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麗城主射瞎唐太宗左眼?韓國歷史知名的「安市城之戰」大唐是這樣輸掉的

士承東林
·10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安市城變成了「孤島」,可李世民卻一點也不敢輕敵。因為李世民深知此城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更重要的是,那位城主智勇雙全,且久經淵蓋蘇文考驗,守禦技能估計已然點滿,要拿下此地是要費上不小功夫的。

所以一開始,李世民是拒絕攻打安市城的。他的想法是繞過安市,先出其不意地進攻兵弱而糧少的建安,等拿下了建安,安市城自然是囊中之物。然而這一意見被李世勣否決了,因為在李世勣看來,大軍的糧草全囤積在遼東,如果越過安市打建安,糧道很可能會被敵人切斷。為保險起見,還是先安市、再建安,這樣一路打下來為好。

李世民採納了李世勣的意見,所以接下來他們即將面對一個最為強悍的對手。

領兵東征以來,李世民一直秉持著以德服人的原則來進行這場戰爭,除了兩軍交戰不可避免的傷亡以外,李世民和他的士兵們從未隨便殺戮過一個高句麗人,隨意破壞過一處房屋,不僅如此,歷次得勝後,對於唐軍所俘獲的高句麗士兵,一律發放口糧、路費,釋放回家;而那些歸降唐朝的高句麗將領也得到優待,基本上是當場免罪,同時授予帝國中的一個新官職,搖身一變成為大唐官員,從某個角度看也可謂是因禍得福。說到厚待高句麗人,就不得不提及李世民義釋高竹離的故事了。

有一次唐軍抓獲了一個叫做高竹離的高句麗間諜,按照規定,此人被送交皇帝陛下發落。

李世民見到了高竹離,但他似乎不怎麼在乎此人獲取了什麼重要情報,一上來就問了一個看似不著邊際的問題:怎麼這麼瘦啊?

本來決意打死也不張嘴的高竹離一下子被問傻了,這個問題完全不在預想之中啊,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一時間高竹離如墜雲裡霧裡,不明所以。不過這個問題無關利害,所以他決定實話實說:「急著趕路,好幾天沒顧得上吃東西。」

接下來又是超出高竹離預料的一幕,李世民招手吩咐給他準備飯菜,末了還囑咐了一句:你身為間諜,應該盡早回去覆命,也代我轉告淵蓋蘇文,以後想知道我軍情報,直接派人來問我就成,不要再走小道,偷偷摸摸的,太辛苦了!

高竹離有點要瘋的感覺,但他還是下意識地點點頭,然後就往營外快步走去。

「等等!」

高竹離被叫住了。他本以為李世民反悔了,要對自己嚴刑審訊,卻緊接著聽到一句話:「你怎麼光著腳就走了,來人,找雙鞋給他穿!」

高竹離就這樣平平安安地離開了唐軍大營,而此人在之後的史料中也再未露面,雖然我們不能確認他有沒有完成傳遞消息的任務,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經在心理上被李世民澈底征服。

強而不橫,盛而不凌,這方是大國的氣魄。

李世民能夠做到這一點很不簡單,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李世民的既定政策發生了根本性的轉折。

前面曾不止一次說過,身為一個馬上天子,李世民很喜歡親臨戰場觀察敵情,而時間長了,這也慢慢成為李世民的習慣,來到遼東後,這個習慣自然還在,所以圍攻安市的唐軍經常能在前線看到皇帝的身影,並在這個身影的鼓勵下努力作戰。

但事實上,見到李世民而激動的絕不僅僅只有唐軍。

據載,每當看到城外出現李世民的儀仗,安市人就會興奮地呼朋喚友,然後一起登上城牆,齊聲大罵李世民,幾個不厚道的還現場當起了臨時指揮,組織大家罵出了節奏感。

在許多人看來,安市人這一舉動除了找死外並無其他意義,但本人認為,這正是安市人集體態度的明確表達:寧死不降。

當然了,李世民很憤怒,後果也很嚴重:他下令城破之日將安市城中所有男子全部坑殺。

下達這道命令意味著無論是進攻的唐軍還是防禦的安市守軍都再無選擇,只能奮戰到底了。

就這樣,在隨後的日子裡,雙方進行了激烈的較量。唐軍打得很凶猛頑強,守軍防得滴水不漏,以至於兩軍每天打六七個回合,卻始終不分勝負,直到李道宗發現了那條可能的制勝之路。

李道宗仔細觀察,發現了唐軍毫無建樹的一個關鍵原因——地勢。

安市城的城牆太高了,士兵們攻城時不得不一直保持抬頭的姿勢,以至於時間久了,大大影響弓箭的精準度與進擊的積極性,並大大加劇了戰士們的疲憊感。

為了解決安市城過高,士兵仰攻不便的問題,李道宗在城東南築起了一座土山,這有點類似翻牆時在腳下墊磚頭,等土山和敵城的高度差不多了,士兵們就可以直接由此登城,完成攻占安市的任務。

於是唐軍忙碌了起來,而安市守軍也沒閒著。

在城外的唐軍加班刷新土山高度的同時,城內的守軍也夜以繼日地加高城牆,經過長達六十天的競賽,李道宗一方最終取得勝利。建成的土山山頂比安市城城牆要高出數丈,唐軍站在山頂可以俯瞰全城,洞悉敵人的一舉一動,而且總攻之時還可作為跳板,讓士兵們居高臨下殺入城中。

