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公民》全面封關、醫護罷工都只是「常識」

陳永政
風傳媒

香港當下面對的最大危險,並非武漢肺炎,而是太多官員權貴願意讓權力和私利扭曲「常識」,結果在防疫工作,以至政治各方面都做出反智行為。先簡單舉幾個高官扭曲常識的例子:

一、被問及警方速龍為何無展示編號,保安局局長李家昭竟回答,是因為制服設計無預留位置展示編號。

二、被問及為何不戴口罩,梁卓偉表示因為會「講唔到野」。

三、被問及為何不全面封關,林鄭月娥回應,因為會令在內地的港人無法回港。

三件事例,香港人聽罷或竊笑,或失語,但更多是憤怒。這種回答,難道你當香港市民智力都有問題嗎?以這些高官權貴的人生經驗及基本理解能力,一定知道泳衣尚且有位置展示編號,以往肯定也有試過戴著口罩說話,而鋪天蓋地的「封關要求」全都是指拒絕「非香港居民」入境。這些只是常識,但為了權力私利,為了配合上級以至北京意旨,「結論」先行,再荒謬的「理由」都得大聲說出來。

自反送中運動展開以來,抗爭運動與政權的衝突,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堅持常識」與「反常識」的衝突。香港人憤怒,是因為大家不必專家知識都清楚知道,一個只是站著的市民不應被面噴胡椒噴霧;已被按在地上的示威者不應繼續被棍打頭部;用腳踢跌市民不是叫「推開」;警方不公平保護市民,大家就只能自衛;而當大量警察犯法,就不可讓警察自己人查自己人,而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些都是不需甚麼學術理論都能清楚看見的判斷。而抗爭,就是拒絕政府鋪天蓋地的反智行為,而堅持以良知直視這些人所共見的道理。

香港反送中,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一個站著的市民不應被面噴胡椒噴霧、已被按在地上的示威者不應繼續被棍打頭部,堅持這些所謂的「常識」而爆發的衝突,正是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續延燒的原因之ㄧ。(資料照,美聯社)

「常識」不必依靠高深理論,但其實學術上亦有解釋。西方民主理論常會引用一套數學理論叫「康多瑟定理」(Condorcet Theorem)。康氏定理以數學方程式論證出一個簡單原則:如果每一個人都有過半機會(51%)判斷正確,那只要有足夠多人以「少數服從多數」方式做判斷,答案正確的「機會率」將會近乎「絕對正確」。香港人未必人人都能夠清楚講出他們判斷背後的理據,背後的理由也不一定來自學術,他們可能源自經歷、格言、想像、信仰,零零碎碎地作出判斷,但只要香港人整體上質素不太差,根據常識而眾口一詞的判斷,就很可能是正確答案。

而如今,常識告訴我們,只要封關,帶病毒的內地人就不能進入香港,自然就不能傳播武漢肺炎,社區爆發的機率就會減低;內地人不入境就不會進一步耗用香港已經不足的醫療資源,醫療系統壓力減少,前線醫護人員就會較為安全。常識也告訴我們,明明是有效措施,政府不做的最大可能原因,就是政治上不想得罪北方,既然如此,香港人當然亦無理由坐以待斃,醫護以罷工迫政府封關,自然有其合理之處。若我們遵從常識,實在無理由不馬上全面封關。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6日召開記者會。(美聯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6日召開記者會。(美聯社)

筆者指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表示,香港不封關的原因在於身在內地的港人無法回港,但「封關要求」係指拒絕「非香港居民」入境,因應疫情,實在無理由不馬上全面封關。(資料照,美聯社)

不過,常識也不是絕對可靠。將康氏定理反過來說,如果每個香港人都有過半機會(51%)判斷錯誤,那以「少數服從多數」得出的答案就會是「絕對錯誤」。因此,我們始終需要參考專家學者的意見。專家的看法,必須經過更嚴謹考證,因此他們的判斷一般也較「常識」慢了一步。例如梁卓偉1月25日曾指封關做法「不正確、不可行」,同日袁國勇教授亦質疑到現在才封關是否有效。但隨著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以數據模型推算出將會受感染的人數,就連專家學者都大多認為有必要封關。袁國勇教授1月30日改為表示最好是過年前封關,但現在做也是「好開始」;梁卓偉於2月1日亦改變論調,認為有必要限制疫區人口進入香港。

當「常識」和「專家知識」結論完全一致,犯錯的機會就微乎其微。那政府高官還有甚麼原因不全面封關呢?有違常識,漠視專家,一意弧行,置香港市民於水深火熱的危殆境地而不恤。除了為了個人權力和私利之外,還有甚麼可能原因呢?送中惡法時如此,今日拒絕封關亦如是。這就是「賣港」。但今天已不再是2003年了,香港人不會坐以待斃。而賣港者,亦不會有好下場。

*作者為高教公民召集人,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嗚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人民無法信任港府!肺炎疫情觸發香港「集體歇斯底里」搶購物資潮
相關報導》 震撼彈!維珍澳洲航空宣布永久停飛香港航線,反送中運動、武漢肺炎疫情衝擊東方之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