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爭 不必然走向戰爭

「鬥爭」是中共創黨即存在的政治文化,最近則因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二十大報告中強調「鬥爭精神」而再度廣為熱議。對台海或印太安全情勢而言,強調「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的中共領導班子在二十大期間,究竟如何看待兩岸關係和美中關係的本質?中共對美、對台政策是否會在鬥爭的氛圍中走向最尖銳的對立和衝突?

從2017、2022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觀之,美國確實將中國視為最主要的戰略對手;而中共二十大報告關於「中國式現代化」願景以及中共對東海、台海、南海主權議題的態度,實已是美中兩國核心利益的直接交鋒。換言之,美中戰略競爭或者對抗,是國際政經秩序主導權、科技與產業優勢、區域安全與價值信仰等深層次的矛盾。

而兩岸之間最大的歧異則在於,台灣將自由、民主視為價值信仰。競爭式的政黨政治和選舉以及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是台灣社會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對於中華民國以及台灣主體性的堅持,則是台灣社會在歷史和現實中所形塑出的共識。這是歷經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台灣社會主流民意所共享的堅持。

美中台三方有著無法妥協的核心利益,對於無法妥協的矛盾,各方都有對最壞情勢做打算的準備。習近平的強軍路線圖以及「底線思維」即是對美台鬥爭情勢做最壞的準備;美方與印太盟邦,包括台灣,強化軍事安全合作態勢,同樣也是為因應可能的熱衝突預作規畫。

美中戰略關係是核心利益的對抗與競爭,但「和平」同樣是值得兩大強權合作的核心利益。可以理解,10月31日中國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和美國務卿布林肯在二十大後首次通話,王毅在通話中認為「推動中美關係重回穩定發展軌道不僅符合中美共同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美國國務院新聞稿則提及,布林肯在通話中討論了「保持開放溝通渠道和負責任地管理美中關係的必要性。」這是美中試圖和緩緊張情勢的訊號,既為G20拜習會作鋪墊,也反映美中兩國都不想在當下對撞的氛圍。

對兩岸政府、社會而言,即便我們無法否認歧異和鬥爭的存在,但「和平」同樣是兩岸共享的利基。換言之,兩岸同樣有重建暢通管道,並負責任地管理風險的需要。面對兩岸不對稱實力下的競爭情勢,我們不擴大恐懼,也不抱持天真幻想。想要爭取和平、避免戰爭,能夠操之在我的,一方面需要持續地釋出善意,爭取交流與對話的契機。一方面則需要做好準備,共同凝聚社會民心最大程度地團結,共同強化安全防衛和產業經濟韌性,這是台灣在國際變局中,維繫主體性,尋求兩岸和平解決爭端的底氣。 (作者為海基會前董事長)