這也就意味著,安市男子可以為自己的入坑之日倒數計時了。

但,理論和實際是有差距的。

《浴血圍城88天》劇照(圖片取自網路)

就在土山築成不久,意外發生了。

山崩了。

土山畢竟是土山,就算夯得再結實,終究在高度上有臨界點,高到一定程度後是會傾倒的。不巧的是,在攻克安市前,土山倒了。

不過這對於唐軍而言,其實不算一件壞事,因為好巧不巧,土山倒下的方向恰好是安市城的城牆,所以最後土山塌了一半,壓垮了安市城的一段城牆。

如果唐軍能趁此良機集中兵力攻打城池,安市恐怕很難守住。

但安市最終守住了。

因為對於這一狀況,最先做出反應的是安市守軍。

在安市城城主的組織下,一支數百人的敢死隊很快從城牆缺口處殺出,唐軍由於守將傅伏愛當夜開小差,私自離崗,士兵們失去指揮,因而被輕易擊潰。

就這樣,安市守軍奪占了土山,並在山上挖掘壕溝,以重兵固守,李世民自此失去了攻克安市的最佳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

在依軍法處死了擅離職守的傅伏愛後,唐軍曾耗費整整三天的時間試圖奪回土山的控制權,然而面對防守水準超群的安市守軍,唐軍接連鎩羽而歸。終於,看著一個個疲憊交加、鬥志全無的士兵,李世民做出了一個極為準確的判斷:這仗不能再打了。

當然了,士氣低落只是李世民決定撤軍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北疆薛延陀部的侵擾威脅和軍糧告罄,也促成了李世民做出終戰的決定。但在所有原因中最最重要的則是,遼東嚴酷的寒冬即將到來。

「東北的冬天賊冷,那傢伙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你要不麻溜躲屋子裡卻在街上瞎溜達,點兒背點的備不住就凍上了。」

記得我上大學時一位來自遼寧的同學在閒聊介紹自己家鄉時如是說道。

我雖然沒在東北過過冬,沒有切身體驗,但我知道一千三百七十年前的那個冬天,很冷。

貞觀十九年九月十八日,李世民下詔班師回朝。

臨行前,他在安市城下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各部唐軍排列成整齊的方陣依次經過安市城,繼而踏上回國之路。

李世民以這樣壯觀的方式體面地結束了這次不成功的攻城戰,並且成功地達到了威懾對手、有序撤退的軍事目的。

唐朝皇帝真是個聰明人啊。

站在千瘡百孔的城樓上,安市城城主一邊感慨,一邊拱手向遠處的李世民遙拜告別。

雖然那個人不是朋友,但他的確值得敬重。

李世民也有類似的感覺,所以退兵之際他派人給安市城城主送去了一百匹絹帛作為禮物,以獎勵其無比的忠誠與勇氣。

戰場上可以你死我活,以命相搏,一旦戰爭結束,即便曾是敵人,我也依然欣賞你,願意給予你發自內心深處的敬意。這種情節在西方叫做騎士風度,在東方則叫做英雄相惜。

無論是安市城的城主還是李世民,他們都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這裡順便多說幾句,在歷史上,這位安市城的城主是個謎一樣的存在,按理說,他先抗淵蓋蘇文又槓上大唐皇帝,基本上和當時東亞的大哥級人物都交手過(更重要的是不落下風),無論如何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但有意思的是,這麼個牛人不但戰後的事蹟不見於中朝兩國正史記載(據學者柏楊推測,此人事後被淵蓋蘇文祕密處決),且居然連個名字都沒留下來,直到一千年以後朝鮮人才在野史中提供了一個該城主的疑似名諱——梁萬春。

然而,圍繞著這位城主的故事還遠未結束。其後朝鮮語頭音發生了音變,本來就很有問題的「梁萬春」又被擺了烏龍訛傳為「楊萬春」,隨即被一些不可靠的人寫進了書裡,廣為散布,少數特別敢吹的甚至聲稱唐軍撤退的原因是「楊萬春」射瞎了李世民的一隻眼睛(左眼)。

我這個人很少跟野史認真計較,特別是來自朝鮮的野史更是如此,但這個野史的扯淡程度實在有些令人髮指。別的暫且不說,以李世民的性格,如果真有這樣的事情,不要說再打六十天,就是再打上六十年,他也一定會想辦法把安市城夷為平地。我認為,讓成為獨眼龍的李世民如此坦然撤軍,絕對是件難辦的事。

話說回來,雖然這位安市城城主很可能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個連他本人都沒聽說過的名字,但考量到其身後被捧為韓國人家喻戶曉的民族英雄,地位直追後來的抗日名將李舜臣,想來他也可以安息了吧。

還是那句話,縱是敵將也予以應得的尊重,這才叫做真正的自信。

*本文摘自《這個唐朝很有戲【卷二】:〈上〉貞觀強檔洗腦熱播:我是明君 偶像劇x再見玄武宮鬥劇+〈下〉永徽出道必搶頭香:我愛媚娘浪漫劇x劍與遠征打怪劇,高寶出版。

【作者簡介】

士承東林

武漢大學碩士畢業,青年歷史研究者,心靈寫史繼承者,秉持「歷史本身很精采,歷史可以寫得很好看」的理念,致力於為大家呈現真正有趣而真實可信的唐朝歷史。

更多上報內容:

生吞蝗蟲止饑荒?唐太宗的作秀功力已經達到最高境界

大唐有位超強外交官 靠一張嘴逼退突厥十五萬大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