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上的數位部看不見方向

(資料照/邱新博攝)
(資料照/邱新博攝)

數位發展部是近年來政府組織改造歷程中最大的變動,相較於其他部會都採改制或升級的方式,從無到有的數位部不但匯集了各部會與數位相關的組織業務,還自創了「費人猜疑」的單位。近日,立委高虹安對「多元宇宙科」提出質疑,而新任部長唐鳳給的回答雖然四平八穩,乍聽之下不無道理,但要如何落實在政府政策,向服務對象進行宣導及如何看待民眾觀感,又是另外一個層次的問題。

「多元宇宙科」,大部分人可能都不知道該怎麼斷句,「多元.宇宙科」還是「多.元宇宙科」呢?數位發展部用「建立全民數位韌性」的組織目標風光開幕,加上位居政委期間引發很多話題關注的唐鳳擔任首屆部長,讓數位部的掛牌典禮顯得閃閃發光。不過,為了打造執政者心目中的數位政府,公務人員還得要先學學這些新名詞,彷彿才算是跟上數位政府的腳步。

舉例來說,翻開數位部的首年預算書,像是「數位韌性」這類一般民眾甚至連公務人員都顯得陌生的「新用字」比比皆是,例如「公益生態制度」、「數位共融策略」。然而,這些看起來有點「高大上」的寫法跟用詞,卻像是某些論文或報告資料裡常見用來堆疊專有名詞的壞習慣,因為這樣可以讓整本看起來邏輯不通又毫無方向感的文章,瞬間看來就很高級。

數位發展部成立的用意是什麼?首任部長唐鳳說,是台灣數位發展的馬達。而協助籌備數位部多年,卻在登頂前最後一刻請辭獲准的前政務委員郭耀煌則認為,數位部是架在火山口上的許願池。兩者說法不同,也看出對政策願景的遠見有所不同。

除了部長人選之外,次長李懷仁也曾引起爭議。除了背景經歷缺乏數位政府的多方歷練之外,兩年前還曾被爆以政院幕僚身分埋伏在記者群組,在網路帶風向、霸凌記者,引起爭議。曾被懷疑是網軍的政務官,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數位相關的政府高官,這樣的人事任用,只是徒增外界懷疑數位部將成為網軍訓練所的疑慮罷了。

數位部的成立也引起外媒關注。《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8月底的報導指出,數位部在打造程序與結構正義的數位場域方面,可能缺乏執行力,同時也對唐鳳治理風格有所疑慮。

總的來說,數位部雖然有了萬丈光芒的起手式,但是對於未來部會業務能否提出更具前瞻概念的執政規畫,以及人事任命是否能達到數位政府轉型與治理的基本目標,還有龐大的預算如何用在刀口上等等,這些關鍵問題,在立法院新會期開議後,都不可能只用高深的專業用語、模糊的絢爛言詞就想一語帶過的!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