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高樓高論

衛福部心理健康司長諶立中語出驚人:青少年自殺率增加,可能與近10年台灣高樓增加有關。知名的精神科醫生沈政男舉南韓研究為例,指說事實如此,別覺荒謬。南韓研究顯示,住在高樓層的居民,自殺率比住在低樓層的居民高。不過,沈政男也說,研究是指自殺率和高樓層有相關性,不代表兩者之間存有因果關係。

諶說,倒果為因,沈說,也不高明。南韓的單一研究,如何能推論到台灣或其他國家和地區?譬如,美國紐約、日本東京、新加坡、中國香港、上海、重慶,都是高樓群聚的城市,這些城市的自殺率,特別是青少年的自殺率,都和高樓數量呈正相關關係嗎?真要在美國找出與自殺率有關的因素,毒品和槍枝氾濫,或許更有說服力,雖然這樣的分析也很粗糙。

統計相關性的分析,必須有邏輯可循,並不是隨意將幾個變項攪和在一起,就能得到有意義的統計分析。米飯和麵食和罹癌率有相關性;居住地區緯度和環球小姐奪冠機會有相關性;自殺率和樹林面積、河川多寡、地鐵鋪設里程也都可以做出相關性的統計數據。只不過,這些相關分析,僅供茶餘飯後,並無學術意義,也不能做為政策指引。

不論是跳樓、割腕、上吊、投河、吃安眠藥、燒炭還是臥軌自殺,都和自殺者的決心和某些工具與場所的「可接近性」有關。現代社會,和自殺有關的因素可能包括課業壓力、同儕競爭、網路霸凌、家庭經濟困頓、夫妻失和、婆媳齟齬、配偶外遇、職場性騷擾、司法不公、黑道欺壓、長期臥病、政治黑暗、抑鬱症、躁鬱症等等。自殺與高樓有關,只是高官端坐高樓辦公室的胡言亂語!(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