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改上下交相賊? 黃國昌要求北檢說明

新頭殼newtalk |張逸飛 台北市報導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體改究竟改在哪?立委黃國昌今 (3) 天痛批,日前告發各體協改選灌人頭弊端,檢察官竟以「緩起訴」處分。黃國昌也質問檢察庭到底在「包庇、隱藏」甚麼?黃國昌偕同泳協新任選手理事唐聖捷及體改聯會共同發起人張祐銓指出,北檢是如何將整件案情「喬出」緩起訴。他指出,去年12月告發體協,北檢經調查後,雖發現犯罪事實,卻用緩起訴結案,處分書上更找不到檢察官的名字。黃痛批,檢察官具名負責,是去年法務部信誓旦旦地司法改革項目,「請問是在隱藏包庇什麼?」

黃國昌表示接到投訴爆料,該名負責的檢察官在7月時已通過審查,要到新北地院出任法官,緩起訴就是他通過審查後到正式上任前,匆匆做出來的。結果把有組織、有計劃的集團犯罪說成「一時失慮」,把被揭發了還跳出來說指控不實的許東雄說成「深表悔悟」,把人頭灌票搞爛改選預報名系統說成「沒有造成實害」。

黃國昌要求北檢立即回答3大疑問:

第一,6月6日正式發傳票開偵查庭之前,檢察官今年2月開始透過刑事警察局打給被告,到地檢署「不做筆錄」地聊聊,這是哪一種刑事訴訟程序?

第二,開偵查庭時,這四名被告,特別是許東雄,根本沒有認錯道歉,為何緩起訴書寫深表悔意?檢察官中間頻頻離庭,是去向誰報告請示?誰做的決定?

第三,12月告發時,已經清楚點名,犯罪行為人不只這四位,包括前體育署署長林德福有無介入,都應清楚查明。為何北檢完全不處理?要包庇到什麼時候?

今天一同出席的唐聖捷也指出,4月時當選成為選手理事,對於泳協實際運作根本根本施不上力。例如,上一次開全體理監事會議是5月1日,已經是4個月前的事;或者有新選上的監事認為過去帳目不清,想要查過去的帳,卻被其他理監事阻擋。

唐強調,依據泳協的公告,以及理監事收到的常務理監事會議紀錄,並未看到針對前理事長詐領補助金案和人頭灌票案,進行任何的討論,更不用提追究。

張祐詮表示,國體法修正將屆一年,過去在改選過程中接獲灌人頭和換人頭的大量檢舉,也都一一向體育署舉報,結果體育署卻放任改選繼續進行。如今違法事證確鑿,犯罪行為人至今卻還擔任各協會要職,體育署應該出來給大家一個交代。

另外,針對孫立群即將出任中華奧會秘書長,黃國昌以「無法置信」來形容,完全無法接受。黃痛批孫立群與體育毫無淵源,也未見其談過體改理念,卻出任國內最終要體育組織的要職,這不是黨國舊勢力盤據和台灣社會最痛恨的酬庸,是什麼?」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