯一的公立醫學中心,近年來在內、外科與急診毒物科通力合作下,有著良好的蛇傷治療團隊,對於診斷毒蛇咬傷與治療已累積相當多的經驗。從急診到入院,以至於各式併發症的處理,治療了很多蛇傷的病人,也處理過不少罕見且嚴重的蛇傷併發症。

除了毒蛇咬傷後嚴重的傷口感染、咬傷後併發的嚴重腔室症候群、咬傷後誘發的多發性關節炎外,台中榮總也是少數能夠以軟組織超音波診斷毒蛇咬傷及合併症的醫院。當蛇的毒液從咬傷處進入人體後,會造成局部組織的刺激、發炎和腫脹,依毒液性質、液量和穿刺深度的不同,引起的傷害程度也會不同。

臺中營總毒物科毛彥喬醫師表示,尤其出血性蛇毒可造局部組織極度腫脹、皮膚發紫壞死、產生水泡,腫脹現象快速地向肢體近端蔓延。超音波可以在病程最初期看到咬傷處的組織變化:皮下組織厚度增加併大量的間質水腫,呈現鵝卵石徵象,但無杜卜勒血流訊號,這一點和細菌性蜂窩組織炎不同。同時可觀察較深層的組織,如肌膜、肌肉、肌腱和關節,有無受到蛇毒的傷害,產生更厲害的併發症,如壞死性筋膜炎和腔室症候群,幫助醫師做治療決定。

臺中營總也匯整了多年來醫治蛇咬的經驗,提供給民眾做為避免意外的參考。毛彥喬說,在毒蛇易出沒地點工作,宜穿戴防護具如手套或膠鞋,避免肢體外露;住家、工作場所、或經常通行的步道附近盡量保持乾淨,避免堆放過多物品,避免食物隨處棄置,讓鼠類有躲藏的空間;夜間走道、廚房應有足夠的照明或使用手電筒,因為許多龜殼花或眼鏡蛇咬傷意外是發生在住家 (廚房) 或院子中 (沒有足夠照明、不小心踩到牠們);穿越草叢或樹叢時,避免光腳或打赤膊,最好先以長棍打草驚蛇,驅走毒蛇;避免伸手到看不見內部狀況的枯木或樹枝堆裡 (例如颱風後要清理枯枝、樹葉等)或石頭、水管縫隙中去清理或移動它們,最好使用輔助工具例如耙子、掃帚來處理等;若在家中發現蛇類,可以掃把、畚箕跟有蓋垃圾筒,把牠們掃進去並移到野外,牠們可以持續的控制鼠害、減少人類傳染病;驅蛇物質例如石灰、雄黃、鵝糞等,並未證實有效,蛇在逃命或追逐獵物時,可輕易的越過這些界線而毫髮無傷。

假設不幸發生了蛇傷,先嘗試以顏色辨認蛇種(例如綠色---青竹絲、土色帶斑點---龜殼花、黑色---眼鏡蛇,這3種蛇約占了臺灣毒蛇咬傷的80%-90%),但不要追趕或捕捉牠們,因為這些動作可能會激起毒蛇的攻擊。至於臨時處理方式就是都不要處理,除非是傷口被污染,才用清水沖洗,否則還是不要移動立刻打119。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