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社會 中國老二代上有父母下有兒孫壓力大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北京14日電)中國邁入高齡化社會,其中鄉村裡60至70歲出頭、被戲稱為「老二代」的低齡老人,面臨上有父母奉養,下幫兒女買房,還要幫忙帶孫子的困境,開始受到中國官媒的關注。

新華每日電訊報導直指,這些「老二代」面臨的難題,反映出當前中國鄉村養老難題:傳統家庭養老模式已經弱化,新的養老模式尚未建立健全,政府、市場、村莊、家庭各自發力,但提供的養老服務碎片化,中國鄉村養老機制的完善面臨多重挑戰。

報導以湖南省岳陽縣榮家灣鎮牛皋村為例,村民趙三來今年將近60歲,家中種稻,但農閒時會在附近工地打零工。目前與86歲的父親、83歲的母親及一對孫子女同住,兒子和兒媳則在四川打工。

在奉養父母上,趙三來有4個兄弟,約定按月輪流照顧,其中大哥全家住在廣東,只能出錢。如今父母親每年平均會到縣城或鎮上住2、3次醫院,輪到大哥照顧父母時,即由趙三來夫婦負責陪伴,大哥出錢。他表示,在醫保給付下,每次住院自費約人民幣2000、3000元,「錢不緊張,緊張的是要有人陪同照料」。

至於兒孫,孫子女從斷奶開始,即由趙三來夫婦照顧。但因兩人教育程度不高,還要花3000元把孫子女送去課後托育,晚上再接回家。這讓趙三來自己只能選在農閒時間,在住家附近不遠的建築工地打零工。

報導形容,趙三來夫婦早已習慣「上有老,下有孫」的生活。自己目前雖然還能賺錢,但每年仍須支付1萬多元補貼孫子女的學雜費和生活費,因為兒子寄回來的錢「肯定不夠」。此外,兒子準備在岳陽縣城買房,以便讓孫子女上更好的學校,趙三來因此還要資助,不夠的話還要去借。

根據報導,趙三來所在的牛皋村裡,多達64戶是像趙三來家般擁有「兩代老人」。而岳陽縣全縣72.44萬人,60歲以上者比重達18.92%,而80歲以上人口有2.1萬人。縣府官員表示,類似的家庭常見於全縣農村,「以後只增不少」。

中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師雷望紅表示,隨著生活水準不斷提高,高齡老人數量明顯增加,處於中間階段的低齡老人既要養老,又要幫助兒女養家,壓力不小。

雷望紅表示,一些農村老人生了重病選擇不治療,死後卻留有一定數額的存款。原因是子女要進城買房,孫輩要進城上學,家庭資源有限,加上醫療費用龐大,且若失去自理能力也缺乏照顧和尊嚴,才會選擇把錢留給子孫,自己放棄治療。

根據報導,中國某縣一名民政局長透露,相對於日益加劇的高齡化問題,政府對鄉村養老的支持仍然不夠。鄉鎮級養老院運作費用,難以獲得所屬鄉鎮政府支應,養老院長只能長期到各單位「化緣」,也只能提供最基本的服務。而實際上,許多公辦養老中心因經費不繼,最後停止運作。

中國2020年進行、今年5月公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鄉村老人人口比重遠較城鎮為高,原因是大量青壯年進城就業甚至定居。而中國推動城鎮化進程加快,鄉村「空心化」進一步加深,導致內部社會支撐系統逐步瓦解,「熟人社會」下的互助養老、人情往來,乃至於對不孝子女的責備等機制都受到挑戰。(編輯:繆宗翰)110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